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员风采  >  会员风采

“牛人”崇祥:鼓韵声声霸王风

——记苏北大鼓传承人牛崇祥

发布时间:2020-01-14  来源:民进宿迁市委会

放大

缩小

  2019年,对于民进会员、苏北大鼓传承人牛崇祥来说,又是忙碌的一年,也是丰收之年、喜庆之年。

  5月份携美国洋徒弟参加江苏省文化和旅游厅在扬州举办的“运河国际博览会”演出,牛崇祥被省厅授予“运河达人”荣誉称号。

  9月份牛崇祥和蔡潇创作的苏北大鼓《香火》参加“汴河流韵”首届苏鲁豫皖四省曲艺展演。

  10月份牛崇祥鼓书曲目《骄杨颂》受邀参加第五届“岳池杯”中国曲艺之乡曲艺展演、“第二届全国乡村曲艺论坛暨全国乡村优秀曲艺节目展演”和江苏省政协举办的“古黄河流域非遗展演”。《骄杨颂》同时入围江苏省“文化大奖·曲艺奖”,即将赴无锡决赛。

  宿迁市北依齐鲁孔孟之乡,南邻沃野千里江淮。在这片文化底蕴深厚的沃土上,牛崇祥和他的苏北大鼓名震八方长盛不衰。这是一枝美丽迷人的曲艺奇葩,魅力宿迁因之更见妖娆。

苏北大鼓,点缀乡村生活

  苏北大鼓明朝时已有,宿迁是其发源地之一。它形成于宿迁、睢宁一带,又叫宿迁大鼓,民间惯称“说大书”,《中国曲艺志》定名为苏北大鼓。苏北大鼓是宿迁传统戏曲剧种,流布于宿迁、徐州、连云港、淮阴及皖东北和鲁南地区。

  苏北大鼓由一人表演,用一对月牙板和一面大鼓自己伴奏,又说又唱,并带有手、眼、身、步的表演。唱时左手打板,右手持鼓槌击鼓,不用弦乐。

  苏北大鼓讲究“抓扣夺帽”,也就是设悬念。结构起伏多变,情节环环相扣,动人心弦。大扣子套小扣子,一个扣子还没解开,另一个扣子又套上。好的鼓书表演能做到抓头尾动,抓尾头动,抓两头中间动,抓中间两头动,使听众始终扣在书的情节当中,从而节节“拿”人,处处精彩,牢牢抓住听众心理。

  道尽前朝兴亡事,唱透人间悲欢情,表演者一人多角,说唱道白精彩纷呈。张口调动千军万马,真可谓惊心动魄;敲鼓震撼五脏六腑,却叫人牵肠挂肚。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之前,苏北大鼓被称为“集胆”,有“无书不成集”之说,每到逢集都有鼓书艺人到场表演,多的一个集镇能到十几个说大鼓的,盛极一时。

  农闲时,鼓书艺人到生产队设场唱书。鼓板一响,远近村庄老少爷们妇女小孩从四面八方聚拢来。他们有的自带板凳,有的倚着大树,有的盘腿坐地,各找合适位置。头戴毡帽的老者背靠草垛,在长烟袋里搓把烟叶,对上火,吧嗒吧嗒,不紧不慢地抽,耐着性子等待进入正题。唱书的却要卖个关子,先讲讲题外话,等吊足了胃口才肯开腔起唱。鸡不鸣,犬不吠,人不语,村野寂静。只有时而高亢裂云,时而婉转低徊,时而如行云流水般轻快的鼓板、唱腔声声穿透寒夜月光,给贫瘠的乡村岁月带来些生趣。

  在成百上千靠说书为生的鼓书艺人中,牛崇祥是一位传奇式的“牛人”,也是苏北大鼓忠诚的守望者。当说书行当从街头巷尾销声匿迹的时候,牛崇祥没有像其他艺人那样另谋出路,而是敲定大鼓不言弃,痴迷一生。他跟刘汉飞一道披荆斩棘扛起苏北大鼓这面大旗,让这一传承了数百年却一度沉寂濒临消亡的曲艺瑰宝重放光芒。2008年,苏北大鼓被确定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牛崇祥是苏北大鼓代表性传承人,现为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江苏省曲艺家协会理事、宿迁市文联委员、宿迁市曲协副主席、宿城区曲协副主席、宿迁市曲艺队队长。

  一代鼓书艺人的执著坚守不懈追求,让宿迁苏北大鼓得以复活和发展,而宿迁以外的苏北大鼓逐渐式微,仅有的几位老艺人因年龄等原因早已不再登台亮相。

曲艺奇才,民间展露头角

  牛崇祥,艺名牛崇光,1963年出生于宿迁井头乡普通农家。他天资聪颖,七八岁时就能听懂大鼓琴书,每逢生产队包晚场,七个队他每场必到,还会跑到外村去听书。

  牛崇祥18岁拜鼓书艺人周伟兰为师。拜师之前老师先听他唱歌,考察嗓音如何;让他背诵唱词,看记忆力怎样。两项通过后,试着教他敲鼓打板,唱小段《杨二郎劈山救母》。牛崇祥回家用旧镰刀截成钢板,在大罐子上蒙塑料布当鼓敲。敲鼓打板与唱词协调一致叫“三眼对”。老师说要学会“三眼对”至少得六个月,没想到牛崇祥六天就学会了。老师根本不相信,等他听完牛崇祥当面表演后大吃一惊,脱口赞道:“你,天生就是吃这行饭的料!”

  牛崇祥是郝祖华山派第二十代,沙门第八代传人。他学的第一部书是《鸡宝山》,开始只学了够唱两小时的书目,之后由师爷接着唱,他必须认真听,模仿师爷的语速、动作、表情,学习下面的内容。

  1979年春节过后,家里用卖芦子的钱给牛崇光买了一辆旧自行车,从此他踏上了说书求生的人生路。

  带着留恋和迷茫,牛崇祥淌着眼泪离开家,一路向北,挨家挨户讨生活。有人见他这么年轻就说书乞讨,很瞧不起,“哐”地一声把门甩上,还从门缝里喊:恁年轻就出来讨饭,丢不丢人?也有人听他唱完一段还想听,让他再唱多给粮食。短短几个月,他尝遍了流浪艺人的苦辣酸甜。

  在新沂石集,有人留他唱晚场。按规矩,唱晚场不能短于三小时,牛崇光就自编几个有趣的小段边唱边讲,效果不错。那天他白天讨到几十斤山芋干,晚上又收到三块钱,心里挺美。

  拨开时间的雾霭,我们仿佛看到一个孤独的身影背着简单行囊,手执鼓板,游走于街巷、村庄,在或鄙视或钦佩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中走过,在精神生活贫乏的年月,洒下一路掺杂忧伤的欢乐记忆。

  后来牛崇祥又从石集一路向南说唱。农历三月十七晚,他在骆马湖畔的湖滨村唱晚场。听说三月十八晓店乡逢会,他决定到街上唱书试试。

  长期在晓店唱大鼓书的是一位姓朱的老艺人。牛崇祥初来乍到,要在这里混营生,按江湖规矩,该拜访老先生打个招呼,可他不懂这规矩。他找个板凳支起鼓,拉开架势就要开唱,朱老先生根本没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艺人放在眼里。牛崇祥这边鼓板一响,人越聚越多。待到开腔一唱,声情并茂,婉转动听,不一会儿朱老先生那里的听众全跑这边来了。牛崇祥拿过三回签(收钱)之后,老艺人拎起大鼓怅然离去。

  三月十九井头乡逢集,牛崇祥又到井头街上去唱。长期在井头唱大鼓的宋姓老艺人也跟晓店街朱老先生一样,被牛崇祥唱得一个听众都没了。

  两天唱垮两个当地鼓书老艺人。消息传开,成为街头巷尾津津乐道的美谈,牛崇祥这个鼓书新秀迅速走红。

业精于勤,坚守鼓书阵地

  虽然牛崇祥说书已有些名气,但对于积淀深厚曲目繁多的鼓书艺术来说,他才学到点皮毛。他到睢宁向师爷胡居千学习长篇鼓书。

  师爷规矩甚严,稍有不顺就得挨打。好在牛崇祥手脚勤嘴巴甜脑子活,师爷一般不打他。只有一次,打得很重。那天他白天帮师爷家干了一天农活疲惫不堪,在师爷说书时坐着睡着了。师爷轮起扇子,照着他脑门就劈下来了,顿时头破血流。听书人大惊,质问胡居千为甚打小孩。牛崇祥赶紧上前解释认错,自此再不敢精神懈怠。

  香自苦寒来,百炼方成钢。为了学到说书艺术,牛崇祥在师爷家什么苦活累活都干,还要忍受各种严苛的规矩。那些年他随师傅师爷走南闯北,到泗县、灵璧、五合、宿州、邳州、睢宁、新沂、泗洪等地学艺。每到一处,只要遇到比他辈分长年龄大的都要磕头,数不清磕过多少头。不管是师叔师兄还是比他年龄小的,只要技高一筹,他都虚心讨教,立志苦修,很快就学会了擂台(打擂比武)、彩台(抛彩招亲)、殿台(辞朝保本)、堂口(告状摆理)和攻山破寨等鼓书曲目。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起步,经过一次次磨炼,一年年积淀,牛崇祥凭着天生一副金嗓子和精湛的说书技艺,将《走马春秋》《无艳春秋》《凌霄汉》《五梅七枪反唐传》《战君山》《九侠戏罗忠》等传统书目演绎得活灵活现、出神入化。经过反复研磨口艺,终于成为名震一方的鼓书说唱名家。

  离开师傅师爷,牛崇祥远赴他乡说书,走街串巷,足迹遍及苏、鲁、豫、皖等省。由于他说书技艺高超,引人入胜,每到一处,其他说书艺人至多坚持半小时就被他唱垮了。为了让别人也挣点钱,他常常主动回避同行艺人。

  从当年乡村集镇上说200场内容不重复,到如今连说600场不重复,我们可以想见牛崇祥在说书上用功之深。这源于他对鼓书艺术始终不渝的痴迷与爱恋。

  上世纪90年代中期,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人们的娱乐方式呈多样化,乡村街头,人们来去匆匆,无心眷顾大鼓琴书,民间曲艺逐渐衰落,说书艺人纷纷改行求生。而牛崇祥却选择了坚守。在人生的大海里,我们不能把握风的大小,却可以调整帆的方向。

  起初他与徐州淮海戏曲王音像公司联手录制鼓书磁带、光碟一炮打响,音像制品畅销苏鲁豫皖及全国各地。后因故跟淮海音像公司分道扬镳。牛崇祥与师兄李全营、师妹周银侠成立了“三仁音像”公司,琴鼓联台,深受听众喜爱。从1992年到2012年,山东和安徽文化音像出版社录制了牛崇祥的《凌霄汉》《刘秀走南阳》《五梅七枪反唐传》《战君山》《无艳春秋》《九侠戏罗忠》等三十多部长篇鼓书,先后出版发行“盒式”磁带二百多万盒,VCD光盘四百多万张全国销售。为使苏北大鼓传统书目不致失传,他花费数年心血整理了苏北大鼓说唱文学本《罗家将》等。

才艺创新,时来柳暗花明

  学在一人之下,用在万人之上。起初把唱大鼓书作为谋生手段的牛崇祥,渐渐有了自己的艺术追求。他酷爱读书学习,数十年苦心钻研,精益求精,勇于创新,在鼓书创作和表演上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不久前,牛崇祥创作并表演的现实题材鼓书《亲妈妈》捧回江苏省曲艺最高奖文华奖——文华表演奖。该曲目已获多项大奖,从2016年,在省市比赛、义演、送戏下乡和宿城区周末书场活动中演出近百场,向社会传递正能量,在观众中引起强烈反响。该故事讲述的是年轻母亲育有两子,长子取名北大,次子取名清华。日常生活中,王桂花处处偏袒北大,即便如此,北大仍不满足,还想把弟弟清华赶出家门。王桂花被逼无奈才说出真相。原来北大是义子,清华才是她的亲生儿。这段鼓书讴歌母亲大爱发人深省,在北大悔恨交加的呼唤声中落幕,催人泪下,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显示牛崇祥在鼓书艺术领域紧扣时代主题开拓创新日臻成熟的创作和表演风格。

  在长期说唱实践中,他发现很多鼓书书目不完整,情节不连贯,难以打动听众。遂去粗存精加以扩充改编,增加细节,刻画人物,再现场景,生发新的亮点。老师教的《战君山》16场,他能唱到80场,《凌霄汉》能唱50场,《无艳春秋》能唱40场。

  传统鼓书多反映历史题材,脱离时代需要,篇幅冗长,听众局限于中老年人。牛崇祥根据形势需要,添加新鲜元素,结合党的政策方针,编一些宣传法制道德的接地气的短小曲目,如《上任第三天》《人间自有真情在》《肉垫所长》等,老少咸宜,颇受赞誉,扩大了传统曲艺形式教化民众的社会效果。

  创新求变是艺术之花常开不败,永葆活力的不竭源泉。在创造中继承曲艺传统,这是苏北大鼓老树新枝绽奇葩的奥秘所在。

  表演上,老艺人多以唱为主,他们有唱书必敲鼓的习惯,否则就会忘词。牛崇祥突破了这道说书藩篱,他逐渐摸索出以表为主,以唱为辅的说唱路线,力求讲清故事、刻画人物、渲染环境。他擅长临场发挥,常常借助富于张力的动作表情,即兴创作。由于平时对书目潜心研究、反复排练,上台后凝神聚气心无旁骛,即使长篇书目,说唱道白他也能脱口而出从不打结。有的鼓书艺人喜欢把精彩唱词一口气唱完,下次再唱只好重复以前,听多了味同嚼蜡,吊不起胃口,而牛崇光总是把好段子分开唱,让人百听不厌。

  牛崇祥唱书吐字清晰,嗓音具有穿透力,南方人也能听得懂。偶尔插几句宿迁方言,诙谐生动,幽默风趣,深受人们喜爱。

  牛崇祥对待唱书极其认真。尽管经过长期磨练驾轻就熟甚至炉火纯青,每次上台前,他依然一丝不苟反复彩排,不敢有一丝懈怠。故此,他说自己从来没败过场子。

  牛崇祥特别注重塑造说书形象,他力避抽烟、酗酒、衣着举止随意等不良的江湖习气,每次上台前都精心化妆,把最优雅最美好的形象展示给观众,否则就觉得是对观众不尊重。离开说书舞台,他依然容貌衣冠整肃,言谈举止有度,没人看得出他是靠嘴吃饭的说书艺人。

  秋至满山多秀色,春来无处不花香。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牛崇祥表演的苏北大鼓频频斩获曲艺大奖,让这支曲艺中的“轻骑兵”愈走愈远。一直作为民间娱乐形式的苏北大鼓,经历漫长的时光淬炼,在牛崇祥艰苦卓绝的努力下,赫然登上戏曲艺术的大雅之堂。这一宿迁特有曲种焕发出奇异的光彩。

  “那刘邦违约鸿门乃小人辈

  那韩信胯下受辱有何为

  别说我还有八千子弟队

  哪一个能胜寡人蛇矛锥……”

  2014年11月4日,湖南常德。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中国说唱文艺学会共同举办的“全国鼓书学术邀请赛”群英荟萃。这是近年来全国规模最大的一次鼓曲盛会。大赛中牛崇祥表演的《虞姬辞楚》大气磅礴,铿锵激昂,抑扬顿挫,字正腔圆,加上他动作潇洒得体,眉眼顾盼传神,唱念做打规范到位,极具感染力,深深打动了现场观众和评委,一举夺魁,捧回金奖,著名评书大师刘兰芳亲自颁奖。

  自2000年《潘科长减肥》获第六届中国艺术节表演奖以来,牛崇祥表演的苏北大鼓捷报频传,真可谓“风景这边独好”。

  2012年《垓下悲歌》获第七届江苏省曲艺节创作、表演、节目三项大奖。2013年11月荣获第五届江苏曲艺“芦花奖”表演奖。2014年6月在第八届中国曲艺牡丹奖全国曲艺大赛获表演提名奖,12月《上任第三天》在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共同主办的“中国梦,我心中的梦”优秀曲艺作品征集活动中荣获一等奖。2015年9月获宿迁市首届金鼎文学奖,11月在第八届安徽曲艺节活动中荣获“安徽曲艺牡丹奖”创作一等奖。2017年9月荣获第三届江苏省文华奖文华表演奖,10月获第三届江苏省曲艺、喜剧小品邀请赛中一等奖,《母爱无疆》受邀参加首届中国东部优秀曲艺节节目展演,11月凭借《花木兰借药》鼓曲再获第七届江苏“芦花”表演奖。2018年2月《亲妈妈》入选中国曲艺家协会第十三届马街书会优秀曲目展演,受到现场专家一致好评;8月在第十届中国曲艺牡丹奖全国曲艺比赛中获“表演奖提名”。10月份受邀参加中国曲艺家协会、上海市法宣办全国曲艺展演;参加全国乡村优秀曲艺节目交流展演;11月以《姑母求情》一举拿下江苏省群众文艺政府奖——第十三届江苏省“五星工程奖”……

  牛崇祥对奋斗了大半生的苏北大鼓充满深厚感情,视之如生命。从当初爱听书学唱书,到如今声名远播荣获全省曲艺最高奖,问鼎全国曲艺大奖,亮相规格最高、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国家级曲艺盛会,得以与国家曲艺界明星大腕同台献艺,充分显示了牛崇祥非凡表演功力和不懈的艺术追求,已绝非昔日走街串巷卖艺时可比。他将苏北大鼓唱到周边各大城市,深受戏曲迷们喜爱。苏北大鼓已成为江苏乃至全国曲艺界重要曲种。它是大美宿迁的一颗璀璨的曲艺明珠。

作者:董振班 韩海涛     责任编辑:张润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