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民进首页 | 加入收藏
民主首页|杂志简介|杂志征订|投稿须知|编读往来|广告业务|历年目录

我的爷爷车向忱

    爷爷曾任民进中央副主席、民进辽宁省委会主委。他青年时代积极投身于五四爱国运动,参加了火烧赵家楼曹宅的壮举;他在东北首创平民教育,积极开展反帝爱国宣传,被誉为“东北甘地”。我没有亲眼见过爷爷,但家里的长辈和身边的人们经常提起他,感觉他好像未曾离开过我们。

    听哥哥们说,爷爷是一个非常慈祥、细心又不失威严的大家长,每当周末全家人在一起聚餐,他会在餐桌上教育他的儿孙们要艰苦朴素,不搞特殊化,要关心国家大事,为国分忧,积极进取。想必那时的大家庭一定十分热闹,很遗憾,我没赶上。爷爷非常喜欢他的孙儿们,我哥哥是爷爷的长子长孙,常常跟在爷爷身边,但爷爷从不娇惯他,如果他吃饭挑食,爷爷就告诉他有什么吃什么。堂哥、表哥、表姐们时常收到爷爷的礼物,听他的谆谆教导。爷爷在被停职隔离期间,仍然十分乐观,从不为个人命运担忧,关心周围的同事,嘱咐去看望他的叔叔把他的书籍捐献出来,念念不忘下一代的教育,相信党,相信毛主席。

    爷爷年轻时,曾在大学学习法科专业,在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影响下,严酷的现实使他觉悟,私自改入中国大学哲学系,“立志学习哲学和教育,准备将来为改造社会而工作”;他对哲学教育产生的兴趣愈来愈浓,亚里士多德追求真理的热情,耶稣献身救世的精神,他都十分钦佩,爷爷十分鄙视杨朱的“重己”、“为己”、“拔一毛而为天下所不为”的处世态度,相反对于墨翟的布衣草鞋、粗饭淡食的刻苦精神羡慕得很,爷爷觉得为了改造社会就得仿效这种精神。为了唤醒民众,“打破万恶的迷信”,爷爷写了37000多字的《打破迷信》一书,还在书的末页上破例注明“不要版权,欢迎翻印”,对于这样一本无法赚钱的书,爷爷自费出版印刷,并向劳苦大众无偿奉送。在此,爷爷深感不识字的劳苦大众太多了,缺少文化知识,这是影响国家的最大危机。出书同时,他联络几位志同道合的同学在校内办起了平民夜校,夜校一律免费,并兼职夜校主任,负责募捐筹款。大学毕业后,爷爷舍弃了其父为其谋得的县长一职,毅然决然地来到沈阳,为兴办平民教育四处奔走,投身于唤醒民众、挽救国家危亡的事业,成立社团,联络社会各界热心平民教育的人士,与当时鄙视平民教育的当局针锋相对,并拜见张学良,得到其资助现大洋五千元,请其兼任平民教育促进会名誉会长。

    抗战时期,爷爷献身于抗日救亡运动,不畏艰难困苦,用两元钱办学,创办东北竞存中学,学习“抗大”和解放区的教育经验,为抗日战争和中国革命培养了大批人才。抗战胜利后,爷爷在中共中央安排下,到了离别14年的家乡——辽宁沈阳,开始了建设新东北的工作。1951年马叙伦提出民进中央打算在东北建立民进组织,请爷爷主持这项工作,爷爷欣然接受,无比自豪。爷爷进行了认真细致的筹建工作。在中共中央和民进中央的支持与协助下,1952年11月30日,东北第一个民进组织——民进沈阳市分会筹委会正式成立,会员22 人。随后,以沈阳民进为基础,经过民进和省以及各地方统战部门通力合作,又陆续建立了辽宁省民进,哈尔滨市民进乃至东北三省的民进组织。

    爷爷曾主持全省的教育、体育和政协工作,工作很繁忙,但省、市委会或基层开会搞活动,只要接到邀请,他一定会参加。爷爷对会员关心备至,为民进事业倾注了大量心血。

    爷爷一心扑在事业上,无暇照顾妻儿,奶奶总是毫无怨言,全力以赴支持他;在爷爷创办平民教育的岁月中和抗战时期,跟随爷爷走南闯北,身边带着年幼的孩子,不辞艰辛,出生入死,做爷爷的坚实后盾;这也许是命运对爷爷的垂爱,让他有这样一个能干贤妻;虽然是家庭包办婚姻,但他们一路走得步调一致,夫唱妇随,使他取得了许多成就。

    爷爷享受儿孙满堂、全家团聚的时光短暂而美好;他的一生忧国忧民,怀揣使命来到这个世界,为了他的使命而奋斗,在他的心中,使命一定还远远没有完成,他倾注了满腔热血的人们还在等待着他,他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即便身陷囹圄,惨遭迫害,爷爷也无怨无悔,他还在准备为国效力。他的乐观豁达,无私奉献至今感动和激励着后人。

    2016年1月4日,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民主促进会,成为一名民进会员,我将秉承爷爷的心愿,为民进事业多尽一份力,在民进这个大家庭中发挥更大的作用,造福社会。

    (作者车红系车向忱嫡孙女)

作者:车 红

Copyright © 2014 中国民主促进会 《民主》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霄云路霄云里7号 邮编:100125
电话:010-64604967 传真:010-64627064 E-mail:minzhuzazhi@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