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  会史钩沉

一代巨匠 师道宏远

——记天津民进创始人杨石先

发布时间:2018-03-26  来源:民进天津市委会来稿

放大

缩小

杨石先,名绍曾,又名允柱,号石先。祖籍安徽怀宁,1897年1月8日出生于浙江省杭州市,中国民主促进会第四、五、六届中央委员会委员,第七届中央委员会顾问,民进天津市第一、二届委员会主委。他是有机化学家和教育家,致力于高等教育和科学研究60余年,培育了中国几代科技人才。他是中国农药化学和元素有机化学的奠基人与开拓者,化学科学研究的卓越组织者。他组织开展了有机氟、硅、硼和金属有机化学等领域的研究,试制成功多种除草剂、杀菌剂和杀虫剂,在农药化学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他曾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届至第五届代表,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第二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常务委员,中国科学院数理化学部委员,中国化学会第十七、十八、十九、二十届理事会理事长、常务理事,天津市科协主席,天津市文教委员会副主席,河北省政协副主席,河北省科委副主任,中国科学院河北省分院院长等职。

解放初期,百废待兴,学校需要重建和改造,许多工作需要去完成,社会需要有才干的人承担更多的责任和工作。上世纪五十年代,杨石先身兼数职,最多时竟有二十多个。他在校内先后担任南开大学副校长、校长等职。在天津市他还担任天津市人民政府委员,天津市第一届、第二届人民代表会议代表,天津市第一届政协委员等。此外他还担任中央和地方上的一些社会机构、学术团体中的职务。由于兼职过多,他处理不好行政、教学和科研的关系,产生了一些烦恼。参加北京召开的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期间,他向周总理讲述了一直为兼职过多而感到困扰的事情,希望能派一个懂得党的方针政策的行政领导干部来接替他的工作。周总理耐心地听完后,亲切地对他说:“我们刚建国不久,有许多事情要做,而现成的人手又少,没有人可以派。有才干的人为什么不能多做些事情呢?兼两三个职务还是可以的,当然,兼二十多个职务就太过份了。”总理又询问了他兼职的情况,而后劝他在学校就不要搞教学了,可以让过去得力的学生和助手去教,行政事务可以找个有行政能力的老党员去干,再找个有威望、能办事的老教师作校长助理。前半年自己抓紧些,叫他们经常汇报,半年后如称职,就可以让他们当副校长,大部分事就不必经常过问了,这样行政工作不就减轻了吗?周总理接着说:“你担任的许多职务是人民推荐的,我不能来个命令解除。你可以继续做一段时间,找出接替人选,推荐给群众,说明自己有困难,群众会接受的。”周总理还对他说,你今后应当把力量集中到科研方面来,我们国家科研队伍很小,力量很薄弱,应尽可能地加强这方面的工作。听了总理的活,他感到思想开朗,心情舒畅。后来,他遵照周总理的指点一一去做,果然把各项工作处理得比较妥善,科研工作也能够顺利进行了。

杨石先不仅为我国的教育事业和科学研究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而且值得一提的是,他对中国民主促进会还做出了令人崇敬的杰出贡献。杨石先1951年加入中国民主促进会,是天津民进的创始人之一。天津解放之初,中国民主促进会这个以文教界高、中级知识分子为主体的民主党派,在天津这样一个人文荟萃的大都市,还没有建立其分会。民进中央适时计划要在天津筹建分会,并筹商再三,拟议敦请杨石先这样一位教育界和科学界的巨子领头开展筹备工作。中共天津市委对此深表赞同,并给予积极协助促成其事。民进中央在天津市委的大力支持下,几经与杨石先磋商并郑重敦请,终于得到他的同意,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在他积极筹划部署和分工筹办之下,1952年八月,民进天津市筹委会成立。杨石先任主任委员,潘承孝任副主任委员。转年一月,民进天津分会正式成立,并召开了第一次全体会员大会,选举产生了民进天津分会第一届理事会,杨石先任主任理事,李霁野、潘承孝任副主任理事。民进天津分会成立之后,杨石先无论工作多么繁忙,只要他在天津,分会的各项重要会议,无不准时到会,认真商讨会务。他对全国民进组织也非常关心,总能提出精辟的意见。后来,他被选为民进第四届中央委员,第五、第六届中央常委和第七届中央委员会顾问。作为天津民进的创始人和主要领导人,他为巩固和发展爱国统一战线,为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为团结带领天津的民进广大成员发挥参政议政、民主监督作用,作了大量工作。他是教育家和科学大师,也是民进的元老和楷模。

杨老作为化学界的老前辈,历任中国化学会理事长、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全国科协副主席等职务,在有机化学、药物化学、农药化学、元素有机化学和植物激素化学领域都有杰出的贡献;作为教育界的老前辈,他历任南开大学校长和西南联大教务长,以毕生精力从事教育事业六十二年,从未间断,为我国化学界培育了三代人才,国内外许多专家学者沐其教泽,这在全国都是屈指可数的。他以自己推甘就苦、呕心沥血的劳动,严谨治学、因材施教的实践赢得了全国千万师生由衷的尊敬和爱戴,这在教育史上也是罕见的。

作者:孙红磊  整理     责任编辑:张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