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  名人轶事

我与赵朴初的交往

发布时间:2018-02-06  来源:《文史精华》2008年第6期

放大

缩小

赵朴初先生于2000年5月22日17时05分在北京医院逝世。当天晚上,我和朴老的夫人陈邦织大姐通了电话。她心气平和地说:“……请放心,我身体还可以。有不少他没有做完的事,我还要尽力去做。”我女儿沈雪去探望她,她又说:朴老留下一首偈诗。说明了他去世前的心情。他已经在生前尽力作了奉献,已了却人世一段因缘。

根据朴老的嘱咐,家里不设灵堂吊唁。北京阜城门外的广济寺设坛悼念这位德高望隆的中国佛教协会会长。沈雪送去一座缀满白菊花、黄玫瑰和菖蒲兰的大花篮和我献的五言偈诗:  

岂有菩提树,本无明镜台。

无私无挂碍,无憾了尘埃。

这是我根据禅宗开山六祖慧能和尚的“两无”论说发展的五无。来形容赵朴初先生无欲则刚和有容乃大的境界。朴初先生是一位德行很高的佛学家。他那圆通明澄的兼容学说,和提倡佛教各宗派支系间平和顺达的兼爱主张,不仅得到中华大地上千万僧众与佛教徒的拥护,并且受到海外尤其是日本、印度及东南亚的佛教界的赞赏。通过对佛学的研究与弘扬,他为我国的对外文化交流开拓了新的途径。因此在中国当代文化史上,以至于在新中国的外交史上,都有不可磨灭的功绩。

朴初先生更是一位炽热而执著的爱国主义者。他在70年的生活历程中,通过从事慈善事业、赈灾和救亡的工作,为祖国的独立与强盛,为社会的进步与文明,为人民的安宁与福祉,在各种艰难的环境中,以殉道者的精神,作出了自己的奉献与牺牲。所以,“杰出的宗教领袖和著名的社会活动家”,既是党和国家对他的评价,更是人民对他的称道。我想从日常接触中印象深刻的事例里,谈谈我对他的感知感悟和感佩,也包括我的感激心情。  

我和赵朴初先生相识有42年。但是我们真正相见到相知。仅20余年。

“我们是在哪里夤缘相识的?”他曾两次问我。

“我们相识于《法音》杂志,但一直未能见面,真正相识是夤缘您的一组小令。”我答道。

“对了!那是拙作《某公三哭》惹的祸。”

那是1964年初秋。朴老的散曲小令《某公三哭》在《人民日报》发表后,引起了人们广泛的兴趣,各地报刊竞相转载。当时《浙江日报》社长于冠西建议我改成一组昆曲短剧。我花了半个月时间写出初稿,就给朴老寄去。他不久回信说:“……拙作粗陋,多承演释成戏,加上说白和对话,能在旁敲侧击中画龙点睛,甚好,亦甚感。”但是他后来又寄来短柬说:“寓辛辣于诙谐中,是古典戏曲的好传统,不宜过多嘲弄,亦庄亦谐。可免恶俗的流弊。”他看了第二次改稿后,让秘书转达3点要求:“一是不必拘泥于他的散曲局限,可根据舞台表演需要来发挥;二是最好请南昆名丑王传淞扮演赫鲁晓夫,要为他写好既幽默又生动的台词;三是为了政治思想上的严肃性,务请有关党政领导把关审定,以求准确和稳妥。”

根据朴老的要求,省委宣传部转请中宣部文艺局审看本子。中宣部的批示同意朴老的3点意见,并建议不公演,先在内部展览演出。朴老知道后又来短简:“请中宣部把关,自然更好。何时演出,当来观摩求教。朴初谨白。”

但是戏未能排完就停顿了。因为在江青一伙蛊惑下,有了两个“批示”,全国文艺界便陷入狂涛浊浪中。不久,史无前例的文革发难。又掀起了文化大破坏的血雨腥风。

大约在1967年初秋,有两个穿军装的高个子到杭州来调查赵朴老的材料。当时到黄龙洞的牛棚里提审我和浙昆的“走资派”周传瑛、谢逸南和王传淞,要我们交代和赵朴老的“黑关系”。我们都表示从未和他见过面。“还想抵赖!”一沓油印的剧本往桌上一掷。原来是为了《某公三哭》的事。逼供加诱供,要我们3个曾在上海住过的人,提供他当年在上海的情况。冷场半天,王传淞说:“我在上海倒认得一个姓赵的,给东洋(日本)纱厂看门的,小名叫阿三。不过早去世了,活着今年大约有80岁了。”两个高个子毫无所得,悻悻地走了。转眼过了年。我们在牛棚里看见报纸上有条消息:日本佛教界人士到北京。会见的人中有赵朴初的名字,顿时为他庆幸。

1978年春,赵朴老夫妇来江南了解各大寺院受文革破坏的情况,途经杭州时,通过统战部和宣传部,把于冠西、王传淞和我接到他的住处。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为我的几首小令,连累了你们!”他双手合十表示歉疚。并且第二天为我们各写了一张字。因为形势发展,当然不能再写《某公三哭》的内容了。我陪朴老去观看了灵隐、净寺和虎跑的修葺与需要恢复的情况。第二年他又来杭州。我正好要去舟山,和他同行。去普陀勘察了遭受破坏的情况。

“我们通信已有多年,十多年以后才有机会交谈,说明缘分来得也有迟有早。”他说,“你是从事戏曲的,我只是爱好,我从事佛学,你也有些兴趣。谈话内容可以更丰富。”我说,我只是对禅宗的一些学说感兴趣,但不信佛。他说:“没关系。我有不少不相信佛的朋友。照样谈禅。何况信佛也不一定顶礼膜拜,也不必都要吃素。凡事心诚就行。我过去参加各种会议,有时临时无法为我备素斋。我就在荤菜里捡素菜吃,只要行止无亏,何妨肉边捡菜。”朴老的超然豁达,实在令人钦敬。

从70年代末至80年代末的近十年间。朴老来杭州次数较多,我们见面次数也不少。有时是由省委统战部余纪一和戴盟等领导邀我陪同,有时仅由他的夫人和身边工作人员随行。我们曾到虎跑寺瞻仰弘一大师李叔同的灵塔;去查看孤山后面已被毁坏的苏曼殊大师的墓址;去祭扫鉴湖女侠秋瑾新墓和造像。谈到许多与湖山同辉的历史人物,以及曾住在西湖边的丰子恺、马一浮和潘天寿。尤其对当代诗书画印并称四绝的余任天先生,他读了任天先生的画和书法。很是钦佩。可惜总是因事耽搁,未能遂他去拜望的心愿。但他几次谈话中的评论,都收入《余任天先生纪念文集》中。朴老看到文集后说:“世间万事,都有一个缘字。” 

作者:沈祖安     责任编辑:张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