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  名人轶事

日记中的李霁野先生

发布时间:2017-12-11  来源:《天津日报》2014年4月6日版

放大

缩小

编者按:作者张铁荣系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鲁迅研究会理事、中华史料学会理事、天津市现代文学学会副秘书长。这是2014年4月6日李霁野先生诞辰110周年之际,作者怀念李霁野先生的文章。

 

时间过得真快,到今年4月6日李霁野先生诞辰整整110周年了。我手头有李霁野先生的几封信,记录了那个时代和他的交往。

我曾在南开大学学习,后来又在南开做教师,但由于我在中文系,先生在外文系,所以与他的接触是很少的。直到四十多年前,也就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奉命进京到鲁迅研究室跟随李何林先生进修,才走进了鲁迅研究界。李霁野先生是鲁迅研究室的顾问,又在南开大学工作,同时还住在天津,因此接触就多一些。有时他来北京参加会议或是鲁研室开专门会议,我总能见到他;再就是,每次回天津鲁迅研究室有事我也顺便去麻烦他;还有那些年春节前张杰、杨艳丽来天津代表鲁研室给霁野先生拜年,我也陪同去过。这样和霁野先生慢慢熟悉起来,他坐落在大理道11号的家也去过多次,很宽大的书房兼客厅,先生就是在那里写作或接待客人。记得书桌旁边的墙上挂着一张台静农的书画,霁野先生很是珍惜,说是当时台静农托人从台湾辗转带来的。

1984年正值改革开放不久,许多知识分子下海经商。南开的两位毕业生经营了两家饭店,其中有一家绍兴风味的饭店。他们知道我是研究鲁迅的,于是就来谈,想将这个饭店命名“咸亨酒店”。因为在天津,还想请李霁野先生为酒店题写店名。

我受人之托,于当年国庆节后的12日到先生家。霁野先生开始并不同意,他说我从来也不给人题词写字,况且自己是受五四新文化熏陶成长起来的,从年轻时就认为写毛笔字是复古,自己向来写信、做文章和翻译总是用钢笔和原子笔(即圆珠笔)的,并说自己当年认为这就是反封建。我反复和先生解释,说他们也是为了宣传鲁迅,只有您写了影响才会大,另外写出来大家看了也是个宣传,您不是也希望大家多了解鲁迅吗?先生没有办法,只得同意了,我知道他是赞成宣传鲁迅的。

作者:张铁荣     责任编辑:张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