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员风采  >  会员风采

民进会员庄晏红

让福建木偶走上非遗舞台

发布时间:2018-04-08  来源:福建

放大

缩小

 

 2017年7月8日,是一个令所有厦门人铭记的日子——鼓浪屿申请世界文化遗产成功了。九年漫漫申遗路,凝聚着无数人的努力,福建省民进会员、木偶戏演员庄晏红也是参与者之一。

  时间回到2016年9月3日,世遗考察团来鼓浪屿做最后一次现场考察,在鼓浪屿弘晏庄木偶艺术馆里,欣赏了一出取材自《水浒传》的布袋木偶戏——《大名府》。耸肩、转头、跷脚、扭腰,点烟、顶盘子、倒水……“十指能做天上人,掌上可出千古事”,一系列高难度动作让考察团成员啧啧称奇。

  表演者是庄晏红一家三代:父亲庄陈华与木偶相伴60年,是国家一级演员、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母亲是木偶服装师,而庄晏红从事布袋木偶戏表演已近40年,她的女儿也在传承木偶艺术。可以说,庄晏红一家是名副其实的“木偶艺术之家”。

  2012年12月,“福建木偶戏人才培养计划”成功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优秀实践名册,这是目前中国唯一入选此名册的非遗项目。庄晏红欣喜之余亦有隐忧,当前木偶戏传承正面临后继无人的困境。为了让布袋木偶戏重放光彩,她创办了厦门市弘晏庄木偶皮影戏传习中心、弘晏庄木偶艺术馆,不仅在厦门艺校开班授课,还组织了闽南文化布袋戏进学校等公益活动。庄晏红说:“走进校园,就是要把民间文艺的种子播撒到孩子心间。也许等他们长大了,回忆起小时候看过的精彩木偶戏,会带上他们的孩子一起来看。”

  “民间艺人”是庄晏红给自己的定位。15年前,她从专业团体转做民间文艺,朋友们都戏称她像“一个青花瓷从官窑整成民窑”,意思就是贬值了。但庄晏红却说:“正是这15年,让我更敬重传统文化,理解民间艺术,尊敬民间艺人。在民间,还有很多像布袋木偶戏这样的艺术形式,它们如山花般烂漫,但随着社会发展、文化变迁,一度从生活舞台中央走向边缘。”

  担任厦门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之后,因工作关系,庄晏红与基层民间艺人交往深厚,对他们的艰难处境也有了切身体会。现在政策补助虽多,但由于信息渠道不畅、不熟悉政策等原因,许多民间艺术家特别是老艺术家很难申请得到。对于有困难的民间艺人,庄晏红都会尽己所能去帮扶。每当中央或福建省考察团、调研组来了解当地传统文化保护传承现状时,庄晏红都会热心帮忙联络,带着他们走访民间剧团和民间艺人。她说,这样的桥梁和纽带,愿意一直当下去。

  成为福建省政协委员的两年多来,庄晏红撰写了多份提案,为保护和传承民间文艺鼓与呼。

  文化传承,根子在人才。人才培养很大程度上要靠艺术职业教育,但当前戏曲、杂技等传统表演专业却普遍遭遇“生源荒”。在一次招生中,庄晏红看到三个孩子因为家庭困难,负担不起一年8000元的学杂费,而放弃艺术道路,实在太可惜了! 于是,2015年,庄晏红提交了提案——《关于减免中等职业学校传统戏曲艺术表演专业学费的建议》,建议将中等职业学校的戏曲、曲艺、杂技等传统表演类专业纳入免收学费的范围,或出台专项资金为学习传统戏曲、曲艺、杂技专业的中职学生提供六年制免学费资助。

  2016年底,时任中共福建省委副书记、省长于伟国带队到厦门召开座谈会,就即将提交审议的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稿)征求厦门各界的意见。会上,庄晏红看到报告上只提到促进现代文创产业发展,没有提到振兴传统手工艺,便提议增加“扶持传统手工艺”的内容,得到了于伟国的认可。庄晏红说,当看到政府工作报告最终稿中的“促进传统手工艺与现代文创产业融合发展”这句话,一股成就感便油然而生。

  让木偶戏这块闽南文化瑰宝代代相传、生生不息,是庄晏红这辈子要坚持的事业。随着《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相继出台,国家非遗传承工程的开展,传统艺术越来越得到政府支持和社会尊重。庄晏红说,她将继续义不容辞地扛起传承人的使命与担当,为保护和传承民间文艺尽绵力,待到山花烂漫时,期待又一个春天。

  

作者:陈玲     责任编辑:于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