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进艺苑  >  文学

孟宪华:头顶上有一朵云

发布时间:2020-03-26  来源:

放大

缩小

  一朵云,是一个世界。

  云里住满大地上的所有,哪个是山,哪个是动物,哪个是植物,那个看云的人心里最清楚。一朵云,随时变换着角色,刚才还是一头牛,现在就成了一只狗。一不小心 狗身上丢下的草籽,一眨眼就成了一棵树。树再也受不住风的撕扯,掰下一瓣,出逃。你追着追着它就成弯弯曲曲的溪水,在你目光里潺潺流去。但是任你怎么追,也赶不上云的脚步。

  那个世界像是早就被安排好的,是谁安排的,管它呢,反正与你无关。你只需仰头,追赶自己稀罕的那朵就好了。

  云来的时候,不会给你打招呼。即使走到天边,走成了风云人物,也不会说什么。成不了新闻,就召开记者会,自己宣传。这些云都不会,云只会赶路。

  大风一来,云也会变态,这就是人们所说的风云变态了。谁没有个烦躁的时候,好在这样的时候很少,且没有给人们造成大碍,因此也就没有人去追究。

  白云孤飞,常常有人追上来,委托云带走一些什么。带的最多的就是乡愁,同病相怜嘛,离开父母离开故乡,独自漂泊,意味着每个人都有一段辛酸。那些辛酸,游子们一股脑儿塞过去,也不管云愿意不愿意。到了云身上,竟然成了乡愁的代名词。

  有时候,有些悲伤的人就托云带去一阵眼泪。缠缠绵绵的小悲伤,细雨纷纷,小声打湿蝶儿必经的路;大悲伤却演绎得如此激烈,一出痛哭力透河水,听见山石树木房屋都在哭,直哭得人心惶惶。唉,这雨做的云啊!谁也不能保证下一个就染上你。

  为了一朵云,两个村子在天上打架的事也有,作家豆春明的村子就发生过。我和伙伴们之间也发生过。同时看上一朵云,你想要他也想要,争着争着就打了起来,最后不欢而散,谁也没有捞到好处。云看眼里,却什么也不说。云卷云舒,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

  一朵云在走,没有了路。当你还在为云担心的时候,这云已融入另一朵云,或拐一道弯,继续走下去。就像一个人走着竟然发现此路不通,你只能回头,或者爬墙越过。这个道理小孩都懂。可有些大人就是想不开,不知为什么?即使根本没有路可走了,坐看云起,从那里我们也能学到很多东西。

  云聚在一起,失去了自己。散开,容得了风,又装得下雨。

  在天上,我们能看到无数云, “云来云往”好不热闹。但是,只有自己喜欢的才是最爱。朋友如云,飘来飘去能伴你左右的又有几个?一个人心情态度随时都会变来变去,何况是云呢?

  可是,一 朵云只要从你的视野里走出去,就不属于你了。大风的声音刚过,一笔一画地伺候你的那云,就跑得无影无踪。被你拢在天幕上的白马,从思念里跑到了梦外。无论你怎么不愿意都无法改变它的行踪。

  跌岩与起伏,云就在你的双眸辗转,把你的梦做成秋天的葡萄、撒欢的羊羔和那朵慈眉目善的雪花……

  一朵白云与黑云擦出了爱情火花,亮一道闪电,用天空的土语,告诫人间,光阴犹如白驹过逝。

  一茬又一茬,顺着时光走到天边,又从天边走回来,却从没有停下的意思。命运之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而云仿佛是生息不灭的野草,春风一来就绿满大地。

  风云突变,也是有的。如果没有人不惹老天生气,老天怎么会调集那些黑云来压?一场大雨,一次洪水,拨动世人破坏生态的那根生锈的弦,有时还加上一两声怒吼,劈死棵树或者劈死个人来震一震那些胡作非为、丧尽天良的人。

  云,没有国,没有王,没有警察与小偷,也没有枪炮与战争。所以,云自由自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但你知道,云在选择,像极了一场酝酿已久的昙花,要在一个阒寂无人的夏夜开放。现在的云,在我们村庄的时间越来越少了,难道像我们村的年轻人一样,厌倦了种地都去城里打工去了?我去过省城,看天上的云还没有乡村的多,怎么回事?

  忽有疼痛心上过。这让人敬畏的云啊,它在天上飞着,在澄明的洁净里摆着。无数的路可通向它,你却永远也不能抵达。你只能,引颈相望。

  作者简介:孟宪华,曾在《人民日报》《诗刊》《星星》《散文诗》《散文选刊》《常青藤诗刊》(美国)《葡萄园诗刊》(台湾)等多家报刊发表诗歌和散文1000余次及获奖百余次。著有诗集《掌上的心》《时间密码》《纸上城邦》。现为《杨柳青》杂志责任编辑。 

作者:孟宪华     责任编辑:张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