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  名人轶事

陈巳生、陈震中父子的上海往事

发布时间:2015-02-26  来源:《中国报道》(2009年第四期)

放大

缩小

  1949年10月1日,陈巳生、陈震中父子双双应邀,登上天安门城楼,观看了开国大典盛大的阅兵式和游行。

  几年前的一个深秋,我曾手持一册30年代的老上海地图,漫步在这个东方大都市清冷的街头,寻找昔日中共地下党人战斗的足迹:

  浙江中路112号,20年代末中共中央军委的联络地点;戈登路(今江宁路)善庆里的一座小楼,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人曾在此起草和批阅文件;云南路447号(现云南中路171-173号),与著名的天蟾舞台仅一墙之隔,是当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办公的场所;法租界金神父路(现瑞金二路)一幢洋房,曾是中共中央特科的内部接头处,周恩来、陈赓等中央特科领导人时常来此处接头谈话……

  80年的岁月如白驹过隙。如果没有镶嵌在门前的纪念牌,估计没有人还记得曾经发生在这里的故事。而即便是那些在敌人的巢穴里出生入死的地下党人的后代,父辈们的故事也已经一点点远去。

  陈巳生:一辈子的“地下党”

  上海,湖南路。街边许多老式弄堂曲径通幽,老别墅在梧桐的绿荫里露出一角,不显山不露水。这里住过赵丹,也住过阮玲玉,这些风流人物为湖南路刻下了别样风情。60年前的某个夏日午后,在湖南路一幢曾经住过宋子文七姨太的小洋房里,一个小女孩曾在窗外悠扬的蝉鸣声中酣睡。一位慈祥长者靠在床边藤椅上,半眠半醒,时不时用手里的蒲扇轻轻为梦中的女孩带来一丝清凉……

  女孩名叫苏君。几日前,在与这位当年的小女孩通话时,仍能觉出她对60年前的父爱的深深眷恋。这种眷恋不仅仅源自对父亲久远的追忆,也在于当年父亲给予幼小儿女的爱的确太少,因而显得弥足珍贵。

作者:苏原     责任编辑:吴宏英

1 2 3 ...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