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  名人轶事

我与赵朴初的交往

发布时间:2018-02-06  来源:《文史精华》2008年第6期

放大

缩小

朴老一生俭朴,别无嗜好。于艺术诸门类,兴趣甚广。古典文学、宋元理学、诗词歌赋、书画金石、戏曲音律不仅造诣高深。且见解精辟。但是他最喜爱的唯书法和昆曲。

他的书法,已自成一格,无论蝇头小楷或大椽榜书,皆清逸挺秀,已被海内外称为“赵体”和“朴初行书”,书法界咸推为领袖人物。他对昆曲艺术的爱好和研究,已有70多年历史。

“在当时传习所的学生刚出道时,我就在‘新乐府’看他们仙霓社的实习演出。”朴老曾对我说,“当时最出名的,小生是顾传阶,旦角是张传芳,副丑是王传淞。我是基本上每场必看的。”“当时你几岁?”我问。“20岁左右。”他答道,“已经会‘摊铺盖’拍曲子了。”

赵朴老于抗日战争前后直到解放战争取得全面胜利,在上海住的时间最长。他不仅看南昆的传字辈和俞振飞的戏,也看到南方来演出的北昆韩世昌、白云生、侯玉山和马祥麟的戏,并和徐凌云、赵景深等名票极熟。周恩来在40年代就知道赵朴初和昆曲界的交往,所以1956年浙江昆剧团新整理的《十五贯》演出成功后,周总理在中南海紫光阁为浙昆主持座谈会时,嘱咐剧团要多向各方面请教,提出“有几位昆曲爱好者不能忘记,一位是王昆仑,一位是赵朴初,都是有研究的。”所以浙昆团长周传瑛请文化部艺术局副局长马彦祥陪他去拜访两位名家。从此。浙江昆剧团和赵朴老就结下了不解缘。

“看戏也是一种缘分。原来不认识,看了戏。就成为朋友,交了朋友,就更要去看戏。”朴老对我说,“我很领受昆曲界对我的情,慢慢就觉得欠了人家的情,如果关心也可以算报答,我就不能不关心了。”

1987年,赵朴老偕夫人陈邦织来杭州,主持召开全国宗教工作会议。到医院探望我时,询问浙昆的情况。我就建议浙昆为赵朴老演出一场折子戏。省文化厅很支持,决定在武林路小剧场演出四出折子:《思凡》《下山》《界牌关》和《赠剑》。原定是专为朴老夫妇演出的,不料统战部的工作人员不明情况,竟用面包车把佛教、道教、基督教和天主教的六大宗教领袖都送来了。朴老思路敏捷,马上把我叫到一边说:“现在各方面的宗教人士都在,你们怎么能演和尚尼姑思凡成亲的戏呢?”并且严肃地提出,“不演是中策,照演是下策,换戏是上策,马上就要开演,怎么办?”当时有关领导研究后,决定让浙昆业务团长汗世瑜考虑换戏。汪世瑜立刻和王奉梅商量后,二人改演《跪池》,把第一出调到第四出,有一个小时可准备。结果,《跪池》演得很成功,赵朴老称赞道:“我也是有意试试你们的硬功夫和真功夫到底行不行!”戏散后,他让夫人陈邦织大姐交给我一个任务,定要我代他送300元给演职员作夜餐费,剧团不肯收,他正色道:“我是政协副主席,大小是国家干部,怎么可以扰民贪便宜?” 1998年春节,赵朴老给我写贺年信时,提出:“浙昆培养青少年不容易,拟捐助一点钱,杯水车薪,略尽绵力,望勿拒绝。”我立刻和浙江京昆剧院院长汪世瑜商量后,写信去婉转辞谢。但是朴老在春节前后两次寄来各1万元,并且坦述道:“我的工资和内人陈邦织的离休金已足够我们生活,区区小数,聊表心意。千万不要推却。”浙昆上下四代演职员都非常感动。我们将剧院的工作计划和青少年演员培养的情况向他书面汇报后,他鉴于浙昆86岁的张娴老师(周传瑛的夫人)以下的几位老人,和汪世瑜等有较突出贡献的(包括5位梅花奖得主)14位演员的敬业精神,颁发了14份由他亲笔题词的荣誉证书。在省政协大礼堂举行颁奖大会。不仅鼓舞了浙昆的演职员,在全省戏曲界也引起较大的反响。  

作者:沈祖安     责任编辑:张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