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  名人轶事

柯灵谈傅雷一家

发布时间:2018-03-12  来源:《她,一个弱女子》

放大

缩小

傅雷的原则性

——柯灵,在傅雷夫妇的追悼会上,由他致悼词。这位满头白发的老作家、电影家,也是傅雷的好友。

傅雷的脾气,很多人都说有点怪。其实,他是很有原则性的。

我记得,抗日战争期间,上海沦陷了,我在上海编《万象》。傅雷寄来一篇稿子,内中有一小段是批评上海作家巴金的,我把它删掉了。傅雷很恼火,要我登报道。他认为这是原则性问题。

后来,他给黄宾虹开画展,寄来几篇文章。我觉得这些文章的学术性太强,只登了一篇。对此,他倒没有什么意见。这说明他其实是很通情达理的。一些非原则性的事,他是很好说话的。

还有一件事,给我的印象也很深:

那是在1957年,傅雷受到“批判”。领导上要他作检查,有人暗示他承认一下反党反社会主义,就可以过关。他不干。后来,那人暗示他,说成“实质上是反党反社会主义”,也可以。他还是不干。在这些地方,傅雷很坚持原则的。

傅雷办事情很认真。解放前,他住在上海的巴黎新村。有一次我去看他,他拿出留声机放唱片给我听。留声机有一点杂声。他就动手修,一直到弄好了,才放给我听。

他做事情也很仔细。记得在1953年春天,我曾和傅雷夫妇一起到浙江天台山去玩。天台山很高,气温低,别人没带棉衣,唯有他把棉衣带去了。登山时,肚子饿了,他就叫夫人把点心拿出来给我吃。他的点心是自己做的,一层黑枣一层猪油,一层层放在白瓷缸里,事先在家里蒸得很烂,专为旅行准备的。

在旅行中,有的地方路陡,上去很危险。别人不敢上去,他总是非上去不可。他说,旅行就不能怕惊险,惊险的地方不看就没意思了。

他还劝我平时吃点荤的。他说,写作的人,每天进行很剧烈的脑力劳动,一定要吃点荤的。

中国人讲究吃素。其实,老是吃素,没有“长力道”(上海话,意即没有长远的力气)。

傅聪出走以后,陈毅同志对夏衍说,应当争取他回来。只要回来了,没事。夏衍把我找去,要我把这层意思转告傅雷。我如实告诉了傅雷,他表示要做好傅聪的工作。

1978年,傅聪找人带信给傅敏,说“想念北京的蓝天”。傅敏马上把信转给我看。我给上海有关领导部门写了很长的信,结果竟没有回音。那时“左”的思想还很厉害,傅聪的问题一下子还解决不了。

不久,香港《新晚报》约我写《忆傅雷》。当时,傅雷的冤案尚未平反。我写好文章,请巴金看过,在北京的《文艺报》和香港《新晚报》上一起发表了。当时,在香港反响很大,认为这是傅聪可以回来的讯号。

作者:叶永烈     责任编辑:张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