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简史

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第一章 中国民主促进会的创建

第二章 投入爱国民主运动

第三章 “六二三” 反内战大会和南京下关事件

第四章 参加第二条战线的斗争

第五章 在白色恐怖下坚持斗争

第六章 参加筹建新政协 建立新中国

第七章 为恢复国民经济献计出力

第八章 在过渡时期的稳步发展

第九章 在曲折中经受考验

第十章 恢复活动

第十一章 拓宽工作领域 实现工作重点转移

第十二章 全面开创民进工作新局面

第十三章 为坚持和完善我国的基本政治制度而努力

第十四章 坚定不移地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

第十五章 实现跨世纪的政治交接

第十六章 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作出新贡献

附录

后记

第二节 在艰苦环境中继续战斗

  针对国民党封建法西斯独裁的日益加剧,中国共产党在1947年2月及时对国统区工作发出指示,指出党“应扩大宣传,避免硬碰,争取中间分子,利用合法形式,力求从为生存而斗争的基础上,建立反卖国、反内战、反独裁与反特务恐怖的广大阵线”,①为国统区的爱国民主运动指明了前进的方向。与此同时,各民主党派通过“中间路线”的讨论,也明确了爱国民主运动只有以共产党的目标为目标,实行一边倒的政策才有出路的道理。因此,国民党的重压政策,非但没有吓退国统区各民主党派和广大群众,相反激励他们以更大的勇气和决心投身战斗。民进在国民党的高压下,义无反顾地投身于爱国民主运动,表现了不畏强暴、不怕牺牲的斗志,给各界群众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学生运动及群众反内战运动的兴起

  1947年5月4日,上海学生纪念五四运动28周年,举行反内战、反饥饿示威游行,遭到国民党军警镇压,各校的学生立即罢课,掀开了全国学生运动的序幕。马叙伦、许广平在《文汇报》分别发表《中国现代青年之路》和《新五四运动》的文章,高度赞扬学生们的革命行动。这个时期,由于国民党政府把绝大多数财政支出都用于内战,教育经费少得可怜,许多学校的师生食不果腹。5月10日,南京大专学生唱起了名为《我们要饿死了》的歌,冲进国民党教育部,北京大学也贴出了“饥饿的原因是由于内战”的标语,得到了广大市民的同情和支持。此后,上海和各地的学生运动继续不断高涨。5月15日,全国学联在上海成立,开始酝酿举行全国性大示威。在学生运动的推动下,上海工人、教师、职员等各阶层群众也参加到反内战、反饥饿运动的行列中去。5月9日,上海丝织业10000多工人举行示威游行,反对物价高涨;电业、水力、纺织工人以及电信局职工开始罢工;12日,上海百货业职工举行游行,抗议政府蓄意哄抬物价,鱼肉百姓;l7日,上海大中小学教师,参加到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的斗争中去。蒋介石对这一局面十分害怕,下令采取高压手段进行镇压。5月18日,国民党当局颁布《维持社会秩序临时办法》,严禁工人学生罢工、罢课、集会和游行示威,公开指使军警特务使用暴力对付群众运动。爱国民主运动受到了严重威胁。面对蒋介石的法西斯行径,民进挺身而出,支持工人学生的斗争。5月20日,民进发表《对和平运动的意见》,代表广大人民群众争取和平民主的普遍要求,谴责蒋介石挑起内战和镇压群众的罪行。《意见》指出:“空前残酷的内战从去年7月份算起,也已经有了十个多月,单凭这十个多月的经验,也已充分地证明内战决不能解决任何政治问题,只有更促成政治、经济及教育危机的深入和扩大。最近因物价飞涨和政治不安而起的弥漫全国的抢米风潮、学潮、工潮,以及整个国民经济走上崩溃的途径,都是事实的证明。政府的颁布《维持社会秩序临时办法》也只有表明事态的异常严重,但决不能靠这种‘临时办法’来缓和时态,解决问题。”《意见》说:“要建立真正和平,必须依据民主原则,遵循政协路线,而且必须以人民力量作后盾。”《意见》呼吁:“全国要求和平的人民只有凭藉自己团结的力量,采取坚强有力的行动,才能争取真正的永久的和平。只有人民的力量和行动,才是争取和平的最重要的保证。”②

  “五二〇”血案

  就在民进发表《对和平运动的意见》的当天,国统区内又发生了国民党武装军警残酷镇压学生的“五二〇”血案。5月20日,宁、沪、苏、杭四个地区16所大专院校的5000多名学生在南京中央大学会合后,冲破宪警的阻拦,举行“挽救教育危机联合大游行”,在珠江路口,游行队伍遭到宪警的水龙头喷射和棍棒、皮鞭的殴打,重伤19人,轻伤90余人,被捕20余人,爱国学生的热血洒满南京街头。同日,北平各大、中学校的7000余名学生从北京大学出发,进行持续5个多小时的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与此同时,天津的大、中学生也进行了反饥饿、反内战万人大游行。“五二〇”血案后,学生运动进一步发展为全国性的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运动,这一运动席卷武汉、重庆、广州、杭州、长沙、昆明、福州、南昌、桂林、济南、开封、沈阳等60多个大中城市。消息传来,民进在《对和平运动的意见》一文的末尾添上了这样一段话:“属稿才完,得到首都学生游行,军警出动阻止,竟酿成流血的不幸消息,同人非常愤怒。更信非有爱好和平的广大人民团结起来,一致呼吁和平不可。倘忍令青年学生身冒锋镝,而无动于衷,结果将不堪设想。”第二天马叙伦、王绍鏊、许广平又与在沪的其他民主党派领导人张澜、沈钧儒、柳亚子、谭平山、朱蕴山等17人举行紧急会议,讨论支持学生运动事宜,接着,周建人、李平心、叶圣陶和傅彬然等在《文汇报》分别发表《关于忍受的限度》《学潮平议》和《我们对于最近学生运动的意见》等文章,高度评价当前的学生运动,谴责国民党当局残酷镇压学生运动的野蛮行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