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进艺苑  >  文学

燕兆林:行走中坝

发布时间:2019-10-24  来源:

放大

缩小

  (一)

  弯弯山路,连着山里人的希望。

  夏日的平洛河河畔,酷暑难熬,热浪滚滚。而明月山脉,草木葱茏,山恋叠翠,凉风习习。一条硬化不久的仅有四米多宽的水泥路在穿过垭豁、巴基山后盘旋大山中蜿蜒数公里,将群山环抱的中坝自然村与外界相连。这个自然村就是传说中的位于海拔二千一百一拾八米高的明月山北麓偏僻山区的腹地,是全县最边远、偏僻的自然村其中之一,也是平洛镇最边远、最偏僻的、远近闻名的“贫困自然村”。

  六月二十一日,时值夏至节气。迎着清晨凉爽的山风,沿着新修已硬化的迂回环绕的水泥路前行,晨阳、蓝天、白云、青山、绿树映入眼帘,明月山和响崆山的云雾沉浮,忽升忽降,恰似人间仙境。坐落在半山腰的垭合村庄掩映在绿树中,核桃树、杏树、花椒树、山峰、沟谷、田地、云雾组成了一副绿染山川的画面,无比美丽。对于长期工作、生活在城市的人,看惯了高楼大厦和车水马龙的喧嚣拥挤的街道,行走在这样的天然美景中,让人不禁感叹而爽朗起来。汽车沿着盘山公路逶迤前行,弯曲的公路两侧,是连绵的田地和树林,一片苍翠,像水洗过一样,阳光被树叶过滤,绿色的光斑在车窗外旋转,山喜鹊的尾巴从湛蓝的天幕划过,亮晶晶的羽毛光泽闪烁。翻过有名的巴基山梁汽车左拐右拐直驱山坳。回峰路转在一平坦处,但见广场边上矗立着一块被绿草包围着的绿蓝色的景观石,石上刻有“美丽中坝”四个鲜红的大字。这便到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地----中坝自然村。

  伫立在石桥上,举目四顾,群山环绕,绿树成荫,山脉绵延,一块稍微平整的高山坝子,最宽处将近两公里,最窄处五六百米。这些山显得异常高峻,多是一些像脊背梁般的山包相连,山包的排列并不规则,有的往旁边斜伸出去几公里,两山之间的田地同样沿着山根伸出去。村子掩映在青山绿树之中。绿草如茵,溪流淙淙,青山绿水映石桥,几缕炊烟袅袅升。一座座白墙黛瓦的房子依山而建,小院的篱笆墙上豌豆荚尽情地绽放着美丽,几只鸡鸭在沟渠的浅水中悠闲地渡着步。不远处杨树、核桃树上两三只的喜鹊在叽叽喳喳的嬉闹。整个村子充满了诗意、恬静的田园气息。

  时辰已至早晨八时许,中坝自然村周围,除了农户家偶尔传出几声狗叫和鸡叫声及山里的野鸡叫声外,显得非常冷清,村道上难得见到一个人。早已预约好的自然村组长田顺强和村支书田顺杰两人在广场边等候着我们的到来。在他们俩人的引带下,沿着硬化平整的水泥路而漫步实地走访了这个自然村。一边听支书田顺杰的讲述,一边忽左忽右的瞧瞧,村庄和农户房前、沟渠边、山坡上的核桃树、柳树、白杨树、松树青翠茂盛。沟渠、路、空闲地得到治理,房屋粉刷一新,白墙黑瓦红门,红红的屋檐和护栏,干净整洁的巷道,矗立在巷道和广场的太阳能路灯和健身器材,给来自山外的我们展现出这个自然村崭新的面孔。

  (二)

  这个自然村是典型的三山夹三沟之地,三山是明月山、巴基山,窝牛山,三沟是二家沟、中坝上沟、中坝下沟。西邻田山村和黄龙村,北靠武都龙坝乡天池村红崖上,东临太石乡寺沟和河口村。有二十户人家,八十口人,由二家沟、中坝、黑湾、险崖子四个小地块组成,其中二家沟三户,中坝十二户,黑湾两户,险崖子三户。这个自然村的中心位置是中坝子。险崖子距中心位置中坝子有两公里远,黑湾距离中坝子有一点五公里远。村里有耕地二百二十九点五亩、林地一千八百七十亩,草场四百九十三亩。群众的收入来自外出务工、核桃、养蜂、种植业等。三年前,我到平洛镇政府上班,同样是那年夏至节气,头一天歇在田山村巴基山村主任家里,第二天赶早沿着新开挖不久的土路徒步去了一趟梦中传说的神秘的山野小村庄-----中坝自然村。在路口一位村民的引荐下,在靠沟里的一户修房垒屋打顶子的现场寻到了社长田顺强,自我作了介绍后在他的引带下,大致走了这个自然村的二家沟和中坝四、五户农户。田顺强说:自我记事起,就看到八十多口人的村庄,一抹色的全是土坯房,斑驳的墙壁,残缺不全的土墙黑瓦。成年人听到生产队长的吆喝声,就上地干活,等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往土炕上一躺,满足且自在。土坯房里没有像样的家具,黑漆漆的“八仙桌”,宽宽的长板凳,还有墙上的小喇叭,偌大的村子里没有一台收音机、一辆自行车。记忆里,乡亲们最害怕下雨,只要下雨房子就会漏雨。有的房子实在扛不住风雨了,村里会组织翻修,大家只帮忙干活,从来不谈钱,玉米面饼子吃得美吃着香。土坯房,是永远镌刻在我内心深处的灰色记忆。八十年代初,家乡实行了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民不再等待吆喝出工。起早贪黑在责任田劳作,种庄稼都有了余粮,去山林挖药材、割土柒、种植烟叶、割竹子都有了零花钱。老田深吸了一口烟,打开话闸:中坝自然村囿于交通、地理位置,曾是平洛镇乃至全县经济最为贫困的自然村子之一。村里的没有路,东去要穿越十公路的山谷小径,才到达太石乡寺沟村,然后再到达太昌公路,西去也要穿越十五公里的山路,翻越海拔一千七百米高的巴基山,到达江武公路,“行路难”曾是压在乡亲们心里最重的一块石头。要致富先修路,修一条畅通的水泥路一直成为生活在这个自然村里祖辈祖辈人梦寐以求的愿望和梦想。通过一天时间的实地走访,促膝谈心,让我心里感触颇多:路不通和信息闭塞成了村子里的瓶颈。从农户家庭情况、住房条件、交通条件、衣着被褥和他们的言谈举止中,我看到了他们对党和国家扶贫政策普照的渴望,对帮扶工作的期盼、对脱贫致富的殷切希望。站在精准扶贫主战场的最前沿,深感当下镇村干部工作责任重大,任重而道远。不难发现,对于田山中坝自然村这样处于高山林区的贫困自然村来说,开拓思路,摈弃落后观念,是脱贫的关键环节;立足实际,找对发展路径,是实现致富梦想的重要一步;加大投入,夯实发展基础,改善生存环境,是全面小康的必备条件。

  作者简介:燕兆林(魏运宏),笔名,燕祥,网名,竹海问柳,男,汉,生于1967年9月,祖籍四川省蓬安县,现居甘肃陇南康县。民进会员。系《半月谈》社情民意观察员,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家报》社会员。毕业于中共中央党校函授学院经管专业,大专文凭,1990年4月份参加财政工作至今二十九年,现就职于甘肃陇南康县平洛镇财政所。善于从事新闻,散文,论文等写作,先后在《中国财经报》《县乡财政》《半月谈》《甘肃日报》《中国特产报》《陇南日报》《作家报》等报刊杂志刊发作品,多次获优秀等次奖。

作者:     责任编辑:张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