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员风采  >  会员风采

古以开今塑精魂

——记青年雕塑艺术家纪峰

发布时间:2019-10-09  来源:传记文学

放大

缩小

  一

  我认识纪峰纯属偶然。

  2016 年11 月28 日,我随安徽作家代表团抵达首都大酒店,出席中国作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第二天上午还属报到时间,下午预备会,我可以不参加。在来京之前,我就对这一天做了安排。提前与在京工作的乡友约好,说我要去通州张家湾探望卧病在床的忘年友冯其庸老先生,请他为我准备辆车。我是在冯老家见到纪峰的。那天是2016 年11月29 日。冯夫人为我们相互作了介绍,说他是冯老的爱徒,也是安徽人,老家在皖北界首,是位很有成就的青年雕塑家,并指着陈列在客厅条台上的几件泥塑和铜塑作品,说这都是他捏的。纪峰说他很早就知道我,在冯老这里读过我的《画魂——潘玉良传》和《刘海粟传》。我们告别冯老夫妇要返回时,纪峰送我一本《纪峰雕塑艺术》,是他的第一本作品集,上题“石楠前辈教正”。他送我们出门,并在张家湾芳草园25 号冯老家那古朴的大木门前合影。这是我们的初识。他四十来岁,一个温和恭谦,满身阳光,又略带一丝羞涩的帅气青年。我们交换了手机号码又加了微信,临上车时,他说,若有机会,他会到安庆看我。

  这只是萍水相逢的印象。至于他说到安庆来看我,我想那只是句客套话而已,根本没当真。但我心里有个疑惑,冯老是国学大师、红学大家,他一个雕塑家,怎么会出自冯老的门下?但对一个刚结识的朋友又不好追根逐底。

  回家后,我找出他赠予的作品集,认真地看了。这本书是韩美林先生为他题写的书名,还有题词“后浪在推”,有很多雕塑艺术界名流写的文章,其中就有:陈培一(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专业委员会第三届委员会秘书长)写的前言,冯其庸先生写的序,并附有根据“纪峰雕塑艺术研讨会”录音整理的发言记录,出席的都是当代雕塑界名家。此外还附有《纪峰创作大事记》。这本书,不但解了萦回在我心里的疑惑,且引我走近了纪峰。

  二

  纪峰,字雪崖,1973 年出生在安徽界首。界首自古就是中国传统工艺美术的主产地,有很多陶艺工厂和作坊。那里的彩陶闻名遐迩。不但出产各种生活器皿、动物、走兽泥塑摆设和装饰,还出产佛道造像。他生活在这种民族传统工艺氛围浓厚的环境中,自幼受到熏陶,喜欢上了捏泥巴。从捏泥人、泥狗和器皿中,他的艺术天赋得到启发和滋养。17 岁的他想要突破提升,怀着艺术的梦想,带着他的作品《李白》《杜甫》《西厢记》《西游记》《关羽》《菩萨》《爷爷》《表弟》等,只身来到北京,想要报考美术学院。在北京,他有幸结识了冯其庸先生。冯先生从他的那些浸润着中国传统艺术血液,有些稚嫩又颇为生动有趣味的作品中,发现了他在雕塑方面的潜质。冯先生慧眼识珠,建议他继续沿着自己的路自由地走下去,不要去钻那个受规矩框定的盒子,进去了,就难得出来。他放弃了上美院的想法,被冯老推荐进了中国美协韩美林先生的艺术工作室,成为了韩先生的入室弟子,边工作,边跟韩先生学习雕塑、绘画和书法。纪峰聪明好学又勤奋,他深切地领悟恩师的教导:“文化艺术,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中华五千年文明,历史悠久,文化底蕴丰富,艺术营养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只有把艺术之根深深地扎入到中华民族这块肥沃的大地上,才能更好地开花结果,久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纪峰与韩美林先生

  二十多年以来,纪峰追随韩先生学习雕塑、绘画、书法、工艺设计、陶瓷等艺术实践,从一个尺寸大小的雕塑到室外巨型雕像,从艺术创作实践中学习艺术创作。有一次,他创作了一件龙马的雕塑,请韩先生斧正,先生先给予造型立意上的肯定,然后指着龙马头对他说:“头、身、尾要有起伏转折。”韩先生用左手握住龙马泥稿的头,右手按住龙马的颈,将马头拧向左边。同样的方法,将马尾拧向右边,把马的两条展直的前腿扭成弯曲的,又在马的身上画了两道装饰线,龙马一下就活了起来。韩先生说,别小瞧这一拧一扭,看似简单,实则是需要学识和修养。又指着加宽了的云浪说,做雕塑要考虑到作品的稳,室外巨型雕塑更要稳,这要力学和物理学的知识,否则很难做出合格的永久性的雕塑。韩先生要他向中国传统雕塑学习,学习其中的整体感、力量感和装饰性。纪峰追随韩先生多年,他学到的不仅是技艺,更多的是坚守民族传统、勇于创新、追求自我的创作精神。

  纪峰非常幸运,他拜冯其庸先生门下,学习国学知识,研读文史和书法,深得冯老的喜爱。每个星期天,他一早就上冯老家,冯老指导他读书,给他开列必读书目,为他选习碑帖,教导他:搞艺术的人需要综合文化修养,有了深厚的知识积累,才能创作好一个人物;塑造人物,和写人物传记同理,首先得深入研究这个人物——他所处的时代、他所经历的历史、他所从事的专业、他的精神品格等,这都要有文化学养为根基。

  2000 年,纪峰创办了自己的雕塑艺术工作室。他开始尝试创作不同材质人物、动物和佛释道造像,也试着用抽象的写意手法来创作。冯老外出游历考察,往往都带着他。他们像父子一般,共同游览祖国名山大川,寻访文化遗址,从冯老的序文和纪峰后来出版的《纪峰雕塑作品选》的自序中得知,那次去西部考察唐僧取经路线,他们一起走西域,穿大漠,翻越天山雪川,入祁连山马蹄寺,探黑水城,访居延,走阳关,游敦煌。他们游历了麦积山、云冈石窟、龙门石窟、和田、喀什、车库、千佛洞,还走访了江南大地,游黄岳奇峰。冯老沿途给他上课,所到之处,为他讲解那些艺术遗迹产生的历史背景,分析它们的艺术特色,要他向民族传统雕塑学习,向古人学习,要研究古人的文化精神气质,同时还要求他学习今人,观察今人的气质和性格、研究普通劳动者、工人、农民;研究艺术家、学者、表演家、诗人,观察他们的生活习惯、精神气质、行动举止、待人接物,等等,无不是一个雕塑家必须要做的课题。处处留心皆学问。冯老要求他要学术性地读书,要继承和发扬“东方神韵”之路,这和他的另一恩师韩美林对他的教导“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不谋而合。

  纪峰是位勤奋的雕塑艺术家,他深刻地领悟了恩师们的教导,知道什么是艺术的精髓。他善于学习,勤奋实践,1998 年创作《刘海粟像》,1999 年创作了《学者、书法家——启功教授铜像》,为北京大学创作了《学界泰斗——季羡林教授铜像》,为中国红楼梦学会创作了《曹雪芹像》,以及《藏医宗师——措如次郎活佛铜像》《人民歌唱家——王昆》《作曲家——周巍峙》《黄金搭档——姜昆、李文华》《词作家——乔羽》《作家二月河》《科学家——徐荣祥》《将军本是一书生——屈全绳》《考古学家——黄文弼》《翻译家——杨宪益》《中国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医学家——安德鲁·威尔》《国学大师——冯其庸》等铜像,还有他的恩师《韩美林铜像》……他的创作将沿着以学术泰斗、文化名流为对象的创作主线继续走下去。

作者:     责任编辑:张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