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刊撷英  >  精品文章

重阳尊高老 九九话登高

发布时间:2017-12-25  来源:《开明》2017年第3期

放大

缩小

  重阳节到了,正是秋日“登高”时。旧时这天亲朋好友相约结伴,登上慈城石刺岭和西峰峰巅。凡是去登高者都喜欢佩戴茱萸。“茱萸”又名“越椒”,是一种药用植物,其味香烈霸道,所以宁波人把它看成防病驱邪的节物,称之为“避邪翁”;登山时,脚踏野菊朵朵,携饮菊酒杯杯,人说菊花既可护身避邪,还可延年益寿,故称“延年客”。

  慈城人习惯于登上清道观百步阶,盘桓于云亭间。极目远眺,心旷神怡:一块块金黄的田野、纵横交叉的江河,各种绮丽风光,尽收眼底;文人雅士,赏菊赋诗,不亦乐乎!

  重阳节最突出的节俗活动是登高,而登高既能“避灾”又可“抒怀”的节俗活动,都可在中华的传统节俗中找到依据。

  《中华风俗志》载有“桓景避灾”的故事。援引梁代《续齐谐记》说:东汉费长房随卖药翁壶公入山修道。归来时,壶公送他一根竹杖一张符。这根竹杖能行千里,用符能治百病。因此费长房远近闻名。晋·葛洪(葛仙翁)长期活跃在浙江各道观,他在《神仙传·费公》一文中就记有“松盖竹龙”的典故。宋代明州人舒亶在《题云湖庆云院》诗曰:“松盖作云连十里,竹龙行雨出千山”,清·江北半浦人郑性亦云:“松盖竹龙无处觅,千万十里暗香连”。记中还说,那时汝南地方有一个叫桓景的人,备了礼物去拜费长房为师。有一天,费长房突然对桓景说:“九月九日这天,你家将大难临头,你们必须在这一天离开家,并叫家人都做好一只红布袋,袋里装满茱萸,系在手臂上(或用茱萸枝插在头帽上),再登上高处,饮几杯菊花酒,这叫“辟恶茱萸囊,延年菊花酒”。这样大难就可以避免了。到了九月九日那天,桓景照着长房的话去做……傍晚回家一看,好险!家中的鸡、狗、牛、羊死了一地。长房解释说:这就是登高可以避灾,也可见此俗曾在浙江宁波地区广泛流传——这当然是一种迷信的说法。然而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在封建社会里往往是“闭门家里坐,祸从天上来”,人们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只好祈望有消灾避难的方法,于是形成一种习俗。

  重阳登高文人雅士“抒怀”之举,则典出于“孟嘉落帽”的传说:说是晋朝永和年间,有位叫孟嘉的在驸马桓温帐下任参军,他就是大诗人陶渊明的外祖父。这位孟嘉少负才名,很受大将军桓温的赏识。有一年重阳节桓温在龙山大宴群僚,吟诗联句,骋怀驰想,酒酣兴浓之际,一阵风起吹落孟嘉的帽子,可他还高谈阔论,吟咏啸哦。掉帽子是有失体统的,别人作诗讥讽,但才高胆壮的孟嘉,逞才傲物,语惊四座,折服了众人,故后世文人说九九登高之举,以“孟嘉落帽”为始。外公如此,负一代才名的外甥陶渊明也如此。他曾说:“余闲居爱重九之名,秋菊盈园,持醪靡由,空服九华”。明代宁波慈城人桂林曾写有《重九登莲山》一诗:“佳节逢重九,登高历翠微。清风不动帽,小雨却沾衣。涧远泉声细,林疏木叶稀。相携耽胜赏,日暮未言归。”其中第三句系反用“孟嘉落帽”的典故。清代慈城半浦村人郑梁,系黄宗羲入室弟子,饮誉浙江文坛。他在《九日赭山道中》一诗写道:“落帽寻常事,登高五六人。”可见此俗在宁波也盛行。

  至此,节俗与人情融合为一体了,故“重阳节”又称“登高节”。故事与传说,避灾在前,落帽在后,使我们比较清晰地看到节俗生成发展的一条线索,那就是从避灾到娱乐、审美、以至升华到敬老、和谐。其间也蕴含着社会的进化和人们对精神文明的需求。

  啊,在这天高气爽的重阳佳节里,登高望远,瞩目四方:山上的枫叶红了——“坐爱枫林惜晚晴”;山下的庄稼熟了——教人领悟:“没有春天的深耕,就没有秋天的丰收”的哲理。更觉心胸开阔,精神舒畅,产生一股昂扬奋进的力量!还有不少游子在他乡,节日登高放眼望:个人的恩怜宠辱可弃,唯有乡土亲情难忘!

  说到这里,不禁想起一件令人寻味的事:有一次人代会后,温家宝总理答中外记者问。在回答台湾记者关于两岸关系的提问时,温总理说:“我……不由得想起了一位辛亥革命的老人、国民党的元老于右任在他临终前写过的一首哀歌《望大陆》: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

  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

  这是一首情长意深影响海内外的哀歌!多么震撼中华民族的词句。温总理引此诗答记者问,既形象又典型,连国民党元老都盼祖国统一,显然这是解决两岸关系问题的唯一途径,也是两岸人民的共同希望。答得多么巧妙!是啊,重阳节弘扬的正是那种爱国、爱乡感情的主旋律!体现了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

  (作者系宁波民进会员)

作者:金建楷     责任编辑:叶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