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简史

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第一章 中国民主促进会的创建

第二章 投入爱国民主运动

第三章 “六二三” 反内战大会和南京下关事件

第四章 参加第二条战线的斗争

第五章 在白色恐怖下坚持斗争

第六章 参加筹建新政协 建立新中国

第七章 为恢复国民经济献计出力

第八章 在过渡时期的稳步发展

第九章 在曲折中经受考验

第十章 恢复活动

第十一章 拓宽工作领域 实现工作重点转移

第十二章 全面开创民进工作新局面

第十三章 为坚持和完善我国的基本政治制度而努力

第十四章 坚定不移地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

第十五章 实现跨世纪的政治交接

第十六章 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作出新贡献

附录

后记

第三节 上海爱国民主运动的兴起

  上海是我国最大的工业城市,上海人民具有光荣的爱国革命传统。抗战期间,上海成为沦陷区,400万市民惨遭野蛮的烧杀掠夺,失去了尊严和自由。抗日战争胜利的消息传来,上海人民奔走相告、鞭炮齐鸣,被贫病折磨的马叙伦此刻精神振奋、欣喜若狂,他即兴吟诗,以书豪情,诗中写道:

  八载无欢伏海疆,自惭贫病辟戎行。

  乍闻二尺传书至,喜动衰颜自觉狂。

  这首诗反映了上海人民要求和平民主的迫切愿望。

  但是,蒋介石一心想消灭共产党,维持他在中国的独裁统治,而国民党“接收”大员“光复”上海的种种恶行,更使上海人民感到失望和愤怒。

  国民党集团到上海的“接收”,首先给人民带来的是经济上的巨大灾难。“接收”大员开到上海,第一件事就是抢票子大发国难财。以“四大家族”为首的中国金融寡头,以统一货币为名,规定以二百兑一的比率,一律将伪币(中储券)兑换成法币。其结果是人民的膏血直接倾入“四大家族”和“接收”者的私囊,货币贬值,物价飞涨,仅一月之内,生活指数上升五倍以上。战后上海工厂停工,经济萧条。“接收”大员不但不恢复生产,反而勾结美帝国主义,让其大量倾销剩余物资,摧残民族工业。至10月底,全市90%的工厂停工,受失业与半失业影响的劳苦市民达160万至200万之众,几乎占全市人口的一半。

  国民党的“接收”还给上海人民带来了政治上的歧视和压迫。8月17日,日本帝国主义正式宣布投降后的第三天,蒋介石就密令大汉奸周佛海为“上海行动总队司令”,要他“负责维持地方秩序”,防止“市民滋肇事端”,完全把人民当作敌人对待。相反,他们对日本侵略者却百般抚慰。国民党在上海为日本人设立“集中区”,“在集中区的日本人受到异常周全优渥的保护”,“昔日的掠夺者们满箱满笼、满捆满载的卡车一辆一辆往集中区搬去,八年间一切的抢劫掠夺霸占的行为竟然合法化了,事实化了。当上海人民衣食不周,饥寒交迫时,这些失败的‘公民’竟有鱼有肉,无忧又无愁”。更令人发指的是,在国民党的指使放纵下,这些侵略者居然“仍拿着武器,在吴淞和城外一带,大声喝叫地检查行人”,继续在国人头上作威作福。而国民党政府却要沦陷区人民发扬所谓“大国民风度”,不准对侵略者以牙还牙。更有甚者,国民党当局还无理地剥夺上海人民言论、新闻、出版等基本自由权利。9月8日,国民党中宣部上海特派员宣布,今后上海的一切报章杂志,未经中央“核准”,一概不准发行。10月1日,在国内外舆论的强烈谴责下,国民党政府被迫宣布废除抗战时期在全国实行的“战时新闻检查法”,但又明令“收复区尚须暂缓执行此决定”,对上海报纸继续实行法西斯的“战时新闻检查法”,至12月,上海一些进步报纸被开天窗的事,仍屡屡发生。

  随着“接收”大员到上海的,还有美国士兵的横行霸道、美式吉普的横冲直撞、美国军舰的耀武扬威、美国飞机的隆隆轰鸣以及各种美国商品的不断涌入。国家的主权被分割,民族的尊严被践踏。

  所有这一切,使刚从日寇铁蹄下解放出来的上海人民,又一次蒙受巨大的屈辱和苦难,使他们重新陷入暗无天日的悲惨境地。

  上海人民在苦难中逐渐觉醒。国民党军队违反停战协定、悍然向解放区大规模进攻的事实,昆明学生血的教训,“接收”大员的所作所为,使上海人民认识到,蒋介石内战、独裁、卖国的反动政策,是上海四百万同胞和全中国人民重新陷入苦难深渊的根本原因,也是陷国家于分裂,不得安宁的根本原因。为了国家前途、民族希望,为了自己的生存,人民必须立即行动起来,反对蒋介石的反动政策。因此,一场反对内战、反对独裁、反对美帝国主义干涉的群众性爱国民主运动就在上海迅速展开了。工人发动工潮,学生举行罢课,各界群众纷纷集会,抗议国民党政府的倒行逆施。

  随着运动发展的需要,代表人民正义呼声的进步报刊杂志如《周报》《民主》《文萃》《昌言》及《文汇报》等,冲破当局的封禁,先后创刊发行。文化界的进步民主人士通过这些刊物,大量发表文章,抨击和揭露国民党当局的种种弊政和罪行,鼓吹民主和平,鼓励群众起来斗争。文化界民主人士的宣传鼓动,有力地推动了上海民主运动的发展。

  在此期间,斗争的实践使各界群众和爱国民主人士认识到,为了更有力地向敌人进行斗争,有共同目标的志士仁人应该团结、联合起来,结成团体,依靠集体的力量与敌人展开斗争。于是各界群众纷纷发起成立各种社会团体和组织。工商界成立了各行各业的工会,学生成立了“上海大中学生联谊会”,教师组织了“小学教师联合进修会”“中等教育研究会”,妇女界组织了妇女联谊会,文化界也成立了联合会。这些团体组织如雨后春笋,充满了生机,成为当时上海爱国民主运动蓬勃发展的一个重要标志。正是在这样的形势下,中国民主促进会历史地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