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民进首页 | 加入收藏
民主首页|杂志简介|杂志征订|投稿须知|编读往来|广告业务|历年目录

一堂儿童文学课

    1981年我到师大中文系读书的时候,系里没有开儿童文学课。大约是大三的时候,有一天,邻班一个女生对我说,83级开了一门儿童文学选修课,她想去旁听,问我愿不愿意跟她一起去。

    我小时候没有接触过“儿童读物”,当然也没有听说过“儿童文学”。我觉得很新鲜,便跟她一起去了。大概因为是选修课,而且又是“儿童文学”,同学们对这门课很陌生,选修的人并不多。教室里空荡荡的,加上我们两个旁听生,大约十来个同学。

    授课的是李晓湘老师。我记得当天她讲的内容是“童话”。她在黑板上板书了“童话”两个字,翻开《儿童文学概论》,讲解童话的概念以及主要特征,又布置我们阅读《儿童文学作品选》里的童话作品。《儿童文学概论》和《儿童文学作品选》是这门选修课的两本教科书,来上课之前我并没有准备,整堂课我都只能傻坐在那里,盯着黑板上“童话”两个字发呆。大概是盯着看久了,那两个字似乎生出了魔力,让我很喜欢。

 

    那堂课结束以后,我没有再去旁听儿童文学课,但我在教务科买到了那两本教科书。我把《儿童文学作品选》里的所有作品都读了,印象最深的是《海的女儿》和《两条小溪流》。原来这就是童话啊!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一种文学体裁——通过这种特别的文学体裁,世间万物都可以开口说话,都可以有自己的梦想和追求。我于是依样画葫芦,照着严文井先生的《小溪流的歌》,也写了一篇童话,题名为“两条小溪流”。故事讲的是左、右两条小溪流从山谷中流出来,碰到大石头挡住去路,一条小溪流不怕挫折和困难,用自己细细的牙齿日复一日地叮咬顽石,终于水滴石穿,小溪流冲出山谷,汇入大江大海,运送巨轮,为民造福。另一条小溪流却在巨石面前轻松地拐了一个弯,流到一片低洼地,形成沼泽,人人见了都绕道走。我将这个故事投寄给了《小溪流》杂志,也就没有管它了。不久后我大学毕业,分配到郴州工作。1986年春天,我收到由母校转过来的一本《小溪流》杂志,那篇童话居然发表了!虽然我已经毕业,母校的老师还是耐心地找到我的地址,替我把杂志寄来了,这让我喜出望外,也令我深深感动。

    郴州是革命老区。大学毕业时,我是自愿到郴州工作的,算是“支边”,合同期三年,服务满三年后才允许考研究生。我在大学时非常喜欢元明清文学,我实习时的带队老师黄钧先生也对我多有关照。黄钧先生的专业正是元明清文学。所以,我当时准备三年后考研究生,就考黄钧老师的元明清文学。

    然而三年后我准备考研究生的时候,接到黄钧老师的信,老师说当年他有别的教学任务,不招收研究生。接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正在翻看厚厚的研究生招生目录。一边漫无目地地翻看,一边怨艾自己怎么那么倒霉。我在目录里翻到了浙江师范学院招收儿童文学研究生的信息,忽然记起了自己上过的那堂儿童文学课和发表的那篇童话,觉得自己好像跟儿童文学挺有缘的。虽然当年只有浙江师范学院招收儿童文学研究生,而且只收一名,但我心想,既然不能考元明清文学,不如试试儿童文学吧!当即便报了名。

    报名后回到家,把从母校带过来的《儿童文学概论》和《儿童文学作品选》又读了一遍,深感自己掌握的资料和阅读的作品实在太少了。我便开始多方收集儿童文学方面的资料和书籍,积极备考。没想到后来居然考上了!

    研究生毕业后,我分配到湖南省少儿出版社当编辑,业余开始儿童文学写作。十六年后,我离开出版社,回到母校,专心儿童文学教学和写作。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从事儿童文学是我这辈子最正确的选择。因此,当我在课堂上看到学生们一张张生动的脸,常忍不住想:会不会也有哪一个孩子因为我的一堂儿童文学课,而选择儿童文学,并且一辈子热爱它,坚信它是自己最正确的选择呢?

(作者系民进湖南省委会副主委)

作者:汤素兰

Copyright © 2014 中国民主促进会 《民主》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霄云路霄云里7号 邮编:100125
电话:010-64604967 传真:010-64627064 E-mail:minzhuzazhi@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