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简史

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第一章 中国民主促进会的创建

第二章 投入爱国民主运动

第三章 “六二三” 反内战大会和南京下关事件

第四章 参加第二条战线的斗争

第五章 在白色恐怖下坚持斗争

第六章 参加筹建新政协 建立新中国

第七章 为恢复国民经济献计出力

第八章 在过渡时期的稳步发展

第九章 在曲折中经受考验

第十章 恢复活动

第十一章 拓宽工作领域 实现工作重点转移

第十二章 全面开创民进工作新局面

第十三章 为坚持和完善我国的基本政治制度而努力

第十四章 坚定不移地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

第十五章 实现跨世纪的政治交接

第十六章 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作出新贡献

附录

后记

第三节 南京下关事件

  上海人民团体代表团晋京请愿和平的行动,使国民党当局极为惊慌。在请愿团组建后不久,国民党中统局就向国民党中央秘书长吴铁城汇报,吴铁城指示:“要设法阻止代表团来京”,据此中统局作出部署:第一,在上海车站扣发车头,或不发车;第二,在镇江组织人力,假借“苏北难民”的名义,拦截代表,使其返沪;第三,代表到南京,不准出站,进行围攻,逼使返回上海。上述三项“任务”均指定专人负责。

  “六二三”反内战大会当天,上海当局一方面唆使一小撮喽啰打着“上海学生反内乱大同盟”“上海工人反内乱大同盟”的旗号,公开破坏反内战大会和反内战大游行,同时又按照中统局的方案,阻拦和平请愿代表乘坐的列车发车。在这一阴谋被揭破后,他们又卑劣地实施下一步计划,终于酿成了震惊中外的南京下关事件。

  从上海到南京不过300公里的路程,火车正常行驶5个多小时即可到达。但是由于国民党特务制造的重重障碍,上午11时开车,直到晚7时才抵达南京下关车站,足足行走了8个多小时。

  上海人民代表乘坐的列车开出后,代表们就受到了暗藏在列车上的国民党特务的监视。开车不久,就有几个冒充列车员的特务要代表团人员写详细履历,说是要对代表团“特别保护”。经大家严辞质问他们见势不妙,就灰溜溜地走了。列车经过苏州、常州时,一小撮特务有意上车来纠缠,撕掉了车厢里的所有标语口号,换上了他们预先准备的反动标语。到达镇江时,忽有几个身穿蓝色纺绸衫、脸色红润的人上前,自称是“苏北难民代表”,指名要找马叙伦,要他下车“抚慰”“苏北难民”,并要代表团答应到南京后不向“政府”请愿而向“共产党请愿”,否则他们就卧轨,不准列车开行。代表团识破了他们的阴谋,一方面向他们说理,一方面发动全车旅客和他们斗争,最终摆脱阻拦,继续前行。由于特务的纠缠,列车在这里滞留了两个小时。

  晚上七时,列车到达南京下关车站。停车后,民主同盟代表叶笃义及先期到京的代表团秘书长罗叔章等上车欢迎代表团,几位新闻记者也上车进行采访。代表团成员鱼贯下车后,早有大批伪装成“群众”的国民党特务在这里“等候”,另有部分宪兵则在车站各入口处布岗。几名所谓的“苏北流亡青年”上来纠缠,代表穿过站门时,一群自称“难民”的暴徒蜂拥而至,人丛中口笛一响,“打,打!”喊声四起,数百人一拥而上。代表团被暴徒团团围住,在旁的军警“视若无睹,听之任之”。暴徒的目标是对准了代表团团长、年过花甲的马叙伦。他们按照预谋把代表分割成两部分,将马叙伦及跟在后面保护他的雷洁琼、陈震中、陈立复和前来接站的民盟成员叶笃义、《新民报》记者浦熙修、《大公报》记者高集等推进候车室,其他代表则被堵在西餐厅。在推拉过程中,代表的手表、现金、钢笔、提包等被暴徒“洗劫一空”,衣服也被撕破。代表要求打电话,宪兵告知:“电话线已被切断,不能打。”宪兵们守住候车室大门,不让代表出去,而让“难民”闯入对代表进行围攻。他们高喊“打倒共产党”,并无理提出,要么马叙伦等与他们一起去见周恩来向共产党“请愿”,要么立即回上海。这时阎宝航从西餐厅跑来与“难民”谈判,他们又乱叫“共产党放下武器”,不让阎宝航讲话,并要阎宝航“跪下”。阎宝航坚决拒绝。这时喊声四起,叫嚣要“马叙伦出来!”石子如雨点飞来砸向马叙伦、阎宝航等人身上。车站里已聚有2000多人,所谓难民还在陆续增加,而宪兵却不断减少。晚11时,代表被围攻已近5小时了。这时,忽有一位穿白衣者“高声发令”,特务暴徒穿破候车室的窗户,进入室内大打出手,顿时桌椅、汽水瓶、木棍一起飞向代表。阎宝航和雷洁琼掩护马叙伦,拼力挡住暴徒,结果马叙伦还是被打成重伤。雷洁琼头部遭重击,胸部被重物击中,手中提包里有代表团各种文件,暴徒要抢,她死死抓住不放,结果手臂被抠伤。阎宝航遍体鳞伤,血迹斑斑。学生代表陈震中受伤最重,被打时曾有人扼其喉管,险些致死。叶笃义、浦熙修、高集也均被殴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