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会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英文版 繁体版
首页 >> 地方组织 >> 湖南 >> 艺海拾贝
站内搜索:
文字放大 文字缩小
行走茶马古道 探幽农泉山庄
 

―――戏说民进岳阳机关二支部假日踏春

江南可采莲,江南也产茶。

承载着自由、壮丽的茶马古道从南亚次大陆走来,带着马帮驼铃的回响,穿越千年,一直走向广袤的大漠。毫无疑问,其起点必从产地开始。

东边日出西边雨。413号,在一个天气预报说阴,出门是晴,走在路上飘雨,还刮着东南西北风的早上,5台车27名会员及家属出发了,行走在茶马古道一条分支的起点上。

从岳阳出发到黄沙街茶场,约一个半小时车程。

   打马入蹊径,下了201线,道路变得窄起来,空气变得清新起来。沿途山地稻田间,水牛悠闲吃草,白鹤展翅高飞,野花随风摇曳。

 “茶山!茶山!”二支部主委傅文铜锣嗓子起,众人下得车来。车泊农泉山庄樟树下,浓荫蔽日。

   一排排,一列列,齐胸的茶树依次排开,层林尽染。清明节已过,明前茶已采摘完毕。刚上茶山,会员作鸟兽散,涌向满目苍翠。

看吧,采茶众生相:

  主委隋国庆布衣布鞋,一身便装,罕见的没有点烟,深吸一口气,舒四经,通八脉,直到憋得满脸通红,憋得大眼瞪小眼,才徐徐呼出,俨然一代宗师模样。

  不爱武装爱“红装”。专职副主委李尧瑶如二十出头的采茶姑娘,人在茶中走,她在茶中笑,往来招呼,青春气息扑面而来。

  家属王老师创下了把樟树叶当茶树叶的“世界茶盲记录”,望着塑料盒里半盒樟树叶,副主委袁公平哭笑不得,打了半天哈哈。

  还是“话王”黎姐有才,从茶叶起源讲起,到黑、红、黄、绿茶的区别,涝水茶、烟茶本地制茶工艺,再到育儿经验,禽流感,最后到中美朝日关系,别人采茶一小时,她讲话两火车。

  ……

  不愿下茶山的采蕨菜。愿下来的闲庭野步、侃大山、钓鱼,农泉山庄有的是去处。

  两个男人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还是说说钓鱼那些事吧!

一个人钓鱼三个人看,两个人钓鱼六个人看,还有三位张罗,二位现场评论。

“双飞,双飞,又见双飞……”

叼子最是性急,浮标还没有下沉就上钩了,根本不需调漂试水的深浅。鲫鱼最是沉着,浮标点点就心平气和的进了鱼护。鲤鱼最是“霸蛮”,上窜下跳就是上不得岸。傅主委早有交待,考虑经费问题,大鱼不好吃,小鱼不能要,不大不小的要放生。乐死我们,气死老板!

同行两男一女三小孩,一男玩劣,时刻不停,闹走鱼无数。拿鱼秆打水仗,掉入鱼池,水深一尺,有惊无险,全身湿透,老老实实光着屁股晒太阳,换来片刻安宁。

吃在农泉。没有酒,但有野蕨菜、农家豆腐、蘑菇,萝卜丝,还有淑娥姐从附近农家买来的土鸡,让人食欲大开。坐着的,站着的,围着的,还有端着碗边吃边散步的,这就是民进,这就是家。

四点半回岳阳。看着兄弟姐妹高兴,傅主委笑了;看着帐单上的数字,傅主委“哭”了。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主编信箱  
Copyright 1996 - 2006 www.mj.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民主促进会
京ICP备050263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17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