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进艺苑  >  文学

王旭乐:时光

发布时间:2019-11-12  来源:民进铜川市委会

放大

缩小

  这几天在家里整理东西,打扫卫生,换下了一条旧床单。床单是蓝白格子的老粗织布,是结婚时陪嫁的东西,这些年来不管春夏秋冬,晚上睡觉时都贴身铺着它,夏天身子挨着它不觉得燥热,冬天身子挨着它不觉得冰冷,一年四季都使人感到舒服熨帖。那天突然发现它已磨损严重裂开了一道口子。

  结婚时是家里经济最拮据之时,我刚上班一年,领着仅仅310元的工资,妹妹正在上大学,弟弟还上高中,家中的来自土地的微薄的收入远远不够支付妹妹和弟弟上学的费用。在那个贫穷的年代,即使是出嫁这么重要的事情,我也不曾开口向父母提出任何要求。我把自己的工资全部交给了父母,父母也竭尽所能地为他们的大女儿置办了一些嫁妆:一辆凤凰牌自行车、一台电扇、一台冰箱(姨妈买的)、三床棉被、一条褥子、两条床单,还有一些小日常用品,就这样他们把自己的女儿嫁了。想起当年的父亲好像是那样的闷闷不乐,母亲似乎是那样的郁郁寡欢。当时年轻的自己根本不曾理解父母内心的爱怜与不舍,就那样义无反顾的成了别人家的媳妇了。

  婚后的生活就是锅碗瓢盆和柴米油盐,日子过的简单平凡。我十几年如一日地在讲台上耕耘收获,迎来送往,不争不抢,风轻云淡;他在一家国企里做销售,在外面奔波劳累,光阴已染白了他的头发岁月已催弯了他的脊梁;孩子由一步一摇呀呀学语的小崽子一晃都过了青春的叛逆一晃又高过了我们的头了,真的想留下一些婚姻的纪念一些成长的纪念的时候,双手抓住的反倒是一把的空无…时间过的太快了,一晃就二十年了。结婚时父母买的那自行车风扇冰箱陆续都淘汰了,只有那几床被子那两条床单还跟随着我!棉花做的被子盖了两床,一床还被收藏在衣柜里,这一条纯棉的粗布床单在岁月的磨洗中划丝裂开了…我用手洗了这条床单,我还想把它补补再铺在身下。真的喜欢它的崭新时的粗糙陈旧时绵软的质感,喜欢它来自田野的阳光气息和自然的朴素!感谢母亲在那么贫穷的岁月里赠予我的这一切,这是我不能给予自己的孩子的礼物,也是自己的孩子所不能理解和接受的一种来自于原乡的情愫吧!

  婆婆也是来自农村,结婚前后从未开口向她要过任何东西,那天婆婆来我家送给我一条蓝格子粗布床单,她说:你结婚这么些年了没给我要过东西,自己也没啥,送你一条织布单子吧!接过婆婆手中的床单,眼泪瞬间溢出了眼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物质极大丰富的现在,一条床单确实已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了,但是它却是如此的触动了我的心弦!母亲送给我的床单陪伴了我二十年,婆婆送我的床单再陪我二十年吧!

  (作者系铜川民进耀州区支部会员、耀州中学教师)

作者:王旭乐     责任编辑:邵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