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进艺苑  >  文学

新疆的“库尔班江”杠杠哒~

发布时间:2020-01-15  来源:麦盖提零距离

放大

缩小

左一为库尔班江·阿布都热合曼

  作为麦盖提人,你应该听过这一首歌吧?《库尔邦江,我的兄弟》。这一首歌,歌唱的是一个工作生活在麦盖提的年轻人,他就是麦盖提县库木库萨尔乡库木库都克村党支部书记库尔班江·阿布都热合曼。我喜欢这首歌,一是因为歌曲的旋律带有浓郁的新疆风情,二是因为库尔班江是我的兄弟,我的好兄弟。

  来麦盖提前,朋友给了我库尔班江的联系方式说,库尔班江是一位好干部,在麦盖提团县委工作,离我的工作单位不远,可以互相有个照应。

  我到麦盖提,库尔班江已经不在县城工作,去麦盖提县库木库萨尔乡库木库都克村驻村工作队工作了。这个村虽离县城不远,但因为工作忙,他很少回县城的家。

  2018年年底,我回到山东过年。库尔班江打电话给我说:“姐姐,啥时候回麦盖提?我到喀什接机。”假期结束,他知道我回麦盖提的时候,却说:“姐姐,我找了个司机去接你。我又开始忙了,走不开,不能亲自去接你了。”

  2019年是脱贫攻坚最艰巨、最关键的一年,这一年库尔班江担起了村里党支部书记的责任,他更忙了。

  2019年上半年,我只见到他一次。还是因为他的爱人阿依姑.图尔洪跟我说要晒一节课,打算提前上一遍请我过去听听,临到晒课,她却没叫我去听课,跟我说:“姐姐,你兄弟——我的老公库尔班江,上班的时候晕倒了。医生建议住院,我得去照顾他,没时间备课了。”我跟着她跑到家里,看到挂着药液打点滴的库尔班江,问:“医生不是建议你住院吗?”

  库尔班江看着我说:“姐姐,医生建议住院,但我们脱贫攻坚任务重,事情多,我明天还得上班。”

  我知道麦盖提脱贫攻坚的任务艰巨,基层干部身上的担子很重,他们为了新疆更美好,付出很多,牺牲也很多,我虽然心疼兄弟,也没说什么。

  不久,我请他为山东临沂大学的年轻人安排了沙漠观光和参观探险博物馆的活动。他安排得很漂亮,临沂大学的老师们对他设计的活动很满意。活动结束,我们想和他一起吃一顿饭,说说参观感受,表达对他的感激,但我和山东临沂大学的孩子们却都没能见到他,他说不能离开他的村子。

  暑假,我回到山东,八月中旬,库尔班江打电话说:“姐姐,你又回山东了。我都两个多月没回家了。村里离不开。”我也安慰道“放心吧,姐姐这一次回新疆,我们单位书记安排人接站。”挂了电话,我估算了一下,这个时间离他晕倒的时候大致两个多月。也就是大半年里,除了他晕倒回家挂吊瓶打点滴,没有回过一次家。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库尔班江去县城开会,也三过家门而不入。

  国庆节后,我周末和朋友去库尔班江工作的村子采摘,他见了我说:“姐姐,今年实在太忙了。我离家不到四公里,又两个月没回家了。”因为都忙,我不大和他闲聊,但我从他朋友圈里知道,他上一次回家是8月17日,那天是她老母亲的生日。

  就是我去村里采摘的那个周末,他近七十的母亲做了好吃的饭菜,让三姐给他送到了村里。看见我,老人家解释说:“儿子忙,没空回家。我想儿子,就做好吃的给他送过来。”

  三姐接着话茬,说:“弟弟忙,很长时间不回家。上一次回家,家里的小孩子见了他,不叫爸爸了。”库尔班江听了,无奈地笑了笑。我偷拍了一段视频给他爱人阿依姑发过去。视频里,库尔班江困乏得斜倚在沙发上打着电话,安排学习和开会。视频后面,我给阿依姑留言:我兄弟吃饭就是这个状态。一顿饭六七个电话,全是谈工作。他忙,他累,没空回家,想你们娘俩,你带孩子过来看看。他美丽贤惠的媳妇很快回复我:好的,姐姐。其实,我知道作为小学教师,阿依姑也很忙。有一次,她见到我抹眼泪,诉说工作时间长,经常加班,经常开会。我知道新疆的公职人员,为了新疆安澜美好,付出了很多,他们每个人都是共和国的功臣。

  记忆旅行

  库尔班江的大孩子玉米提.库尔班考到了内高班,收到通知书的时候,库尔班江高兴地给我打电话分享孩子成长的快乐。那时候,我在山东。而我回麦盖提那天,玉米提正好离开麦盖提去内地读高中。我打电话给库尔班江说估计我赶不过去送玉米提了。库尔班江说:“姐姐我也忙,我也没空送他。”

  后来,玉米提在学校上体育课打球伤了腿,他也没去看望。跟我说:“我和他妈妈都走不开。玉米提的班主任陪他住院去了。孩子在内地读书,他们班主任就是他的父母。”

  库尔班江在民族团结方面做得特别好。我这么说不仅仅是因为他和我老家的汉族干部相处和谐,和我这个汉族姐姐相处比较好。更重要的是他关心村里的汉族村民。他们村开展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很扎实。村里有一位汉族村民叫张永喜,老婆残疾,儿子又患病住进了乌鲁木齐的医院,家里特别困难。库尔班江带动村干部又动员发动了其他干部和维吾尔族群众为张永喜捐款12000元,帮扶他度过难关,为这位有困难的汉族村民排忧解难。

  我被库尔班江的一些事感动着,便想写一写我知道的库尔班江。问库尔班江要照片,他给我传过来38张,照片上,在工地、在田野、在蔬菜大棚、在枣园、在村民的家里,他和同事穿着跟村民一样的衣服,不是拿着锨就是拿着镢,分不出哪是村民,哪是干部。最安详的那一张,库尔班江和村民在谈话,我问他那是干什么,他说:“那是调解的现场。”

  ……

  我只会写实,我不会写史。但我希望历史能铭记库尔班江,跟和他一样的新疆所有的公职人员在这个伟大时代的无私奉献,愿新疆安澜,愿我的新疆兄弟和新疆所有的亲人们安澜。

  (作者:刘春玲,民进会员援疆教师)

作者:刘春玲     责任编辑:张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