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简史

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第一章 中国民主促进会的创建

第二章 投入爱国民主运动

第三章 “六二三” 反内战大会和南京下关事件

第四章 参加第二条战线的斗争

第五章 在白色恐怖下坚持斗争

第六章 参加筹建新政协 建立新中国

第七章 为恢复国民经济献计出力

第八章 在过渡时期的稳步发展

第九章 在曲折中经受考验

第十章 恢复活动

第十一章 拓宽工作领域 实现工作重点转移

第十二章 全面开创民进工作新局面

第十三章 为坚持和完善我国的基本政治制度而努力

第十四章 坚定不移地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

第十五章 实现跨世纪的政治交接

第十六章 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作出新贡献

附录

后记

第三节 参政议政工作呈现新局面

  “以政治交接为主线,以参政议政和自身建设为重点,努力把民进建设成为适应21世纪的高素质参政党”这一基本工作思路激发了全会的使命感、责任感和政治热情,对参政议政工作这个“民主党派命脉”的切实加强又使我会各级组织的参政议政工作气象一新,不断取得新的成果。

  积极参与国家和地方重大事务的协商

  从1998年到2002年,民进领导人参加中共中央、国务院召开的有关经济建设、社会发展等重大问题的协商会座谈会50余次,参与对国际国内发生的重大事件的讨论,对党和政府重要会议的文件提出修改意见,对事关全局的重大决策发表意见政见,所提出的意见建议基本得到采纳。

  1998年9月,在《中共中央关于农业和农村工作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修改意见征询会上楚庄代表民进中央作了《对农业和农村发展工作的几条建议》的发言。

  1999年2月楚庄代表民进中央对《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稿)》提出了关于宣传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反对伪科学的几点建议。

  1999年6月,民进中央对《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草案)》提出了意见。

  1999年8月,许嘉璐、雷洁琼、梅向明、张怀西、蔡睿贤、陈舜礼、叶至善就《中共中央关于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征求意见稿)》进行了座谈讨论,并提出建议。

  民进中央对《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党的作风建设的决定》《国务院关于加强基础教育的决定》《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都诚恳地提出了修改意见和建议,得到有关方面的重视和采纳,有的建议受到中共中央领导好评。

  深入开展专题调研活动,不断拓展参政议政的新领域

  从1998年到2002年,我会各级组织按照会中央统一部署,把参政议政工作列入重要议事日程,健全参政议政工作机构,建立相关规章制度,完善工作机制,主要负责人亲自参加调研,广大会员积极参与,全会参政议政工作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持续关注精神文明建设,为我国教育、文化、出版事业的改革和发展献计献策,同时,围绕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问题,不断开拓参政议政的新领域,是民进八大后我会参政议政工作的新趋势。民进中央会同各省级组织,先后就贫困地区义务教育、发展职业技术教育、制定学前教育法,重视和加强科学普及等近20项参政议政专题课题,深入工厂、农村、学校、科研单位,认真进行调查研究,提出有质量、有水平的调研报告。

  选准切入点,确定需要逐步深入或与其他方面有关联的课题开展系列性的调研,这是一个成功的经验。

  1998年,长江发生特大洪涝灾害,民进中央高度重视长江水患防治问题,与长江沿岸各省级组织对长江的综合治理和开发利用开展调查研究。

  1999年1月,在武汉召开“民进长江中上游水患综合治理座谈会”,座谈会形成的成果又发至江苏、上海、贵州、云南、山东、河北、河南、陕西、山西、甘肃等地民进组织征询意见,这样对一个专题进行多学科、多角度的全面研讨在我会历史上是第一次。

  武汉座谈会提供了很多好的研究成果,也使我会认识到,治理长江水患是一项综合的系统工程,各区域、各流段有各自的不同情况,治理的方法和手段也各不相同,从我会实际力量出发,重点选择了三个不同的地段,即长江上游、中游和下游,对其中突出的问题进行研讨。

  在长江上游,主要是对长江上游沙土流失治理问题开展调研;在长江中游,则是针对由众多湖泊、沼泽、河流、水库、水田组成的特有的生态系统——湿地,提出了湿地保护的课题,作为长江水患综合治理系统工程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在长江下游,主要针对先行发展的较富裕地区在重视保护环境的同时,应强化对已污染的土壤、水等资源进行修复、治理的问题进行调研。

  在开展调查研究的基础上,从1999年开始,民进中央向中共中央、国务院提出一系列建议,这些建议包括:建立长江流域性管理体制、在金沙江干热河谷地区推广种植西蒙得木、长江中游湿地保护与合理利用、长江下游环境保护与修复等。关于建立长江防洪新体系、西部大开发中“三农”问题、促进贫困地区农村义务教育等多份建议,对于加强长江流域治理、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等起到了推动作用,得到中共中央及有关部门的充分肯定和采纳。对长江流域的重视和关注,是我会开拓新领域的一次重要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