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履行职能  >  参政议政  >  建言献策

“刷脸支付”该规范了!

发布时间:2020-01-03  来源:人民政协报

放大

缩小

  如今,人脸识别广泛用于政府、军队、银行、社会福利保障、电子商务、安全防务、交通等领域。在金融和电子商务领域,“刷脸支付”已逐渐普及。人脸识别是基于人的脸部特征信息进行身份识别的一种生物识别技术,是生物特征识别的最新应用。人脸识别主要用于身份识别。人脸识别的优势在于其自然性和不被被测个体察觉的特点。据前瞻产业研究发布的人脸识别行业发展现状报告显示,中国人脸识别市场规模呈现出逐年快递增长趋势。2013年,中国人脸识别市场规模仅为8.61亿元,2018年已增至27.6亿元。

  随着人脸识别技术的广泛应用,不少人享受到了“刷脸”带来的生活便利,但不可否认,人脸识别技术也隐藏着诸多的风险,比如个人信息泄露问题、支付安全问题等,因此,必须严格规范,明确应用边界,以期扬长避短,让新科技发挥出应有的正向作用。

  人脸识别存在破解及信息泄露风险

  一是被破解风险。生物识别技术本质上与数字密码一样,具有可复制的特性,存在被破解风险。2019年10月,浙江嘉兴市上外秀洲外国语学校402班科学小队向媒体报料:他们在一次测试中发现,只要用一张打印照片就能代替真人刷脸,骗过小区里的丰巢智能柜,取出了父母的货件。随后,媒体也对丰巢“刷脸取件”做了实验,结果发现,用照片一秒钟就能识别成功,连续试了5次,其中4次成功打开,1次失败是因为照片没有拿稳。而后,把正脸自拍照换成偷拍的照片进行测试,丰巢快递柜又被打开了。快递柜企业、深圳市丰巢科技有限公司收到部分用户反馈后,已下线智能快递柜“刷脸取件”功能。

  二是信息泄漏风险。人脸识别积累的数据一般会存储在服务器或云端,掌握在各商家以及技术厂家手里,在录入时,需要录入人眨眨眼、摇摇头,以便系统拍摄不同的照片,形成图片组,有的系统甚至会将整个录制过程形成一个视频流。由于掌握的信息更加精确,反而会使得信息泄漏的风险更大。2019年7月,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引入人脸识别技术,应用于年卡使用者。10月28日,浙江理工大学特聘副教授郭兵起诉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质疑游乐场采集人脸信息,提出存在安全性、隐私性泄露风险。另据媒体报道,在某网络商城上,有商家公开兜售“人脸数据”,数量达17万条。这些“人脸数据”覆盖2000人的肖像,除了人脸位置的信息外,还有人脸的106处关键点,如眼睛、耳朵、鼻子等的轮廓信息。这其中有明星也有普通市民,还有部分未成年人。而部分当事人表示,对自己“人脸数据”被采集和出售丝毫不知情。此外,“5000多张人脸照片10元被售”的消息也引发了人们对人脸识别的再度焦虑。

  三是被不法分子利用的风险。如果人脸采集、保管者没有对风险进行很好地把控,那么就会给已掌握相关信息的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机,存在把用户银行卡、购物卡里的钱转走或用于其他犯罪的可能。杭州某网络工程师表示,“目前有科技公司会收集人脸信息训练人工智能,以提高机器的准确度。若收集到某个人足够详细的肖像和人脸数据,通过技术手段可以实现实时换脸,搭配其他一些音频仿真技术及个人隐私信息的话,用来视频聊天诈骗可能就具有很强的迷惑性。”

  要明确人脸识别的技术标准及应用范围

  当前对于人脸识别技术的法律规范还没能跟上,但鉴于人脸识别技术的快速发展及应用,对人脸识别技术制定相关规范已迫在眉睫。为此,建议;

  一是要明确人脸识别的技术标准。当前,人脸识别技术可分为两大类:基于2D人脸图像和基于3D人脸图像,真正安全级别较高的是3D人脸识别系统。而3D摄像头的成本较高,一些企业基于成本方面的考虑未能选择3D摄像头。为此,应明确采用安全级别更高的人脸识别技术及具体标准,明确防破解要求及其他并用性辅助识别技术。

  二是要明确人脸识别的应用范围。当前,人脸识别应用范围广,未确定边界,当进行限制以防止滥用风险。如明确可应用于政府、军队、银行、安全防务等领域,对于电子商务则应慎用。而一些单位用人脸识别进行员工签到,一些游乐场所用人脸识别用以检票,这些地方没有太多安全要求,采集人脸信息实在没有必要,应予限制。

  三是要明确用户的使用选择权。对于非安全级别高的需要和场所,在使用人脸识别技术时,应提供其他选项,用户如因保护隐私考虑拒绝被采集人脸信息时,不得予以强制。

  四是要相关人脸采集单位应签订保密协议。人脸识别系统的开发者、投放者、应用者及数据存储者均应签订保密协议,如果产生数据泄露,不管是否造成严重后果,相关方都要承担一定责任。

  五是要建立严格的监管制度。人脸识别技术安全性监督机构要定期进行检查、监督,并有权提出整改措施。对于违反规定者,予以相应处罚或移送有关部门处理。

  (作者分别为民进江苏省宿迁市委会副主委、宿迁市政协常委,宿迁市政协委员,宿迁市宿城区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

作者:董振班 赵春秀     责任编辑:刘晓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