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进艺苑  >  文学

“五四”运动影响中的吉安青年知识分子

发布时间:2019-04-24  来源:民进吉安市委会

放大

缩小

  吉安城自古以来就是全区最高学府所在地,集中各县的优秀学子在此求学。自1905年废科举、兴学堂以后,城里出现了一批官办、公办、私办的中、小学校。20世纪初,全城有省立吉安第七师范、省立吉安第六中学、阳明甲种商业学校(1922年秋更名为吉州十属公立阳明中学)、私立吉州中学、七师附小、县立高小等10余所学校,共有教师和学生2000余人。这一代青年知识分子面对列强侵略、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现状,满怀忧愤,焦躁不安。一些先进青年继承吉安先贤的浩然正气,以天下兴亡为己任,立志“改造吉州”。有些离乡赴省深造的青年,参加方志敏、赵醒侬等倡导的“改造社”,发表 “改造吉州十属”的宣言。

  1919年“五四”运动的爆发,激发了吉安青年学生的爱国热情,促进了这一代青年知识分子的觉醒。“五四”运动消息传到吉安后,省立七师学生首先起来响应。他们派出代表到城内各校联络酝酿罢课游行。一些学校学生代表慑于北洋军阀当局的恐吓不敢行动,只是在5月16日联合致电江西督军、省长、省议会及沪总会,声援北京学生的反帝爱国运动。七师学生按捺不住,便带头组织宣传队,连日上街贴标语、散传单、聚众讲演,揭露帝国主义侵略罪行,痛斥北洋军阀的卖国行径。后来,由于全省学生运动的兴起,在全省学生联合会的支持下,6月3日,“吉安学生联合会”成立,继续声援北京“五四”运动。9月4日,学联会决定全城学生总罢课。各校学生一千余人在弓箭街考棚集中,上街示威游行。学生们手持漫画、标语,沿街高呼“还我青岛”、“废除二十一条”、“拒绝和约签字”、“打倒帝国主义”、“严惩卖国贼”等口号。接着, 又组织“仇货检查队”,开展抵制日货的斗争,宣传动员市民拒绝买卖“仇货”,把查获的“仇货”付之一炬。少数投机商在上海进货时,把洋货的原贴商标换为国货商标,将大批洋货,特别是东洋纱偷运入城。学生发现后,立即以吉安学生联合会的名义与上海学生会取得联系,要求上海学生会注意查探洋货改装情报随时通知吉安学生联合会。通过这种办法,查获了不少载运洋货入境的船只,堵住了洋货的源头。另外,遏制了洋货抵吉安城销售。当年11月,一所正要开业的“光耀”电灯公司,被学生探明是日商投资合办的,各校学生800多人,包围吉安县政府,迫使县知事吴亮熏下令把他“永久关闭”。这场反帝爱国运动席卷吉安全城,波及邻近各县,震撼了反动阶级的统治。

  “五四”运动进一步发展,使追求民主自由的新文化思想勃然兴起。在“五四”运动后期,一些青年知识分子组织学会,创办刊物,以极大的热情宣传新文化思想,提倡科学、民主,反对旧文化、旧道德和封建迷信。还向广大青年学生和知识分子介绍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推荐有关革命新思想的书籍。当时在吉安销售的进步书籍和报刊杂志有《民报》、《新青年》、《星期评论》、《湘江评论》、《向导》、《新潮》、《妇女》、《新俄游记》等。通过这些进步刊物的发行,许多知识青年进一步认识到当时的社会制度必须通过革命进行彻底的变革。

  封建顽固势力对新文化思潮极力进行阻挠和破坏。当时,七师学生向校方提出组织“学生自治会”和订购进步书刊的要求。校长尹士珍,是个极端反动的人,忠实执行北洋政府号令,严控学生社会活动,拒绝学生的要求,以“煽动闹事”的罪名,开除了王礼锡、贺其焱等进步学生。为此,学生们怒不可竭,发动了“倒尹”运动。学生们团结起来举行罢课,罢课从1921年8月持续到1922年3月,期间,学生数次到江西省教育厅请愿,要求撤销尹士珍的校长职务。1922年4月当局唯恐学潮进一步扩大,不得不将尹士珍撤换。由开明人士李松风接任校长,刘一峰任训育主任,他们接受学生的合理要求,七师逐渐成为吉安传播新文化和马列主义的中心。“倒尹”运动取得了胜利。这一胜利不仅使七师学生扬眉吐气,而且鼓舞了其他学校的师生反对旧教育和争取民主的斗争。

  早在1920年,吉安县立高小教员罗石冰就在学生中积极传播“五四”新文化思想,批判封建教育制度。1921年秋,曾延生从南京体育师范学校毕业回来,任省立第六中学(现白鹭洲中学)体育教员兼县立高小国文教员,与罗石冰一起推动吉安的新文化运动。1922年7月,刘九峰毕业于南昌省立第一师范,在吉安县立高小任教,与罗石冰、曾延生等建立了友谊,参加吉安的青年学生运动。1923年上半年时,县立高小学生进行罢课,驱逐了宣扬封建道德的代理校长谢邦宪及其同伙。但是,县教育当局却又派了个思想反动、品质不好的亲日派政客邹古愚接任校长。罗石冰、曾延生揭露邹古愚的丑恶面貌,邹古愚早年留日,留日期间道德败坏,带女人外出,这样没有师德、道德败坏之人,是没有资格担任校长的。于是,发动学生联合会和学生自治会与之开展斗争,三番五次组织学生手执木棍拦阻大门,不准邹古愚进校接任校长,并多次组织学生代表前往县政府控告,致使邹古愚终于未能接任校长职务。

  1923年10月孔子诞辰日。依常规每年10月孔子的诞辰日都要做祭祈祷,学生可趁机吃上一顿美餐,可是这一年虽然做了祭,但被封建势力把持的教育局为中饱私囊,不备酒菜给学生吃,学生心中不满。当晚,罗石冰召开学生联合会负责人会议,布置反对旧教育体制斗争。第二天早饭后,各校聚集学生300多人,由曾迎祥、胡品珍带领学生前往县教育局“讨说法”,教育局置之不理,学生情绪激动,砸教育局,涌进教育局乱打东西,把所有桌凳碗柜都打烂了,发泄义愤。教育局的官吏躲在房子里不敢出来,后来派人出来道歉,学生才回学校。第三天,胡品珍写了一封公函呈报县政府,并发动学生四五百人围攻县政府,勒逼县长解决问题。开初县长态度不好,想压制学生。学生们愤恨已极,又拿绳要捆吊县长,另一名官吏看到连忙出来调解始罢。县长无奈,过了二三天后就做了一餐酒饭请学生去吃,但遭到学生的拒绝。最后县教育局派人到各校去认错,才罢休。后来,吉安学联还联络假期回吉安的在外地求学的吉安籍学生,到吉安县教育部门清算学生补助费的账目,查出了贪污犯,直接给反动教育当局以严重的打击。

  新文化思潮的兴起,动摇了几千年来封建文化的基础,破除了封建教条对人们的思想禁锢,激发了吉安青年知识分子追求科学真理,寻求解放的热情,为马克思主义在吉安城的传播创造了条件。

  (作者工作单位系吉安市吉州区档案馆)

作者:肖丽萍     责任编辑:邵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