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简史

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  民进简史  >  第四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附录

后记

第二节 参加第二条战线的斗争

《声明》并深刻揭露了伪宪法的反动性,指出:“宪法为国家的根本大法,应在和平统一的环境中,由全国人民以自由普选的方法,选出真能代表人民利益的代表,由全国各党派一致参加,共同制定,才有它的尊严性和有效性。这次片面召开的‘国大’?其代表或为十年前一党所选出,或为最近一党所指定,既非基于今日自由普选而产生,又非根据政协整个的政治妥协而成立,根本不能代表今日的民意,当然不能为全国大多数人民及各民主党派所承认。……这一宪法的产生基础及其基本精神,彻头彻尾是反民主的、反政协的,其根本目的又在于利用这一所谓‘民主宪法’作为战争的武器,藉以伪装民主,对付异党,扩大战争,重苦人民。违反政协决议的执政党,今后将以‘护宪’的统帅自任,讨伐并肃清一切‘违宪反宪分子’,制造无穷的祸乱和纠纷。所以这种宪法,不仅其产生的基础和基本精神是反和平,反民主的,就是它的作用也是反和平,反民主的,”“当然不能为全国大多数人民及各民主党派所承认。”《声明》还表示,我们坚决主张:“立即停止战争,恢复和平,根据政协决议的精神和原则,重新召开‘政协’会议,成立真正民主统一的联合政府,制定新选举法,实行全国普选,选举真正的国民代表,召开和平团结的国民大会,制定真正的民主宪法,以作全国人民及政府共同遵守的准绳。”

伪国大之后,蒋介石为装点门面,摆出了一副愿意实现和平的样子。1947年1月,上海市政当局唆使几个工商界的头面人物和一些参政员,在上海发起所谓的和平运动,替蒋介石摇旗呐喊。民进当即识破了这一阴谋,于2月2日发表《对于上海和平运动的宣言》予以无情揭露,指出国民党这样做是想蒙蔽一般人民的耳目,《宣言》说:“和平,无疑地为全国同胞极端的需要,但也决不需要乔装和暂时的和平”,“乔装和暂时的和平,只是替好战的制造更激烈的大战的准备做障眼”,“不过是替好战的撑个场面”。《宣言》表示,只有实现真正的民主的政治和经济,才能实现真正的永久的和平;,而这种和平应是整个国家的完整的和平,和平的实现,权力操在人民手里。《宣言撮后呼吁全国人民:“广大地结合起来,为争取和平而奋斗!”

但国民党依然一意孤行。4月间,他们把国民党的外围政学系、青年党、民社党的头目及某些无党派的政客拉入政府,给他们戴上了国府委员、部长的桂冠后,即宣称政府已经完成“改组”,已经“还政于民”,开始“三党宪政”。这些花招,丝毫掩盖不了他们政权的反动实质。4月25日,民进理事会发表声明,揭露并谴责国民;党的所谓改组政府及其“施政方针”的反动性和虚伪性。

民进上述的这些斗争,表现了中国民主促进会对中国革命的深刻认识和为争取全国真正和平民主的坚强决心。

反对蒋介石的独裁统治

蒋介石在发动内战的同时,在国统区内不断制造白色恐怖,加强其法西斯独裁统治。

1946年8月和10月,代表人民呼声的进步刊物《周报》、《民主》相继被国民党当局查禁。在此之前,这两种刊物就不断遭到电话恫吓,甚至刊物被撕毁、扣发。国民党想以禁封进步刊物来切除公众的发言器官,制造无声中国的伎俩,激起了人民极大的反抗。民进领导人立即连续撰文表示强烈抗议。马叙伦先后写了《〈周报〉被勒令停刊了》、《周报!总会有再会的日子》、《民主是禁封不了的!》、《民主还是封禁不了的!!》等文章,愤怒谴责当局禁止人民自由发表言论,指出报章刊物可以被勒令停刊,“但是我们的口,我们的手,除非叫我们上断头台,进集中营,是封不了拉不住的。我们还得要说要写,就是把我们送上了断头台,我们的精神是不死的;把我们送进了集中营,我们心上的民主还永远刊着。”周建人、郑振铎、许广平、叶圣陶等也分别在《民主》、《周报》及《文汇报》等杂志报刊上发表文章。lo月10日,马叙伦、王绍鍪、周建人、郑振铎、许广平、徐伯昕、董秋斯、柯灵、唐殁、冯宾符、罗稷南以及上海各界知名人士郭沫若、沈钧儒、茅盾、叶圣陶、柳亚子、梁漱溟、胡厥文、吴耀宗、史良、章伯钧、章乃器等三十九人联名发表文章,尖锐指出,政府在“加强实施登记管制”的幌子下禁封刊物,这是“扼杀人民的言论自由”,“我们愿意忠诚地奉告:人民的口是终归封锁不住的,文化是终归虐杀不了的”,文章呼吁“全体人民一致起来争取人民所应有的自由的权利”,充分表达了他们不畏强暴、誓与国民党斗争到底的坚强决心。

1946年8月,上海有关当局密令各大中学校:将参加6月23日反内战大会和示威游行的学生,以“行为不合”的罪名勒令退学。仅之江大学一校,“成绩单发下,应退学者二百多”,这一卑劣行径,又一次激起上海人民的极大愤慨。许广平、周建人等相继在《民主》和《文汇报》上发表文章,强烈抗议政府当局无故开除学生、镇压学生运动,并呼吁教育界人士“不要为当前不死不活的教学生涯苟活下去,把教育者、教育家的真精神拿出来,正义之火举起来。”使广大学生和教师受到很大的鼓舞。

为了保障人民言论、出版、集会等基本自由权利,11月9日,民进和上海各界群众团体一起,在沪发起成立了“国际人权保障会”。马叙伦被选为该会理事。

但是蒋介石无视人民的呼声,继续加强法西斯统治。1947年2月9日,上海政府当局又一次指使特务暴徒镇压群众运动,制造了震惊全国的“二九劝工大楼血案”。抗战胜利以后,美帝国主义以“援华”为名,在中国大量倾销剩余物资,向中国人民转嫁危机。上海市百货业职工为此发起“爱用国货、抵制美货”运动。2月9日,上海市第三区百货业工会邀请上海各界代表在南京路劝工大楼召开筹备大会,参加大会的有四、五百人。大会刚开始,一群国民党特务、暴徒手持铁尺、榔头,和手枪冲进会场,一声喊打,顿时棍棒乱舞,血肉飞溅。百货业工会的梁仁达当场被暴徒打死,近百人被打得头破血流,参加大会的郭沫若、邓初民等也险遭不测。惨案发生后,全市、全国哗然,民进立即与上海各人民团体组成“二九惨案后援会”,马叙伦,王绍鏊及沈钧儒、章伯钧、张纲伯等五人被推为后援会主席团。民进并发表《为“二九”惨案宣言》。《宣言》愤怒指出:

在“明是非”的训条底下,一国最大都市的上海,上海热闹中心的南京路,发生了“爱用国货抵制美货”的发起人、市第三区百货业职业工会会员,被不明身份而带有铁尺、铆头、还有手枪的人们的毒打,受伤的几十个,死了一个,这成什么世界?我们要问这时代上海市有政府没有?

更可惨的,从开始打到终了,经过40分的时间,攻府像煞没有闻见,打到伤了人,死了人,凶手整队扬长地走了,政府却出动人马来拘捕被打伤的人们。

从这样的事实来说,只要稍有常识的人,就有一个断案,打伤人打死人的责任,是凶手直接负的,但是政府也逃避不了责任,严格地说,他还有嫌疑。

15日,“二九惨案后援会”招待上海各界及新闻记者,报告“二九”惨案真相。马叙伦在会上发表演说,声明要把本案的是非辩明勺,并彻底要求人权保障。18日,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发表了由民进主稿的《宣言》。《宣言》指出:“2月9日南京路劝工大楼因提倡国货而发生的大惨案,不仅是去年重庆较场口事件的重演,而且是一年来反动派一连串蹂躏人权的事件中最大胆的最赤裸裸的表演,”这一惨案“无疑是反动派事前有计划有组织的行动,”“全上海的市民,全中国的同胞,都应当从这次劝工大楼的惨案中,认识今日上海统治者及中国统治者的反民主反人民的真面目。”《宣言》呼吁:“我们大家今后要更紧密地手拉着手,一致团结起来,以人民自己的力量来提倡国货,保障人权,并争取和平民主的全部实现尸

反对美国政府的侵华政策和美军暴行

国民党准备和发动内战的过程,也就是把中国变为美帝国主义的独占殖民地的过程。国民党要发动内战,就必须取得美帝国主义的支持,为此不惜拍卖国家主权;而美帝国主义想扩张侵略势力,也需要傀儡政权,因此它乐于支援蒋介石进行内战。他们互相勾结,互相利用。

抗战胜利后,美国政府即奉行扶蒋反共的对华政策。日本一投降,蒋介石以接收敌占区为名,让美军替代日本占驻了青岛等处的海空军基地。作为交换,美国政府帮助国民党运送内战军队,同时向中国倾销战后剩余物资,在经济上为蒋介石输血。在经济援助的背后,美国政府从蒋介石那里索得了中国全部的航空权、长江等内河航行和沿海航行权。蒋介石和美国政府就这样互相利用,互相勾结,把中国拖入了内战深渊,使中国沦为美国殖民地的严重境地。他们的行径,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无比愤怒。反对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维护国家主权的爱国斗争,在全国各地不断掀起。民进也以积极战斗的姿态,投入了这场斗争。

马叙伦、周建人、郑振铎、许广平以及沈志远、梁纯夫、罗稷南等人接连在《民主》、《周报》、《文汇报》等报刊上发表文章,谴责国民党政府出卖国家主权,反对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马叙伦在他的一系列文章中说:“美国的对华政策,一是要把中国做成他对苏联战争的基地,二是要中国做他生产剩余的市场,”他们达到目的的手段是帮助国民党政府打中国共产党。“中国的好战者没有美国好战者替他撑腰,中国的内战打不起来,就是打一阵子,也支持不下去,”“中国的内战,已证明美国是实际参加的。”马叙伦还指出:凡帝国主义没有不是侵略的,不过侵略的方式和技术有不同,方式有文化、经济或武力,技术有聪明、愚蠢、强硬、温和。现在美国对中国则是三种方式并用,强硬和“聪明”结合,“他利用帮助接受日本投降,得了契约上的保障,海陆空军都进入中国;利用租借法案,物质——包括武器输入中国;代为训练陆军、建立海军、组织空军,就把中国的海陆空军权都入了他的掌握;最近还订了价值八亿多的战时剩余物资卖给中国的契约,一方面帮助他在中国的武力加强,一方面还捞了本钱回去。这是从前清鸦片战争以后在中国被侵略史上最重要最惨酷的一页。”马叙伦揭露说:“这种国家道德丧尽有忝文明的行为,十足表现了资本帝国主义狰狞的面目”,“中国的‘炎黄子孙’只有绝对的反对”,他指出,蒋介石“把外国军队请进来,就是引狼入室,就得负丧宅权辱国体的责任”,他还说,美国政府和国民党反动政府签订的“不经过人民通过的种种明或密的条约,将来会和日本与袁世凯订的二十一条密约一样地遭到人民的否决”。马叙伦站在中国人民的立场上,疾呼:“美军必须立刻退出中国厂“外国军队驻在我们国内,是对我们国家的威胁,是我们人民的耻辱,我们为保护主权,维持国体,恢复我们国家新得的国际地位,我们必须立刻叫美军退出中国。”9月23日至28日,包括民进在内的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等十团体,为响应美国35个城市举行的“美军退出中国周”,先后举行招待会或座谈会,坚决要求美国撤退在华驻军。

但是,美蒋反动派为了各自的利益,毫无改辙之意,反而进一步加紧勾结。1946年11月4日,国民党当局和美国反动政府签订了新的丧权辱国的《中美商约》。根据这个条约,中国的领土、领海、领空主权,中国的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全部都向美帝国主义开放,而且美国人在中国享有比中国人更多的优惠特权。这是历史上空前的卖国条约。中国人民坚决反对《中美商约》,把它叫做“新二十一条”,把11月4日叫做国耻日。13日,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发表对于《中美商约》的《声明》,坚决反对国民党政府签订的这一丧权辱国的新的不平等条约。《声明》指出:照这个条约今后中国在经济上将完全变成美帝国主义的殖民地,在政治上也必然受美帝国主义的支配,“因此我们坚决地要求废除或修改这个新的不平等条约,并反对今后签订任何同样的新的不平等条约。我们迫切地呼吁全上海市民和全中国人民一致起来要求废除或修改这个不平等条约,重新为‘废除不平等条约’而努力奋斗,以期达到国家独立和民族解放。”《声明》最后指出“中国人民可以从这个条约的签订得一新的教训:在民主政府没有实现之前,国家独立和人民利益是毫无保障的”,为此,我们必须在更大规模上开展争取和平民主的运动,“只有实现了真正的民主政治,由人民自己掌握了国家大权,才能废除这个新的不平等条约。”

国民党政府的卖国行径怂恿了美军在中国土地上的为非作歹。他们在所驻之地耀武扬威,无恶不作。任意殴打枪杀平民,强奸妇女,抢劫财物,肆意践踏我国的法律法令。据不完全统计,从1945年8月至1946年底的17个月中,美军在华暴行事件至少在三千八百起以上。全国各地不断掀起反对美军暴行的爱国民主运动浪潮。1946年12月24日发生在北平的美国士兵强奸北大女学生的事件,使反对美军暴行的爱国民主运动达到了一个新的高潮。

12月29日,民进和上海人民团体联台会等11个党派团体,发表了抗议美军暴行的联合声明,愤怒指出“美军驻华以来,种种暴行,屡见不鲜。而且变本加厉,竟在北平强奸女生侮辱妇女,群情激愤,莫可言状”,“美军一日不去,暴行即一日不止”,强烈要求美军“立即退出中国,以平民愤而绝后患”。在北平燕京大学任教的雷洁琼,积极参加北平学生反对美军暴行的运动。12月30日,她在北大学生的集会上登台发表演说,抗议美军暴行,支持学生的爱国行动,使广大学生受到鼓舞。1947年1月5日,马叙伦在《文萃》发表《美军在华暴行的责任》的文章,进一步指出“只有打败了的国家,或者做了人家殖民地的国家,这个国家里才会有人家的军队驻扎着”,“美军的到中国,据美国方面说,是得到中国政府同意的”,那么我们要问政府:你们“是不是认为中国是被打垮了的?是美国的殖民地?”文章说,“我们认为直接奸淫、杀戮我们的子孙、兄弟、姊妹、妻女的是美军,间接奸淫、杀戮我们的子孙、兄弟、姊妹、妻女的是我们的政府。如果追究责任,那就要反过来说,间接负的是美军,直接负的是我们的政府!”“我们想要子孙、兄弟、姊妹、妻女不被美军杀戮奸淫,自然该全国起来反对美军驻华,要求美国撤退他驻华的美军。但是我们应该明白他们是中国政府同意了宋的?他们是我们政府请来的,我们还得向我们政府交涉,要他负美军杀戮奸淫我们的子孙,兄弟、姊妹、妻女的责任。”

国民党当局对全国出现了反对美军驻华抗议美军暴行的运动十分恐惧,采取了高压政策。3月初,北京军政当局出动大批军警搜捕学生和进步人士,二干多人遭逮捕。南京、重庆、武汉、上海等地也相继发生类似情况,消息传来,民进理事会立即发表宣言,抗议当局的新罪行,要求政府迅速释放一切无辜被捕同胞,停止一切侵害人权自由的暴行,并表示全力声援各地被难同胞,团结各地力争人权自由的力量,扩大人民求生的自卫运动。马叙伦还发表《人权保障与保障人权》的专文,号召团结力量,争取人权,保障人权。

反对美国政府的侵华政策和反对美军暴行的斗争,与反对蒋介石独裁政权的斗争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中国第二条战线斗争的一个新的高潮。民进在这条战线上的光荣史迹,表现了它对中国革命的积极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