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民进首页 | 加入收藏
民主首页|杂志简介|杂志征订|投稿须知|编读往来|广告业务|历年目录

如果知道他告别是永远离开

    他告别时,我1岁。妈妈说,我小时候很少哭,但从他确定应征到正式入伍的这段时间内,只要他一出门,我每次都哭得特别凶。老人们常说,小孩子比大人更能感觉到冥冥天意。

    他是我的叔叔兰光辉。38年前,春节刚过不久,对越自卫反击战爆发,数天后,他为国捐躯,这一年他19岁。叔叔所在的连队,参战时的定位是“尖刀连”——插向敌人的尖刀。

    爸爸以叔叔的名义写的“家书”从未让奶奶起过疑心,她体弱,家人对她隐瞒了事实。而政府每月发放的抚恤金却总让爷爷潸然泪下,爷爷寿长,守着叔叔的遗像度过晚年。

    叔叔所在的部队清理烈士遗物时,发现了他一封未寄出的家书,信中写道“第一次过革命性的春节,感到非常自豪”。从时间推算,他写信时,应该已经接到开赴前线的命令了,但从信中根本看不出任何害怕,有的只是满腔豪情。遗物中还有一套军装,肘部、膝盖等部位多处磨破,短时间内磨破一套冬装,可见他训练有多努力。

    中越边境有一个县叫宁明,叔叔的墓地就在县城的烈士陵园内,青松肃立,平静安然。我曾经到过中越的某处边境,一条小河就是两国的分界线,河边的人们悠闲散步,河中的渔民从容捕鱼,一片祥和。边境的安全,从来就不是靠高墙险壑。国家富强,纵然国界只是一条小河或小道,也固若金汤。
在叔叔长眠的这38年里,祖国繁荣昌盛,家人幸福平安。叔叔没有子女,我们就是他的后代。烈士的后代,应当延续他的基因:爱国、勇敢。烈士的后代,心中也不应有仇恨,他身中越军的子弹,那是因为战争,而就是这场战争,给两国人民都造成了巨大的伤痛。泯灭仇恨,睦邻友好,悲剧才不会重现,叔叔的血才没有白流。

    愿和平永存。

作者:兰力波

Copyright © 2014 中国民主促进会 《民主》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霄云路霄云里7号 邮编:100125
电话:010-64604967 传真:010-64627064 E-mail:minzhuzazhi@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