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民进首页 | 加入收藏
民主首页|杂志简介|杂志征订|投稿须知|编读往来|广告业务|历年目录

民进先贤喻传鉴和杨坚白轶事

 

  喻传鉴(1888—1966 年),民进重庆市委会第一届委员会主委;杨坚白(1909— 1996 年),民进天津市委会第一届委员会副主委,他们都是杰出的民进老一辈,为国家的建设作出过名留史册的贡献。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喻传鉴任重庆市南开中学校长,杨坚白任天津市南开中学校长,他们是 20 世纪普教事业的人民教育家。

  喻传鉴和杨坚白既是天津南开中学的学生,也是天津南开中学的老师。喻传鉴是鼓励杨坚白从教的恩师,杨坚白是喻传鉴着意培养的学生。

  天津南开中学(当时名为天津南开学校)由著名爱国教育家严范孙和张伯苓在 1904 年创办,喻传鉴是第一期学生,校长张伯苓慧眼识才召其回母校任教,任校务主任,即代行校长职责, 统管全校教务、总务、财务、训导四处室。据杨坚白回忆,自 1923 年考入南中后,校长只到学校来过一次,可见喻先生在南中的担当和贡献。喻传鉴在 20 世纪 30 年代赴欧美考察,力创革新,将欧美教育与南中的中国传统教育结合,例如现在实行的初、高中各三年的“三、三”制,便是喻传鉴引入中国的,普教由此冲出了私塾教育,使中学教育学制定型为“三、三”制(此段文字尚待进一步考证,但喻传鉴曾撰写《南开中学之三三制》,刊登在 1922 年《新教育》第 4 卷第 5 册——编者注)。杨坚白敬仰喻传鉴的品格,说老师:“他长期住校,日日夜夜、不辞劳苦地工作着,他治校如家、爱生胜己的形象已成为在校学生做人的楷模。”

  杨坚白 1923 年考入南开中学,在高中读书时参加全校“荀子选读”作文竞赛,荣获第一,校务主任喻传鉴很是赏识,亲自发奖,杨坚白立下当教师的志向,遂向喻主任申请到南中假期班尝试任教,杨坚白自高中开始在假期班任教,在燕京大学上学期间也未曾中断,毕业前喻主任约其回母校任国文教师。喻主任听他的课、检查他批改的作业等,在教育教学上着意培养,师生情谊弥深。

  1937 年日寇侵占天津,由于南中师生抗日,敌机首炸南开中学,学校不能再办下去了。杨坚白说“校长张伯苓预见一场民族灾难是不可避免,早在 1936 年于重庆建起了校舍更完善、更宏伟的南渝中学”,天津南开中学部分师生由喻主任率领到南渝中学落脚,1938 年,南渝中学更名为私立重庆南开中学。杨坚白说 :“重庆南开中学和天津南开中学是孪生兄弟校,我国大陆已存在着两个取名南开中学的 :一在南方,冠以重庆,这是分支 ;一在北方,标名天津,这是原根。”喻传鉴便是这两校的校务主任。喻传鉴赴渝之前,几次动员爱生随同,杨坚白以家有老小不能追随老师赴渝,也成憾事。1945 年抗战胜利,喻传鉴从重庆飞天津,主持南中复校,再次召杨坚白回母校, 杨坚白则谨从师命,毅然辞去四个学校的兼课,回南中任教师。1946 年喻主任再来天津, 擢任杨坚白为南开中学训导主任,负责恢复南中传统社团活动(现在的课外活动)。杨坚白回忆到 :“我向老师表达了愿意教书而不愿意做教育行政,乐斯桃园不闻车马喧的心境,我经过了两次辞谢而不允。喻老师为什么看中我呢?我是南开中学的老学生、老校友。我在他的心目中,上学时是埋头读书的曾受过他奖励的好学生 ;教书时是埋头业务的、曾受他提掖的好教员。我向老师提出两个要求 :一不与当局打交道,二绝不加入腐败的国民党。这是符合南开传统的,老师也有同感。”南开中学为什么重视社团活动呢?杨坚白讲 :“社团活动打破班级、年级界限,按照学生兴趣自由组合,学生在课堂教学得到全面发展的基础上,又通过课外活动得到个性的突出发展,使一个通才受到特殊训练,使得他成为奇才脱颖而出”,“这就是课外活动的价值之所在”。他还说“在周总理身上可以看到课外活动的效果”。可见喻传鉴在复校开课后,是一定要恢复课外活动的,杨坚白传承了南开传统,大力开展社团活动,一时间成立了 35 个社团,他自任 7 个社团的辅导教师。

  杨坚白深切希望通过课外活动的效果再出现政治家,确实也如愿以偿,南开中学出了两位新中国的总理,周总理和温总理。喻传鉴与周总理是师生关系,喻传鉴在北京开会,周总理问候了他,并向毛主席介绍说: “喻老师是我中学时代的老师。”温家宝总理是杨坚白任校长时的学生,在 20 世纪 80 年代,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的温总理在接见天津市领导人后,走到任天津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杨坚白的近前,向老校长问候。温总理还在 2014 年南开中学 110 周年校庆的讲话中,缅怀老校长杨坚白。杨坚白在全国以及天津市人民代表大会上发言必谈教育,说 :“关于青少年的成长,还给学生自由发展的时间,保护他们的学习兴趣,铺平各类人才成长的道路”,并多次提出“将课外活动列入课表”,以保证学生自由发展的时间。在他去世十年后,教育部规定了课外活动列入课表,并在全国实行。1986 年全国人大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 全国开始实行义务教育制,普教系统实行教师聘任制,其中包含着杨坚白的心血。在 1980 年民进天津市委会向教育献计献策活动中,他著文《改革中小学的建议和设想》,洋洋万言,建议普教实行教师职称制, 并提出 :“倘国家财力许可,建议国家由现行的普及教育改为义务教育”,此文分呈民进中央、全国人大、教育部,此后逢会必谈实施义务教育,对促成天津《义务教育法》尽早立法作出了贡献。1987 年,杨坚白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提出《要有领导、有组织地对全国实施九年义务教育进行检查》的议案,被教育部采纳。杨坚白是国家义务教育的先行者之一。

  虽然两位先贤各自在重庆和天津,相距千里,然而两位先贤在教育人生和政治人生的轨迹却有很多相似之处,成为民进、南开中学史上的一段佳话 :两位先贤在解放前夕保护中共地下党和进步师生 ;解放后在两地的南开中学教职员工代表会上,当选为校务委员会主任 ;1952 年国家接管私立校, 被分别任命为两地的公立南开中学校长 ;之后分别出任重庆、天津的市教育局副局长。两位先贤还不约而同地加入民盟,而后转会加入了民进,喻传鉴担任民进重庆市委会主委,杨坚白担任民进天津市委会副主委兼秘书长,1958 年他们还同为民进全国第五届中央委员,在 1965 年又都当选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当时民进会员在全国政协委员中有二十位,师生二人竟然恰在其列。

  两位先贤为民进的事业,为中国的普教事业鞠躬尽瘁。杨坚白说 :“我的一生与崇高的普教事业,与享誉海内外的南开中学紧密相连,这是无上光荣的,深感自豪的。” 这句话说出了两位先贤——师生二人的高尚心境。

  (作者系杨坚白先生之子)

作者:杨诒申

Copyright © 2014 中国民主促进会 《民主》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霄云路霄云里7号 邮编:100125
电话:010-64604967 传真:010-64627064 E-mail:minzhuzazhi@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