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履行职能  >  参政议政  >  建言献策

健全早教监管体系 提升幼有所育服务能力

发布时间:2018-02-08  来源:民进无锡市委会

放大

缩小

  学前教育是国家确立的基本教育制度之一,是现代国民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学校教育和终身教育的奠基阶段。重视婴幼儿早期教养,积极发展学前教育,对促进婴幼儿的后续学习和终身发展,提高国民整体素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0-3岁婴幼儿早期教养是一个崭新的领域,也是一项开创性的工作。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幼有所育”,“幼有所育”意味着学前教育应从0岁开始,0-3岁婴幼儿早期教养已成为新时期深入实施教育现代化工程的重要内容。

  进入新世纪以来,无锡市在大力加强学前教育工作的同时,积极探索0-3岁婴幼儿早期教养工作,经过多个阶段实践和多个部门管理(2001年,有空余资源的公办幼儿园向下延伸增设托班,将幼儿入园年龄向下延伸至2周岁;2003年,市教育局成立学前教育实验中心(自收自支事业单位)指导全市0-3岁早教工作,开展育婴师培训工作和早教实验研究。全市建立了市、区县、镇(街道)、村(社区)四级早教工作网络,在全市范围定期开展婴幼儿公益性早教服务;当时,无锡市早教工作在全省名列前茅,并获得了江苏省基础教育成果特等奖。2011-2015年,0-3岁早教工作由市卫计委主管,由于受入园人数、办学场地等因素影响,公办幼儿园暂停开办托班,0-3岁婴幼儿早期教养机构以社会办学力量为主;2015年9月早教工作回归教育部门管理,2016年,市教育局、市财政局等部门联合出台《关于进一步推进0-3婴幼儿早期教养工作的实施意见(试行)》,对无锡市早教事业的发展提出了目标任务和工作要求。同年市教育局出台了《关于做好0-3岁婴幼儿早期教养机构登记注册工作的通知》,进一步规范了早教市场,无锡市的婴幼儿早期教养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随着人民群众对优质婴幼儿早教资源需求的日益增长、二胎政策带来新增人口数量的增加,早教资源短缺导致早教服务供不应求,各类早教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快速发展起来,满足了孩子们的成长需要,但一些问题也随之而来。

  一、多头管理,早教机构准入门槛不统一,有效监管缺位。由于无锡市的早教工作经历不同部门的管理,从事早教服务机构的准入门槛不统一,除了在教育部门登记注册的早教机构以外,社会上许多提供早教服务的机构一般以企业咨询或文化培训的名义在工商部门注册,没有到教育部门备案以及申领的办学许可证,教育部门无法对其教养工作进行监管,而工商部门只能监管其经营活动。因此早教机构是否具有相应的资质、教养内容能否达到要求及教养环境是否安全等,都缺乏有效的监督管理。目前,全市经教育行政部门登记注册的从事0-3岁早教服务的幼儿园和机构一共有87所,其中幼儿园向下延伸开办苗班的69所(公办园10所),早教机构18所。未在教育部门登记注册的早教机构数量众多,规模庞大(著名的金宝贝、格林希儿等位列其中)。据统计,在工商部门登记的公司中,经营范围含教育咨询的有1656家,含培训的有12034家;个体经营范围含教育咨询的949家,含培训的3228家。

  二、多方办学,早教机构收费标准不统一,有效管理缺位。早教机构中按登记注册部门可以分为两大类:一是在教育部门登记注册的,二是工商、卫计部门注册的。在教育部门登记注册的机构的收费标准按服务时间分为全日制、半日制和计时制,公办幼儿园托班收费标准是在该幼儿园收费基础上增加50元/生.月,即省优质园600元/月、市优质园490元/月、市合格园380元/月,民办早教机构根据市场行情自主制定收费标准,一般为2000元/月;在工商部门注册的机构有别于幼儿园,大多是以盈利性为目的私营商业机构,没有统一的收费标准,且不受物价局教育收费监管,收费定价完全根据自己的盈利空间制定,没有参照标准和科学依据(物价局、消协、工商部门对没有明码标价、违反已签合同的行为有处罚和管理的权利)。一般是计时制收费,150-300元/课(45分钟),一年费用约为15000-30000元(按每周两节课计算),课程性价比不高。

  三、行业体系尚未建立,优质课程设置和教养方案缺乏,有效指导缺位。由于我国尚未将0-3岁婴幼儿教育纳入国民教育体系,因而早教缺乏明确的评判标准和业内普遍认可的教学模式。大多在工商部门注册的早教机构为了迎合市场,将教养目标定位过高,将教学课程改为菜单式直接由家长选择,缺乏量体裁衣的科学规划。课程内容和形式比较单一且多为互相抄袭与拼凑。在授课过程中,采取填鸭式教学,用以图书、动画、玩具替代教师应发挥的引导、交流作用,背离婴幼儿早期启蒙教育的本意。

  四、师资认证尚未统一,财政支持力度偏弱,人、财有效支持缺位。由于早教行业多为盈利性培训机构,对师资资格认定标准尚未统一,师资队伍整体素质不高,缺乏专业性,人才缺口非常大,难以满足早教工作要求和市场需求。各机构在人才引进方面设置的门槛参差不齐:规模较大的早教机构师资水平较高,以大专学历老师居多,主要来自幼儿师范、学前教育、美术、音乐等专业;一些小的早教机构教师水平普遍不高,很多根本没有师范学习经历,更没有教师资格证,培训两三个月就上岗。在教育部门认证的早教机构中,机构负责人必须为高级育婴师并持有教师资格证,教养人员必须为育婴师或持有教师资格证。此外,市级财政每年拨付50万元专项经费用于0-3岁早教工作,教育部门开展志愿者培训(每年160多人,一般分两期进行)和公益性免费服务(有300多所幼儿园、早教机构作为0-3岁婴幼儿早期教养指导服务点,开展公益性早教指导活动,每次接受早教指导的人数有26000多人,1年6次共有15.6万人次),对于面广量大的早教公益服务,财政经费加大投入是十分必要的。

  建议:

  一、理清权责,回归本位。0-3岁婴幼儿早期教养是学前教育的重要环节,是整个教育的起点和开端,应将0-3岁婴幼儿早期教养工作纳入各级教育部门工作范畴,卫计、妇联、工商、财政等部门配合管理,从机构准入、师资培养、教养内容、收费标准等多方面加强规范。一是所有早教机构必须经教育部门审批和登记注册后方可开办,要严把入口关,保障早教服务的质量;已开办未在教育部门注册的早教机构,按新修的《民办教育促进法》主动到教育部门申领办学许可证和登记注册证。二是教育部门要制定早教从业人员培训规划,建立一支适应0-3岁婴幼儿早教发展需要的师资队伍,着力提高早教从业人员专业化水平,全面落实早教从业人员持证上岗制度,通过培训,建设一支数量大、层次高、能力强、后劲足的志愿者团队,形成一支相对稳定的早教队伍。三是要加强各部门联动、协同推进早教服务体系建设,建议0-1.5岁婴幼儿早教工作由卫计部门主要负责, 1,5-3岁婴幼儿早教工作由教育部门主要负责。财政部门负责增加早教管理工作经费;工商部门在办理机构营业许可证的同时督促早教机构主动到教育部门申领办学许可证和登记注册证,并加强对早教机构食品安全的指导与监督检查;卫计部门制定有关早教机构卫生保健评价标准和规章制度,负责0-3岁婴幼儿卫生保健工作,提供相关基础数据;妇联负责做好0-3岁婴幼儿及家长接受早教指导的宣传发动工作,提高家庭科学育儿水平。

  二、科学规划,合理布局。一是规划部门做好新开发地块的教育配套规划工作,除了考虑幼儿园和义务教育阶段学位数量的编制,也应把0-3岁幼儿婴幼儿早教机构的学位数量予以统筹安排,并规划教育设施用地。二是挖掘教育机构内部的现有资源,鼓励有余力的优质幼儿园面向社会提供早教服务,采用开办托班、亲子活动、专家咨询、网上查询、热线电话、资料宣传、送教上门、育儿沙龙等方式,积极开展形式多样的早教指导活动。三是敞开办早教机构的大门,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办早教机构。借鉴上海经验,采取公建民营的方式,开设社区0-3岁婴幼儿托管点,社区幼儿托管点由政府提供场地,通过购买服务引入专业组织进行日常运营。同时,鼓励有条件的企业开办托幼中心,负责企业职工的幼儿的日常照看工作,企业提供场地,政府对第三方机构进行资质审核,通过招投标的方式,引进有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提幼托供服务,教育部门对第三方机构的教养活动进行全程监督。费用根据成本测算,预估每人每月3000元以下。根据无锡市经济发展情况,幼托成本有下降的空间。

  三、健全网络,加强监管。一是成立市早教指导中心,负责推进全市0-3岁婴幼儿早教工作,研究促进0-3岁婴幼儿身心健康发展的适宜环境、教养内容和教养方式,制定合适的课程标准和教养方案;建立市(县)、区早教指导中心,负责本地区0-3岁婴幼儿早教工作,做到有固定场所、有专门人员,满足0-3岁婴幼儿和家长多样化的早教服务需求,逐步形成上下联动、协调一致、灵活有效的0-3岁婴幼儿早教工作网络。二是建立健全日常管理和随机抽查制度。教育部门要落实专人负责0-3岁婴幼儿早期教养工作,街道可设一名专职或兼职的早教工作辅导员,从事辖区内0-3岁早教工作的协调与管理;落实早教机构年检制度,加强对早教机构举办资质、办学行为、卫生许可、收费等的监督,将卫生保健工作纳入早教机构的分级定类管理;建立早教机构信息公示制度,及时发布、更新早教机构基本信息,接受社会监督;建立无证早教机构清理整顿机制,严禁借教育咨询服务之名开展早教活动;建立早教机构督导评估制度,构建科学的早教机构质量评估体系,通过督导评估,促进早教机构规范、健康、持续发展。

作者:惠莲     责任编辑:冯琳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