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进艺苑  >  文学

让忠诚成为时代的主旋律

——读《红色家书》有感

发布时间:2018-07-05  来源:

放大

缩小

  近日,怀着肃敬之心,我捧过《红色家书》,细细品读,一封封感人至深的书信,烙印着红色足迹,植根着红色基因,似有一股穿透人心的力量,让我跨越时空,重温那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感受老一辈革命家对家人的无限思念和眷恋,对革命事业的无限忠诚,对革命成功的无限希望……经过时间的洗刷,浑然不觉英雄的足迹已经久远,反而历久弥新,永不褪色,给予后来者无穷的前行力量。

  易水河畔的慷慨悲歌,风波亭上的点点残血,零丁洋里的声声叹息,穿越历史时空,忠诚的底色逾远而弥存。“我死后,有我千万同志,他们能踏着我的血迹奋斗前进,我们的革命事业必底于成,故我虽死犹存。”就义前,史砚芬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尽全力写下了最后一封信,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留下的是对革命必胜的信心。“‘为求主义实现而奋斗,为谋民众利益而牺牲。’自我立志革命,参加实际工作以来,这二句已成誓词。”王器民烈士在临刑前的家书中写下的这番话,生动地诠释了我们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生是为中国,死是为中国,一切听之”“我为中国革命没有一文钱的私产”,这是烈士刘伯坚在就义前写给兄嫂的信,除了对革命的坚贞不渝,还有克己奉公的清廉风范。

  是什么力量,让他们在死神面前毫无畏惧、死不易志?是什么情怀,让这群身处动荡不安、革命旋涡的人们一路向前?答案就是——绝对忠诚。

  于普通人而言,忠诚是做人的美德;于官员而言,忠诚就是一个政权稳固的基石。“忠诚”本是人人都应具有的一项品德,五千年中华文明,更是始终倡导这种美德,似不必特别赘言于官员。然而,一方面官员所应具备的“忠诚”,较之一般公众,更有特殊意义。如《墨子·公孟》中说:“政者,口言之,身必行之。”意思是处理政务,要言行一致。另一方面,在当前环境下,虚假之风不止,强调官员之忠诚更有现实针对性。

  忠诚之所以宝贵,在于它对于组织之成其为组织、政党之成其为政党,具有关系存亡续绝的决定性意义。任何一个失去了忠诚的组织、政党,都将陷入崩溃。

  忠诚之所以宝贵,是因为它常常“吹尽黄沙始见金”,往往需要经历生与死、得与失、荣与辱等重大的考验和锤炼。只有敢于、善于付出牺牲,只有真正做到了危难时刻显身手、风吹雨打不动摇,才能得到人们的认知和肯定。

  忠诚之所以宝贵,是因为一旦千百万人的忠诚联合起来,就会创造出惊天地、泣鬼神的业绩。中国共产党这个当初只有几十人的弱小组织,能够创造彻底打破旧世界、建立新中国、成功开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人间奇迹,就是因为有千千万万忠诚的共产党员不怕牺牲、冲锋在前。

  人民有信仰,国家有力量,民族有希望。忠诚是所有政党、政权都极为珍视的政治品质。中国共产党人从来都把忠于马克思主义、忠于人民、忠于祖国等作为自己的神圣义务和永恒品质。“对党忠诚老实”、“永不叛党”,就始终是《中国共产党章程》中明确规定的党员义务,也是每一个共产党员入党誓词中的庄严承诺。自中国共产党诞生以来,多少人用生命唱响了忠诚的强音,多少人用壮举书写了忠诚的内涵,深深印在历史深处,丝丝化入民族之魂。大革命时期,面对敌人的“白色恐怖”和血腥镇压,李大钊、瞿秋白、方志敏等共产党人“断头流血以从之”,誓死忠于革命事业。新中国成立后,从战场上的黄继光、邱少云,到新时期的好干部孔繁森、牛玉儒,成千上万的英雄模范,哪一个不是一腔赤胆,不是无限忠诚?

  “天下至德,莫大于忠。” 诚然,当今社会,思想观念多元多变,不同人有不同价值排序。但越是这样,越凸显理想信念的可贵,越需要奏响忠诚这个时代的主旋律。作为新时期的一名基层党外领导干部,是党组织的信任和多年培养,才有我今天的成绩。我始终坚信只有坚定了理想信念,才能在思想上和行动上与中国共产党保持高度一致,才能更好地履职尽责。只有强化忠诚品质的修养,才能始终定住心神,站稳脚跟,挺起脊梁,走好我们这一代人的新长征。

  (作者系芦溪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民进萍乡市工委会副主委)

作者:刘洁兰     责任编辑:邵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