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员风采  >  会员风采

杨良杰:用心做一名新农民

发布时间:2018-09-06  来源:民进山西省委会

放大

缩小

  父母含辛茹苦地用了20多年时间,供他上完学,让他离开农门成为一个城里人;然后他又用20多年时间,又把自已彻底变成了一个农民。

  在踏足果业的24年里,杨良杰在责任心驱使下,从被动学习果业技术的报社小记者成长为把为果农服务当成事业来经营的董事长。他用真诚服务、特色服务赢得了全国范围内众果农的高度认可和忠心追随。

扎根果业找短板 一心就为果农产好果

  1994年,主修美术摄影的杨良杰成为《果农报》一名记者,负责果业技术版采稿、画版。为了把工作做好,他经常跟果业的专家、农校的专家联系。专家去哪讲课,他就跟到哪去听、去学习。这一跟,让他发现了果树管理技术的魅力。

  跟的时间长了,杨良杰发现,果农对果树管理技术的需求十分迫切,果树管理技术对果农的帮助也很大,但果农的学习方法不对。果农只求稳,不求发展。这让杨良杰感觉到技术推广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果业专家为果农讲课是服务,《果农报》的记者写好稿子也是为果农服务,只有我学精学透了,把专家讲的内容写成果农一看就懂的文章在报纸上登出来,做好宣传,才能为果农服务好。”1994年至2004年的10年里,杨良杰都在不断学习,完善自己的知识体系,用手中的笔向果农宣传最先进的果园管理技术。

  2002年11月,《果农报》更名为《瓜果蔬菜报》迁至北京。杨良杰作为唯一的技术专家,跟随去了北京办报。也正是在北京的工作经历,让他接触到了真正的红富士管理技术,发现了制约家乡苹果发展的短板。

  2004年年底,不再满足于纸上谈兵的杨良杰辞职回到了家乡,筹建了中农乐果业新技术研究所,取名“中农乐”,就是要让中国的果农都高兴快乐。带着在北京拍的大量图片和满脑子的先进技术,再利用投影仪等现代化设备,杨良杰开始走村上地讲技术,打造一个全新的科技管理模式。

  讲得好不是目的,目的是要改变,要改变果农传统的经营模式,用新技术经营果园。但改变的第一步——间伐,改造树型,在一开始就寸步难行。

  服务就是想尽一切办法让对方接受。面对果农的不接受、不理解,杨良杰想出了“10棵树试验法”。“权当这10棵树是杨良杰的。如果这些树按照杨良杰说的方法来管理,产量没有提高,你见了杨良杰就踢他,骂他。”虽是一句玩笑话,但足见杨良杰希望帮助果农改变的真诚。

  这个方法很管用。第二年,参与试验的果树,不但苹果产量没有减,而且商品率提高了。第三年第四年,当其他果树遭遇小年产量下降时,10棵树仍保持着较高的产量和商品率。看到改造效果这么明显,一些示范园园主主动请缨,要成为中农乐的忠实干将,宣传新技术。

  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为了服务更多的果农,杨良杰在每个村确定了一名负责人,每个乡确定一名站长,为果农提供“保姆式”服务。同时,组建技术服务队,成立中农乐果业协会,让农民抱团探索,共同改变、受益。人叫人干人不干,榜样带动千千万。慢慢地,中农乐的会员越来越多,遍布黄河金三角一带的1500多个村,会员达15万户。为有效便捷地服务果农,杨良杰又发挥老本行作用,办起了社员会刊,利用报纸派活。

寻找痛点搞联盟 一心只为果农卖高价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杨良杰萌生出利用网络传递技术的想法。他前往广州、上海、杭州、南京,拜老师、访工程师,向技术总监请教,但大家给的建议都是在网上开一个商城,方便快捷,操作性又强。在网上开商城,远远满足不了杨良杰“要跟果农交流,传递技术”的需求,他需要建一个网络平台。面对老师们“阿里巴巴、搜狐那才叫平台,你知道建一个平台要多少钱吗?投资几亿元你都建不起来”的质疑,杨良杰不为所动:“我要爬山,人家有钱花几百元坐揽车就上去了,咱没有钱怎么办,咱坐不起揽车,可以凌晨两点就起来爬呀,总能同时到达山顶吧。”

  2015年,杨良杰和电信合作开发了“千乡万村”APP,意即要在北方一千个乡镇、一万个村进行技术传递实验。2016年4月“千乡万村”APP的上线,标志着国内首家果业综合服务平台问世。果农免费下载“千乡万村”APP,就能获得个性化服务。在这个平台上,果农不但可以了解全球果业动向和最新技术动态,还可以免费学习各类果树管理技术,可以与各类水果示范园园主交流对话,还可以面对面向果业大咖讨教取经,可以自助查询果业生产中的各类实际问题,还可以轻松请到线下技术人员进园指导……果农足不出户就能免费学到技术。一系列的服务举措,使得中农乐的线上会员达18万名之多。

  随着时间的推移,杨良杰发现中农乐和会员之间的连接不像以前那样紧密了,为啥?经过仔细分析,杨良杰找到了果农的痛点。 “过去果农缺技术,盼服务,现在不但缺技术和服务,还愁销路。”所以,中农乐很快成立了果品公司,去作调查研究,发现市场也有痛点。“市场越来越注重品质,还需要标准化的果品和稳定的货源,却得不到保证。”

  帮果农销售水果,帮客商联系优质果,如果只是简单地一对一结对,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如果有希望,一定是走标准化、集约化道路。”杨良杰敏锐地意识到,集约化、标准化,是将来果业发展的方向。

  2017年,中农乐开始在全市范围内做桃联盟实验。实验组与大专院校、科研机构合作,选品种,找试验田,将30亩—50亩桃园作为一个单元,根据各个品种的成熟期早晚来规划品种分布,再制定统一的标准来管理。管理过程就要上传数据,做到监控每一个程序。“一棵桃树开花了,就能知道它什么时候成熟。这是现代农业的一种方向。”杨良杰在运城实现了安全溯源到户。以标准化管理来保证生产出优质果品,用客商订单倒逼客户精细化管理。通过联盟,形成大的团体。杨良杰欣喜地说:“已经找对路子了。”而联盟也已经从单纯的果农之间的联盟,发展到广义上的联盟,中农乐与科研院所、大专院校、果商,甚至包括快递公司、果库、农机具供应公司、纸箱厂都结成了联盟,带动了水果产业相关行业的发展。农业部称之为农业社会化服务“中农乐模式”。联盟的商品率很高,保护了桃农,也满足了客商对稳定价格和果品品质的要求。“联盟的意义太重要了。目前只能从某一个品种作联盟示范,今后尽量来统一。下一步我们将继续在不同的水果品种中,探索联盟模式。”杨良杰说。

  目前,杨良杰已在灵宝、洛川成立分公司,在甘肃、宁夏建立工作站,四川、新疆分公司也正在筹建中。截至今年6月底,杨良杰的中农乐果业科技集团旗下已拥有了农业科技公司、互联网公司、果品贸易公司、乡村物流公司、生态农业公司,以及分布在盐湖区、永济、平陆、闻喜、稷山、河南灵宝、陕西洛川的大型苹果、核桃、冬枣、桃树等各类果品现代化示范基地6800余亩。

  在服务果农的过程中,杨良杰也在收获着。在获得全国农业劳动模范、山西省扶贫攻坚奉献奖、山西省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的同时,他又被授予全国十佳农民,这是对他多年来孜孜不倦作贡献的最好奖赏与肯定。

作者:郑科     责任编辑:张润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