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简史

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第一章 中国民主促进会的创建

第二章 投入爱国民主运动

第三章 “六二三” 反内战大会和南京下关事件

第四章 参加第二条战线的斗争

第五章 在白色恐怖下坚持斗争

第六章 参加筹建新政协 建立新中国

第七章 为恢复国民经济献计出力

第八章 在过渡时期的稳步发展

第九章 在曲折中经受考验

第十章 恢复活动

第十一章 拓宽工作领域 实现工作重点转移

第十二章 全面开创民进工作新局面

第十三章 为坚持和完善我国的基本政治制度而努力

第十四章 坚定不移地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

第十五章 实现跨世纪的政治交接

第十六章 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作出新贡献

附录

后记

第一节 围绕旧政治协商会议的斗争

  民进成立后,立即以积极战斗的姿态,投入到反对内战、反对独裁、反对卖国的爱国民主运动中去。

  针砭旧政协

  1946年1月10日至31日,政协会议在重庆召开。参加者有国民党代表8人,共产党代表7人,民主同盟代表9人,青年党代表5人,无党派人士9人,共38人。召开这次会议是国共双方在重庆谈判时商定的。①当时社会上一些人对这次会议抱有很大希望,但民进领导人清楚地认识到,不经过同国民党的斗争和较量,国民党是不会轻易答应人民的要求的,因为它根本没有诚意。但是既然要开会,则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支持参加政治协商会议的共产党,同国民党进行斗争,尽可能使会议取得积极的成果。因此民进对这次会议采取了既冷静又积极的慎重态度。在会议召开之前,民进理事马叙伦、郑振铎、周建人、张凤举等就纷纷撰文,②表示对会议的关注和希望。他们指出,要取得会议成功,必须了解民意,尊重民意,应顺时代潮流,尤其是执政的国民党应当首先无条件地还政于民,实现民主政治。他们对这次会议由国民党蒋介石召集主持表示担心。马叙伦尖锐地指出,国民党对此次会议早已作了种种规定和限制,把其他与会代表当成客人,自己则以主人自居,这根本就不是平等协商,国民党的目的,是想让政治协商会议“做他的猫脚爪,借此叫中共放下武器,和赶快召集原有的国民大会来替他捧场,再借宪政的招牌保持一党专政的实权,仍还是挂羊头卖狗肉!”他说,为了使会议真正成功,首先就“必须把政治协商会议的地位变客人做主人,把它的性质也变做最高政权行使机构”,同时“揭出索政的鲜明旗帜”,并在此基础上组织全民政府,商讨建国方案,如果这几件事不能在会议开始时就办到,那么会议应该“立刻停止”,“使全国更明了国民党无还政的诚意。”③当时国民党为孤立共产党,操纵会议,在代表名额问题上大做文章,他们拉拢民盟的企图遭到失败后,更加紧了对社会贤达(即无党无派者代表)的收买和胁诱。马叙伦等对国民党的这一手早已看透,他们在文章中大声呼吁参加政协会议的无党无派者代表:“你们做了四万万多无党无派的我们的代表,你们应当服从我们的意志,把我们的意志做你们应付的标准”,我们的意志就是“要实现真正的民主政体”,“要立刻取消一党专政”;他们并告诫说,诸位代表“切不可胡乱作左右袒,切不可作执中无权的子墨”,一定要认清形势,掂量肩上的担子,“不要让他(指国民党)再拖延了。”④马叙伦、郑振铎、周建人等人所造的舆论,对共产党在政协会议上同国民党进行斗争是有力的支持。

  1月l0日,政治协商会议在重庆开幕当天,民进在上海也召开会议,专门研讨对政治协商会议的立场态度。11日,民进发表《给政治协商会议建议书》,公开表明对政治协商会议的希望和要求。《建议书》指出,这次政治协商会议“已不是国共(两党)的协商会议,而是各党各派及无党无派的全国人民代表的协商会议”,“责任实很重大”,民进希望这次会议“一定更是挽回危机打开僵局的会议,一定更是解决一党专政,奠定民主政治,捩转整个中华民国历史的革命会议”,为此民进呼吁全国人民“运用一切力量,来促其成功”,以此为契机,“产生一个崭新的真正民主的中华民国”。为达此目标,民进“以人民的立场”,向政治协商会议提出了组织举国一致的民主政府,政治协商会议代行正式最高权力机构职权,原有国民大会代表应宣布无效、重行选举,修改“五五宪章”,⑤绝对保障人民一切自由,各党党费应由各党自行负担,发展民主化的经济等七项具体建议。

  1月21日,民进又与上海小学教师联合进修会、中等教育研究会等团体联名向政治协商会议提出立即停止内战、国大代表必须重选等四项建议。在此期间,民进主要领导人马叙伦等,继续在报刊杂志上发表文章,揭露蒋介石在会议中耍弄的花招,鼓励参加会议的其他党派团体和无党派爱国民主人士坚持原则团结战斗,争取会议的成功。⑥

  在中国共产党和其他爱国党派、爱国人士的努力和斗争下,会议最后取得了一定成果。这次政治协商会议经过激烈的斗争,终于通过了和平建国纲领、关于军事问题的协议、关于国民大会的协议、关于宪法草案问题的协议、关于改组政府的协议等五项协议。按照政协决议,真正的国民大会应当是在全面停战的和平条件下,由改组后的民主联合政府召开。

  对此马叙伦等也作了恰如其分的评价,指出会议“有成功之处,也有失败之处”,“虽然有了成果,但是和我们的希望距离还远”,他们特别提醒全国人民,目前“民主基础人权的自由还是不曾兑现,特务还是不断地表示他们工作的紧张,我们不能不怀疑到国民党还有什么法宝作最后挣扎”,因此民主运动的责任“不但不曾解除,而且加重了”;他们还尖锐地指出,现在人民需要的不是宣言,“要的是实践,要的是事实”,“为政不在多言,惟力行如何”,因此强烈要求国民党拿出实际行动来,呼吁全国人民监督国民党不折不扣地执行诺言和决议。⑦

  但是,蒋介石反共反人民的顽固立场不变,使政治协商会议的决议成了一纸空文。1946年11月15日蒋介石集团在南京单方面召开了“国民大会”,遂使政协解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