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  名人轶事

“抗战词史”中的“绝唱”

——叶圣陶抗战八年间的诗词

发布时间:2018-03-05  来源:中国作家网

放大

缩小

叶圣陶是我国现代著名的作家、教育家、编辑出版家和社会活动家,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先驱者之一。就文学创作而言,短篇集《隔膜》《火灾》等,“实为中国新小说坚固的基石”(茅盾语);“扛鼎”之作《倪焕之》的出版,标志着我国现代长篇小说走向成熟;童话集《稻草人》,“给中国童话开了一条自己创作的路”(鲁迅语);1921年发表的四十则《文艺谈》,是我国现代文艺理论史上最早出现的理论专著,为新文学理论的孕育起了奠基的作用。就文学活动而言,叶圣陶以文会友,广结良缘,为开创新文艺的园地和聚集作家队伍,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就教育和编辑出版工作而言,叶圣陶永远记住最广大的文学爱好者并且自觉地担负起编辑的责任,永远记住广大的青年并且自觉地担负起教师的责任。为了这种责任,叶圣陶不惜牺牲自己的学术研究和专著创作。他的作品只是他成就的一个方面,更大的成就在“文章”之外,他是真正意义上的文化大师。

叶圣陶在为朱光潜《我与文学及其他》写的《序》中说:“‘一切纯文学都有诗的特质’;推广开来,好的艺术都是诗,一幅图画是诗,一座雕像是诗,一节舞蹈是诗,不过不是文字写的罢了。要在文学跟艺术的天地间回旋,不从诗入手,就是植根不厚。”叶圣陶自己就是“从诗入手”步入文苑的。早在1908年春,叶圣陶还在苏州草桥中学读书的时候,受到时代风气的影响,就和同学一起组织了诗社,取名放社,意在放言高歌,抒发自己的志向。顾颉刚在《〈隔膜〉序》中说:

他(叶圣陶)比我早进一年中学。我进中学时,他正是刻图章、写篆字最有兴味的当儿。记得那时看见他手里拿的一把大折扇,扇上写满了许多小小的篆字,我看了他匀净工整的字,觉得很是羡慕。后来他极喜欢做诗。当时同学里差不多没有一个会做诗的,他屡屡教导我们,于是中学里就结合了一个诗会,叫做“放社”。但别的人想象表出,总不能像他那般的深细,做出来的东西总是直率得很,所以我们甘心推他做盟主。

“盟主”就是“召集人”“带头人”。叶圣陶经常和王伯祥、顾颉刚、吴宾若在一起吟诗、联诗、填词、嵌字、对对子。顾颉刚在《记三十年前与圣陶交谊》中说:

(1908年)予亦入中学。是时王君伯祥喜与予及圣陶近,结社作诗钟,或嵌字,或咏物,恒三数日轮出一题。圣陶以好饮,自署“醉泥”。社中惟此三人,所作推圣陶最工。又相约急就章,欲驰骛于隶草之间,亦以圣陶为神似。……是时予有所恋,而社交未公开,无由自达其意。圣陶能篆刻,曾倩刻三印,曰“隔花人远天涯近”,曰“想得人心越窄”,均《西厢记》语;曰“网得西施愁杀人”,尤《西堂赋》中语。印篆或遒劲,或蕴藉。时加摩挲,聊可自慰。至圣陶本身,则未闻其有此种烦闷也。

对对子是一种很风趣的游戏。叶圣陶在私塾读书时就对“对对子”很感兴趣,把“天对地”“云对风”“白马对黄牛”“皓月对长空”“登高山对望远海”之类的“对联大全”背得很熟;明清笔记小说中“点雨滴肩头”对“片云生足下”,“愿乘苍龙上天去”对“偶牵黄犬过街头”等等“对对子”的趣闻,也知道得很多。苏州园林中那些表现了选字遣词高度艺术技巧的园联,如苏州网师园的“风风雨雨,暖暖寒寒,处处寻寻觅觅;燕燕莺莺,花花叶叶,乡乡暮暮朝朝”。苏州拙政园的“北院寺新成,有寒碧千层,远青一角;东君如旧识,正庭槐垂荫,梁燕将雏”等等,也都熟烂于心。看得多,记得多,激发的想象也多,对起对子来自然敏捷工整。喝酒做“诗钟”,也是一种高雅的消遣。诗钟名称不一,或称羊角对,或称雕玉双联,或称百衲琴,或称诗唱。文人雅士做诗钟,社规甚严。拈题时缀钱于缕,系香寸许,承以铜盘,香焚缕断,钱落盘鸣,其声铿然,以为构思之限,故名诗钟。放社做诗钟,没有文人雅士那么严的规矩。“盟主”要社友做二句对子,七字句或十四字句,出题有种种花样,有“命题对”,如以“青蛙”或“雨伞”为题目做一对对子;有“嵌字对”,如以“小红”或“如意”嵌入上下句,做一对对子。最难的是把不相干的字句嵌入上下句中,做一对对子,例如上句嵌“天”,下句嵌“花”;上句嵌“初听起”,下句嵌“暖瓶”,本来不搭界的字和词,做成七字对或十四字对,难度就大了。“盟主”点燃一支香,用以计时。这支香烧完了就要交卷,延宕或做得不合格的就要罚酒。对对子和做诗钟,虽属雕虫小技,然以之瀹性灵,涤烦躁,亦不失为“艺苑之支流,尘海之逸轨”。对对子最能显示中国文字的特征。能对对子才能分辨虚实字,平仄声。对子的拙巧、朴华、雅俗,可以看出读书之多寡、语汇之贫富,以及才思聪慧的程度和审美情趣的高下。这种游戏能练习做诗的基本功,社友各显其能,优者雀喜,劣者苦醪,互为评点,自有一番情趣。妙句出,意蕴生。对对子若有信手拈来,浑若天成的本领,诗一定做得很雅洁。

作者:商金林     责任编辑:张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