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上学苑  >  推荐阅读

西方 “司法独立” 为什么在中国走不通

发布时间:2018-02-05  来源:求是

放大

缩小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必须走对路。如果路走错了,南辕北辙了,那再提什么要求和举措也都没有意义了。”一些人无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取得的巨大成就,将西方“司法独立”奉为圭臬,认为应当将“司法独立”作为我国司法体制改革的方向。西方“司法独立”真的能在中国走得通吗?我们对此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

  一、如何看待西方“司法独立”

  西方“司法独立”是资产阶级革命同封建君主制和宗教神权统治作斗争中在上层建筑领域取得的重要成果,一般是指司法权独立于立法权和行政权,不受其他国家机关和任何政党的监督和管理。相对于封建专制社会的司法制度,西方“司法独立”具有进步性,但其历史局限性不容忽视。

  西方“司法独立”是资本主义社会形态下的司法体制,不具有普遍适用性。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政治制度不能脱离特定社会政治条件和历史文化传统来抽象评判”。西方“司法独立”是资产阶级革命的产物。以蒸汽机为代表的新生产技术的出现,要求把劳动力从封建主的人身控制下解放出来,从而满足资本主义生产的需要。在这种社会条件下,“司法独立”以及“天赋人权”“三权分立”等资本主义民主政治学说开始萌发,其目的在于推动资产阶级革命,满足资本主义自由竞争的需要。资产阶级革命胜利后,“司法独立”发展成为国家上层建筑,以维护资产阶级既得利益和资本主义社会秩序。从本质上说,西方“司法独立”是在资本主义私有制基础上,与多党制、三权分立等制度相辅相成的司法体制,是为资产阶级统治和资产阶级利益服务的,不可能具有世界普遍适用性,更不可能适合于社会主义社会。实际上,即使在资本主义国家,也需要相应历史、宗教、文化等的配合,西方“司法独立”才能有效发挥作用。一些发展中国家不顾国情移植西方“司法独立”,结果反而带来了司法腐败等乱局。

  西方“司法独立”过于强调形式正义,导致司法变异为诉讼技巧博弈的游戏。私有制是资本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无论资产阶级用什么样的所谓自由、平等、民主等制度在形式上加以掩饰,都无法改变其社会关系的实质不平等,“司法独立”也属于这些掩饰性的制度。在司法权运行上,西方“司法独立”强调法官和陪审团不受外界影响,“独立”对案件作出裁决。表面上看这消除了封建制度下司法权对封建主的依附,但实质上仍然在维护私有制和资本剥削劳动力的基本社会关系,必然导致司法止步于形式公正,而无法做到实质公正。在西方司法体系中,存在诸多以形式正义为价值导向的制度,比如陪审团制度、诉辩交易、米兰达规则等等,因这些制度的弊端造成司法不公的案例屡见不鲜。当然,形式正义有其正当价值,但如果一味强调所谓的“正当程序”,而对实质正义不给予应有的重视,法官就不会把追求案件事实真相作为裁判基础,司法就会演变成一种价格昂贵的博弈游戏,诉讼技巧的作用往往会大于案件事实,也必然造成诉讼当事人实际地位不平等,实质性的司法公正不可能普遍实现。

  西方“司法独立”难以对司法公正构成制度支撑。西方“司法独立”对法官和陪审团权力行使缺乏有效的监督和约束,甚至赋予法官“造法”的权力,对陪审团成员的法律素质以及法官自身的司法理念、司法能力、司法廉洁更是难以保障。越是“司法独立”,法官、陪审团存在的阶层、性别、种族等观念可能就越任性;法官和陪审团的错误判决就越难以纠正;司法贪腐行为就越难以发现和惩治。过去几十年来,美国发生多起白人警察暴力执法导致黑人死亡事件,并引发大规模抗议游行和社会骚乱,而涉案警察往往被判无罪或免于起诉。在现实中,法官更难逃政党政治和资本的影响。美国联邦大法官的“宝座”历来都是两党激烈争夺的对象,当事人只有表现出相应的政治倾向,才可能被提名和任命。2009年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路泽恩县曝出丑闻,两名法官关闭政府少年监狱,与人合伙成立私人少年监狱,收受数百万美元贿赂,将几千名少年轻罪重判入狱以保证其私人监狱获利。说到底,西方“司法独立”是一种司法者在缺乏有效监督制约的条件下、依据所谓的“良心”来行使司法权的制度设计,难以对司法公正构成有效制度支撑。

作者:范明志     责任编辑:刘晓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