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简史

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第一章 中国民主促进会的创建

第二章 投入爱国民主运动

第三章 “六二三” 反内战大会和南京下关事件

第四章 参加第二条战线的斗争

第五章 在白色恐怖下坚持斗争

第六章 参加筹建新政协 建立新中国

第七章 为恢复国民经济献计出力

第八章 在过渡时期的稳步发展

第九章 在曲折中经受考验

第十章 恢复活动

第十一章 拓宽工作领域 实现工作重点转移

第十二章 全面开创民进工作新局面

第十三章 为坚持和完善我国的基本政治制度而努力

第十四章 坚定不移地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

第十五章 实现跨世纪的政治交接

第十六章 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作出新贡献

附录

后记

第二节 在第二条战线上的斗争

  “六二三”下关事件和全面内战的爆发,给民进全体成员极大的教育。它使大家深刻认识到,向国民党反动派请求和平,无异于要强盗放下屠刀,根本办不到,只有行动起来,同共产党人和其他各界群众一起,向国民党反动派展开坚决的斗争,才能得到真正的和平民主。“政府这样地剥夺我们的自由,我们除了和他们奋斗争取,不会得到自由的”。①马叙伦的这段话,表达了民进会员的共识,因此,“六二三”之后,广大民进会员自觉追随共产党,积极投身第二条战线,与蒋介石集团进行了坚决的斗争。

  谴责国民党不断制造惨案

  1946年7月中旬,下关事件的阴霾未散,国民党特务又在昆明相继暗杀了著名民主战士李公朴②和闻一多③,这一新的暴行激起了全国人民极大的愤怒。噩耗传到上海后,民进立即与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全国争取和平运动大会联合召开监理事联席紧急会议,发表《宣言》,揭露和声讨国民党当局的罪行。《宣言》列举了自抗战胜利后全国接连发生的一系列暴行和惨案,指出:“中国民主政治的至今没有实现,人民自由的至今毫无保障,执政的国民党决不能推诿责任。尤其从政治协商会议闭幕以来不断发生反政协、反和平、反民主的暴行惨案,以事实否定了自己所宣布的诺言,破坏了自己所同意的协议,无异在人民面前宣布自己政治信用的破产。”《宣言》最后指出:杀害争取和平民主的人士,就是杀害和平民主。没有和平民主,全国人民便只有死亡和做奴隶。要想挽回这一悲惨的命运,便只有发动全国人民的力量。为此,《宣言》强烈要求政府立即实行下列诸事:

  一、全面停战,恢复和平;

  二、履行四项诺言,切实保障人民自由;

  三、执行政协五项协议及整军方案,成立民主的联合政府,召开民主的国民大会,制定民主的宪法;

  四、取消一切特务组织;

  五、由各党派共同组织调查委员会,彻查较场口事件以来一切暴行惨案的真相,严办祸首和凶手,并惩办负责的治安当局;

  六、优恤一切死者,赔偿一切伤者的医药费及其他损失;

  七、释放一切政治犯。

  民进还向李公朴夫人张曼筠发出唁电,表示慰问。④在商量祭悼李、闻烈士事宜的会上,马叙伦提议,李公朴不应国葬,因为他反对这个不民主的国家,也不应同盟葬,因为他不仅仅是属于民主同盟的,而应举行人民葬,因为他是为人民而死的。⑤这一提议立即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7月19日,为了向全世界揭露国民党的法西斯暴行,周建人、许广平、郑振铎、叶圣陶和郭沫若、茅盾等上海文化界知名人士联名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发出电函,要求联合国派调查团来华调查李、闻惨案。7月20日,郑振铎主编的《民主》第40期,辟出“敬悼李公朴、闻一多二先生”专栏,刊登了郭沫若、茅盾、郑振铎、叶圣陶、吴晗等的文章,抗议反动派暗杀民主人士的卑劣行径,痛悼为人民英勇牺牲的烈士。《周报》《群众》等杂志也登载了马叙伦、周建人等的文章。马叙伦在《从李闻案谈到暗杀政策》一文中愤怒指出:用暗杀作为政治斗争的手段,“是国民党日薄西山的象征”,他痛斥国民党暗杀李、闻是“自掘坟墓”。他还说:“我自然预备着接受一颗子弹,但是我也预备送还他一颗原子弹。”

  10月4日,中国民主同盟组织的由中国共产党、国民党代表及无党派人士、各界群众参加的上海各界追悼李、闻烈士大会在天蟾舞台隆重举行。马叙伦、王绍鏊代表民进参加大会主席团。10月6日,民进又与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民主建国会、人民救国会等30个社会团体在静安寺公祭李、闻二烈士。中共代表团周恩来等亲自参加公祭,对死者的隆重悼念,是对反动政府的愤怒抗议,也是对生者的激励和鞭策。正如马叙伦所说:“李公朴先生已经发出了太阳的光明,在照着我们前进。我们只有达到他的志愿,才是对他的安慰。”⑥正是在这一精神的激励下,民进全体成员以“预备死”的大无畏气概,同蒋介石反动派展开了英勇的斗争。

1 2 3 ...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