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会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英文版 繁体版
首页 >> 地方组织 >> 湖南 >> 艺海拾贝
站内搜索:
文字放大 文字缩小
一次有意义的里程

 

   天漆黑了。石城兄和兆伟兄,带着湘潭民进界所有的政协委员,乖着四辆车,从华宇宾馆出发。我问兆伟兄,带我们去哪?我们的马副主席邀大家一路去走人家。声音一落,欢呼一片,“哇噻”。政协委员走人家,就是下企业和单位调研。洋气又受人尊重,茶、烟、水果等款待,还站在门口迎接,“欢迎上级领导指导!”。想那场面,每个人都是心花怒放

  下着冰冷的雨,飘在脖子上,冷冽刺骨。车子朝韶山方向开去,在高速路上,风驰电掣,洒落一路笑语。快到韶山市了,带路的车子拐进一条小道,有人把头探出车窗口,车灯照耀了光秃的田园,低矮的村舍。这哪是市区啊?兴奋的心一下空荡了。

   汽车停在贴着“喜”字的门口,大家走下来。这是村支书的家,儿子刚办了酒席,四处都是“俏丽相,甜蜜心”,弥漫着喜气洋洋的气味。置身其境,耳濡目染,又勾起了大家年少和青涩,好像自己又回到那个浪漫又喜庆的日子。喝了一杯热气浓浓的茶,互相打闹或嬉戏。不谅,刚刚回味起来的放肆,被石城兄打破了。来的目的,是做一件有意思的事,当然要告诉大家。今天,我们走四户贫困人家,看看他们。大家一下静了。二话不说,积极地忙着往衣兜掏钱。

   村支书带路。小路不好走。又是夜间。车子巅波。到了头户人家,灯火通明。主人和他请来帮忙的人,早早在坪中迎接。主人五十多了。入赘女方时,女方得了疯病。二十年了,在医院就好,出医院就打人,没人管,没钱治,现在还在精神医院。进屋后,把我们请入火旁。他要撒烟,我一把拉住,我们不能给他添麻烦。石城兄几句亲切话语,使他又燃起了战胜困难的勇气。他紧紧握石城兄的手,身子有些颤抖,哽咽起来,马主席,你们给了我生活的希望。

  到第二家时,关门了,村支书敲门,寒风中大家很坚定。等了一阵,主人真是出门了。

  第三家,是个青年人两手破疾,不事体力劳动,结婚不久,女人也是残疾。我们去时,村子安静,只有几声麻将声。村支书喊开门。他和少妻在灯下,很投入做从厂里捎回的工艺品,那精堪和细心正常人是不及的。是啊,要是他们不残疾,或在麻将中寻找快乐。天生的不幸,养成了他们勤奋和吃苦赖劳。他擅长油画,拿出来,给我们看,画得不错,我还以为是专业的作品,怪不得还获得好几项奖。石城兄拍拍他的肩:好好画,有希望。大家在鼓励他,他笑了,一脸灿烂,似乎看到了憧憬。

     村支书领着我们进了一家破落的屋舍,稀稀落落的几件物什。古稀的老妇人迎着我们。又是倒茶,又拿凳。可怜呀,只有两只茶杯,一条能坐的木凳。大家站着,心一下冷凉。这时,我发现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拄着拐杖,摸摸索索,步子趔趄,激动走近我们,说“娘,干部又来看我们了”。我心紧了下,男人双目失明。寒冬腊月了,老婆婆照顾瞎子儿,那份艰辛和磨难可想而知的。老婆婆,显得年迈体弱,连自己都无能顾及。谁不担忧啊?老婆婆走了,瞎子儿的生活怎么办啊?好得,遇上这个好社会,政府和许多好人对他总是掂记和关爱。是的,石城兄和兆伟兄带着我们来看他。男人的路一片漆黑,生活的每一步,无法前往,总有许多人牵着他,朝前漫步。男人临近寒冬了,总有一些人,给他捎上一点温暖,使他孤冷的心总是热乎的。当石城兄,把大家的心意放到他的手里,要他好好生活。他不停道谢:感谢领导!感谢领导!他接着红包,用手紧紧地捂着,珍惜宝贝似,那是他的救命草,是他夜间的蜡烛。

    晕暗的灯光下,我看到这个没目光的男人眼角流出泪水来。男人有泪不轻弹。病疾的无奈,生活的辛酸,关爱的感动,只能用无声泪语,来叙述这些故事。崔俊忱心揪了下,摄影了这动人一幕。郭玲悄悄地取了眼镜,摸出手巾擦试发红的眼睛。此刻,同来的人,都被心酸的场面所感动,恨不得自己倾其所能,从心上伸出无数支温暖的手。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主编信箱  
Copyright 1996 - 2006 www.mj.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民主促进会
京ICP备050263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17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