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刊撷英  >  精品文章

幸福的工作

发布时间:2017-12-19  来源:《开明》2017年第3期

放大

缩小

  我大概算是“另类”的办公室主任了。一边忙着应对各种公差,一边忙着研究鲁迅。在鲁迅纪念馆,不,在先生家里,我就以这样的“生态”存在着,以馆为家,心安理得做着自己该做的事。前者让我的生活充实,后者让我精神愉悦。这实在是一份世界上最幸福的工作。

  从鲁迅故里保护规划工程启动、“老房子、新空间”的鲁迅生平事迹陈列厅新馆落成到鲁迅纪念馆实施整体免费开放、打造“走近鲁迅”社教品牌、与越来越多的世界名人名馆缔结友好馆……进入新世纪以来,有幸亲历先生家里发生的一桩桩一件件大事喜事,总让我有种形诸笔端的冲动。作为民进的一名基层会员,学术强会,从自身做起,何尝不是我的职责所在。利用工余时间,我把这一件件一桩桩的好事喜事记录下来,先以论文、展评、随笔、言论、人物专访、景点组稿等文体形式陆续公开发表单篇文章,再以作品结集形式出版专著,这便有了几年前我的第一部书《先生是我引路人》。

  全书较为系统地展示了本世纪初以来绍兴鲁迅纪念馆在文物保护、免费开放、文化产业、学术营销、重大活动、内部管理等方面取得的成果,时间跨度长达15年。令我感动的是,时年91高龄的版画大师赵延年先生抱病亲自为本书作序,本书的序言是赵老最后的遗作!让我记忆犹新的是,当时我去杭州医院探访赵老,辞行之际,赵老握紧我的手,一字一顿,再次强调“坚——持!”那两个字老人说得异常肯定、响亮,深深地印在我的心里。回忆起来,这语重心长的教诲可以视为赵老对我的临别赠言,至今我仍能感受到赵老那双温暖的大手传递过来的力量。

  回头看看,这部书无论文笔还是深度都显青涩,却见证了我的成长,从市作家协会会员到省作家协会会员,从一个进入鲁迅纪念馆的新兵到一名研究鲁迅的专业人员,向先生学习,以文化人宣扬鲁迅精神由此成为我的职业人生。进入先生的世界,渐渐地我明白了什么是真善美,至少,我的信仰有了真实的归附。变化在我身上悄悄发生:看见馆区地面上有一片纸屑一只空瓶我会自然而然弯腰捡起;以校稿的名义,我会向馆里的年青同事“讲述”鲁迅为人为文的故事;联系同事办事,甚至督查街区保洁人员我会“请”字开头“谢”字收尾;我会把来往公函报废信封上的一张张邮票剪下收藏起来作为工作见证,成为心中一道道美景,带着敬畏之心做好先生“交待”的每一件事,然后把快乐分享给大家、分享给自己,走近滋润心田的鲁迅文化,每天我都保持着阳光般灿烂的笑容。

  相对于初进鲁门的自我完善、实践验证,近来我一直在尝试做些理论方面的研究,以期扩大鲁迅思想精神的影响,时有文章见诸核心期刊,几乎每篇文章背后都有一个值得回味的印记。记得为搞《全国鲁迅博物馆(纪念馆)资源特性和融合发展初探》这个课题,我曾利用双休日自费去全国首家民间鲁迅展馆实地考察,民间藏家出于对鲁迅先生的深厚感情收藏鲁迅相关资料并长期免费展出令我深受感动;2016年适值鲁迅诞辰135周年和逝世80周年,鲁迅故乡和鲁迅纪念馆相关纪念活动可谓盛事连连。民进绍兴市委会还在“两会”期间提交《弘扬鲁迅文化,塑造绍兴城市之魂》提案。我在全国社科核心期刊《鲁迅研究月刊》发表《故园情浓》一文全面进行综述,在第一篇章“各界关注”里,开门见山“举荐”民进绍兴市委会的调研成果;整理古小说显示了先生独特的眼光,也是他成为作家前早期鲜为人知的学术活动的一个缩影。记得我曾漏夜研读先生《古小说钩沉》手稿,写出《〈古小说钩沉〉与学者鲁迅》;也记得在媒体上闻讯鲁迅当年赠送给学生的一件实物后,次日我便“私自”登门寻访,不能忘记,正是在我的老师、原绍兴市文物局局长高军先生的鼓励和指导下,使《鲁迅馈赠蒋蓉生矿物标本考》一文在两天内成稿,还引出了蒋蓉生亲属愿意将此实物无偿捐赠给鲁迅纪念馆的好事……

  有先生一路相伴,从此,我的生命长河里少了许些无聊、空虚和迷惑,多了几分真诚、美好和坦荡,工作着是快乐的。

  (作者系绍兴民进会员)

作者:杨晔城     责任编辑:叶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