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  会史钩沉

香港成了左派大本营

发布时间:2012-06-08  来源:《协商建国》

放大

缩小

  中共五一口号 随着新华社的电波传向世界,可是,在国民党统治地区却没有声息。刚刚闭幕的国民大会通过《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这个条款临时了四十四年,1992年才在台湾宣布取消),蒋介石严令戡平 共匪,连中间派民盟都因为与共产党的关系被解散,谁还敢公开响应中共?

  可是,蒋介石也有管不到的地方。

  香港。

  尽管这里的贸易倚重内地,尽管这里的绝大多数人口都是华人,但是,由于香港处于英国管辖之下,因此,权力再大的中国当局,对香港也是鞭长莫及。香港似乎成了中国政治的中立地带,也成了在国内遭受迫害的人们的避难天堂。在这里,骂骂内地当局无人干涉,只要你不破坏香港秩序,港英当局尽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下台政客在这里还会受到礼遇,兴许他不久又会回内地掌权。港英当局也要长期投资。

  香港是个自由港,香港也是个政治舞台。

  辛亥革命,孙中山在这里成立兴中会总部,策划袭取广州。

  国内革命战争,共产党把香港作为秘密通道,领导广西起义的邓小平五次经由香港。

  抗日战争期间,汪精卫投奔日本占领军经由香港,白求恩等外国志愿者进内地支援抗战经由香港,宋庆龄等海内外著名人士的保卫中国同盟设立在香港。

  1946年中国内战爆发,内地商贾纷纷逃避香港,许多民主人士也避难香港。一时间,香港成了中国的政治热区,除国共两党以外,各党派的领袖人物大多聚集于此。

  因此,中共中央高度重视香港的统战工作。

  周恩来特调潘汉年到香港工作。

  潘汉年长期在中共高层核心部门工作,是统战工作与情报工作的行家里手,时任中共上海局委员。上海局兼管香港分局,潘汉年从上海到香港后,与香港分局书记方方密切合作,还成立了以连贯为书记的统战委员会。

  各党派政治人物聚集香港,香港很快出现许多报纸。这些报纸都有不说出不道明的政治背景,圈内人知情:《香港时报》是国民党办的,《华商报》是共产党办的,《光明报》是民盟办的,《文汇报》是民革办的,还有些不左不右的《星岛日报》、《华侨日报》等等。

  《华商报》五楼有个总是关闭的房间,主人杨乔躲在其中掌管秘密电台。《华商报》通过这个空中渠道,获取河北传来的新华社电讯,截获西方电台信息。后来,为了躲避港英警方的侦听,秘密电台又搬迁到坚尼道何香凝的旧宅。

  《华商报》通过电讯获得中共五一口号 ,立即在显著地位刊登。虽然国民党的《香港时报》不登,中间立场的《大公报》、《星岛日报》也视若无睹,但是, 五一口号的重要信息,还是在海外无胫而行……

  1948年的香港远没有后来的繁华。山脚是贫民聚居区,简陋的木屋凌乱交错,比内地的小镇还差。山腰有一种独特的建筑,三开间、四层楼,虽然狭窄,却也是现代砖砌楼房,内地避难来人大多住在这一带。

  只有在山顶,才显出殖民城市的豪华风范。一幢幢欧式风格的花园洋房,高居于贫民窟之上,俯瞰着蓝色的维多利亚湾。可是,这里是不准华人居住的欧人区。

  山腰的罗便臣道藏龙卧虎,111号是著名将领蔡廷锴的住宅,不远处的92号,一幢两开间三层高的小楼被称为李公馆,大名鼎鼎的李济深就住在这里。公馆往来无白丁,与会者多为中国政坛名人。

  中共香港分局统战委员会向各民主党派驻港机构倡议举办双周座谈会,大家一起讨论内地政局。双周座谈会由各党派轮流操持,往往是一周在天后庙道4号楼连贯家中举行,一周在罗便臣道92号李济深家中举行。

  由于中共发出五一口号 ,双周座谈变成连日座谈,5月1日、5月2日,连续两天讨论,各党派领袖积极发言。

  “‘五一口号最重要的是第五条!戴眼镜的郭沫若激动地说,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啊!新中国摆在我们面前了!

  没有参加任何党派的郭沫若却是中国政坛不可缺少的人物。国民党召开国民大会硬把他列入代表名单,郭沫若却与中共同步拒绝与会。1947年2月9日,郭沫若在南京出席爱用国货抵制美货大会,国民党特务冲击主席台施暴,多亏群众掩护了郭沫若,可是与会的永安公司店员梁仁达却被当场打死。为了郭沫若的安全,中共特别派叶以群护送他到了香港。无党派人士郭沫若声望显著,常常在各党派之间穿针引线,被黄炎培戏称为第三方面的第三方面的第三者

  伪国大,伪总统,蒋介石是三民主义的叛徒!我们现在要挖蒋根! 三缕胡须的谭平山一发言就激动。

  谭平山是中国政坛宿将。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他作为共产党的重要干部参加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毛泽东是宣传部长,他是组织部长。参与领导南昌起义后,谭平山被中共中央的倾领导开除党籍,后加入国民党,曾受宋庆龄、邓演达委托组织反蒋团体。1945年谭平山又在重庆组织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联合国民党内部的民主派反蒋。

  蔡廷锴挺着职业军人的身板,坚决地说:八年浴血抗战刚刚胜利,蒋介石就把全国拖进内战的火海。我早就提议召开新政协,共产党和我想到一处了!

  外号高佬蔡的蔡廷锴曾经违反蒋介石军令坚持淞沪抗战,后来又发动福建事变,始终是老蒋的眼中钉。1946年,蔡廷锴与国民党内反蒋派在广州组建中国国民党民主促进会,被蒋介石查禁,就迁到香港活动。他还出资支持香港民主党派的一些活动。

  还有另一个民主促进会 ,1945年在上海成立的中国民主促进会,成员多是上海文化教育出版界知识分子。民进领导人马叙伦曾率领上海和平请愿团,在下关事件中首当其冲。1947年冬,中共地下组织帮助民进领导人马叙伦、王绍鏊、徐伯昕等到达香港。

  戴黑框眼镜的马叙伦庄重地说:我们的想法老蒋不听。现在的中国,还是靠共产党把舵。

  民进的另一位领导人王绍鏊提醒:我们现在召开的政协不是过去那个旧政协,新政协不准反动分子参加!

  当年,多少民主人士怀着对和平民主的期望,热诚参加国民党提议的政治协商会议。不承想,国民党连自己举起的民主招牌都要丢弃,没多久就发动全国内战。绝大多数民主人士从此得到教训,再也不受国民党假民主的愚弄!

  与会者还有一个特殊人物,门口的警卫都是他的手下。中国致公党主席陈其尤出言豪爽: 从辛亥革命到抗日救国,海外华侨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我们不能容忍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封建蒋朝!

  致公党是历史最久的政党之一,1925年成立于美国旧金山。其前身,是美洲旧金山致公堂,历史悠久的洪门团体。致公堂虽然是带有封建色彩的帮会组织,却很早就支持祖国的辛亥革命。孙中山曾加入致公堂,以洪门大哥的身份整顿组织,制定章程。1946年初,致公党总部在香港恢复活动,这个最早支持国民党的党派也投入反蒋阵营。致公党组织不乏武林中人,在间谍横行的香港,主动充任民主党派活动的护卫工作。

  李章达发言出口成章:封建独裁势力,纵使改头换面,必须拒绝!帝国主义侵略,无论日本美国,必须铲除!中华民族该翻身了!

  李章达代表的中国人民救国会,发起的初衷是动员人民抗日。但是,蒋介石就是不准人民抗日,悍然逮捕救国会沈钧儒、章乃器、邹韬奋、李公朴、史良、王造时、沙千里七人。举国激愤,救国会七君子闻名海内外。

  中国农工民主党是中国最早成立的民主党派之一。1927年蒋介石违背孙中山遗愿发动清共,遭到国民党左派的强烈反对。1928年,在宋庆龄、陈友仁的支持下,邓演达以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的名义,在莫斯科发布《对中国及世界革命民众宣言》,反对假托国民党旗号的新军阀,号召建立以工农为中心的平民政权。从此,国民党内部的爱国民主人士先后组织中华革命党、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中华民族解放行动委员会等党派,1947年改名为中国农工民主党。

  消瘦的彭泽民是国民党左派元老,他动情地说:中国的农工平民大众陷于死亡线上,蒋政权已经面临全面崩溃,解救民族危亡,此其时矣!

  发言态度一致,与会人士把目光转向在座的一位老者。

  个子不高的沈钧儒,高额头、长胡须,活脱脱一个寿星老!

  沈钧儒在晚清时代就请愿召开国会,中华民国成立时是浙江省议员,又加入同盟会。沈钧儒反对袁世凯、反对曹琨、反对孙传芳,沈钧儒参加北伐、参加中华民权保障同盟、发起救国会、参加国民参政会、参加政治协商会议 ……民盟总部被迫宣布解散之后,沈钧儒潜赴香港,与章伯钧组织召开民盟一届三中全会,公开谴责南京反动政府,决定恢复民盟组织和领导机构 ……沈钧儒堪称民主人士的左派旗帜!

  沈钧儒认为:中共 五一口号一呼而天下应,足见召开政治协商会议以解决国是,非一党一派之主张,而是一切民主党派和民主团体乃至全国人民的共同要求。

  章伯钧随即建议:应该在海内外立即发动新政协运动,号召人民起来拥护新政协。

  这时,在座的共产党人潘汉年发言了。

  提起英勇奋战的共产党人,香港人往往带有几分畏惧。可是,这个潘汉年却有 富有魅力的共产党人之誉。人们听说,高级间谍潘汉年曾在日军控制之下的香港抢救许多文化名人;人们听说,绰号“小开”的潘汉年娶了香港道亨银行董事长的女儿;人们听说,潘汉年既文雅风趣又豪侠仗义,既见识卓越又谦恭和气,他到哪里哪里就满堂春风 ……毛泽东在给李济深、沈钧儒的信中写道:兹托潘汉年进谒二兄。二兄有所指示,请交潘汉年转达,不胜感幸。

  从事秘密工作的潘汉年较少出席公众场合,参加双周座谈会也不多言。中共中央规定:共产党员在双周座谈会上只能以朋友身份出席,多听少谈,绝不能给人以领导之感。潘汉年谦恭地说:本党主席毛泽东先生提议:政协会议地点设在东北解放区的哈尔滨,会议时间以今年秋天为宜,不知各位有何意见?

  在座的唯一女性何香凝十分爽快:政协会议及早召开为好!我们要高举义旗,不给蒋介石喘息之机!

  何香凝与夫君廖仲恺,自创立兴中会起,就是孙中山倚重的肱骨同志。孙中山逝世、廖仲恺遇刺之后,何香凝与孙夫人宋庆龄一起,始终坚持联合共产党,坚决反对蒋介石的反动政策,是国民党内著名的左派。内战爆发后,何香凝又支持李济深在香港创立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何香凝的政见,在民革内部极受尊重。

  现在就看李济深的态度了。

  民革主席李济深是个深沉稳重的人。李济深原本军人出身。黄埔军校创立时,孙中山本来选中粤军名将李济深负责,后来又改由蒋介石担任校长,李济深则任教育长。北伐军中,蒋介石任总司令,李济深任总参谋长。从北伐到抗战,李济深数次担任蒋介石的副手,也数次举旗反蒋。国民党内,公认李济深是屈指可数的谋略家。可是,在政界,李济深留给人们的印象是,反蒋派的色彩似乎比民主派的色彩更重。

  李济深十分重视吸取国民党压制民主的教训,他说:中共五一口号坚持党派协商、联合政府,足见共产党不搞一党专政之诚意。本党同志应深刻反省,站到民主阵营中来。

  与会十二人当即商定,立即联名响应中共“五一口号”,共同策进完成大业!

  但是,关于政协会议的地点、时间,李济深则表示,尚须从长计议……

  1948年5月5日,各民主党派与民主人士李济深等十二人响应中共五一号召,致毛泽东电与向全国的通电,同时发表。

  一呼百应!

  一时间,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纷纷通电响应。

  陈嘉庚动作更早,5月4日就代表新加坡华侨致电毛泽东。

  5月5日致电的还有马来亚霹雳州侨团。

  华侨不愧为革命之母,海外侨团相继发表通电响应中共“五一口号”:

  马来亚吉灵丹州侨团(5月7日)、暹罗华侨促进祖国和平民主联合会(5月16日)、马来亚槟榔屿七十一个侨团“否认蒋介石为中国总统大会”(5月18日)、马来亚柔佛州东甲属华侨促进祖国和平民主联合会(5月19日)、旅法参战华工总会(5月)、加拿大云高华华侨民众社(5月)、古巴华侨拥护民主大同盟总干部执委会(5月)、中国民主同盟缅甸支部(5月)……

  在港的人民团体也积极响应中共五一口号

  中国学术工作者协会理事郭沫若、马叙伦等声明(5月)、在港各界民主人士冯裕芳、柳亚子、沈雁冰等一百二十五人声明(6月4日)、留港妇女界何香凝、刘王立明等二百三十二人宣言(6月) ……

  任何独裁者总有权力不及的地方。蒋介石把反对派统统赶出国统区,却使香港形成反蒋的民主大本营。

作者:郝在今     责任编辑:daihai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