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  名人轶事

马叙伦与索薪风潮

发布时间:2018-04-08  来源:团结报

放大

缩小

  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成立了中华民国。但是,民国成立后,由于军阀割据,连年打仗,北京政府的财政支绌,以致常常积欠教育经费。1921年春,政府积欠的教育经费竟达七八十万元之多,导致大中小学的教职员经常发起索薪运动。

  领导索薪

  1921年,马叙伦正在北京大学任教。当时,他还是北京小学以上各校教职员联合会的主席,又是国立八校(北京大学、高等师范学校、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工业专门学校、农业专门学校、美术专门学校、法政专门学校、医学专门学校)教职员联合会的主席和索薪代表。是年,各校教职员工已有两个月领不到工资了,大家连粗茶淡饭都难以维持,有些人家只好把心爱的古玩、字画送进当铺,有些人家则东借西借来维持生计。大学教师的生活尚且如此,一般中小学教师的生活更可想而知了。有的小学教员为生计所迫改营他业,有的甚至在夜间拉人力车谋生。

  终于,教师们开始向总统府和国务院请愿。一次、两次……换来的却是当局的敷衍搪塞。到了3月间,各校教职员生活实在无法维持,只好联合罢教,以马叙伦为首的五十几位索薪代表拟定发表了宣言:“……政府平日所说筹集的教育基金在哪里?全不过是一套骗人的空话……学生终日惶惶,觉得学校停闭就在旦夕,不能安心求学。教职员终日惶惶,无法维持生计,亦不能安心授课。我们再不能忍了!所以我们只好宣告停止职务,与政府作最后谈判。我们所痛心的,是耽误了青年学生最宝贵的光阴。但这个责任,应该由政府去负。”(1921.3.27《晨报》)

  然而,对于这一宣言,北洋政府依然视若无睹。就这样,双方相持到4月上旬。最后,八校学生在4月12日举行了大规模的游行请愿,要求政府迅速发清欠薪,使学生恢复上课。这天,游行队伍由女师和医专为前导,并发表了演说,揭露当局蔑视教育事业,拖欠教育经费的罪行,提出“无教育即无国家”“停办学校好比禽兽”等口号。当学生们游行到新华门前时,总统府周围已是军警密布,如临大敌。大总统徐世昌推说有事避而不见。学生们则席地而坐,坚决不走。直到下午六点,政府秘书许家翰才慢腾腾地走了出来,他含糊其辞地说:“总统对此事是极为关怀的,已商妥由财政总长、交通总长向国内银行团借款,已有端倪。”

  5月1日,政府当局拨发了4月份的薪水,但对积欠的薪水仍采取拖延的态度。当局这种狡猾手段,激起了广大教职员的极大愤怒,身为八校教职员联合会主席及索薪代表负责人的马叙伦,与代表们议定,5月23日再次宣告停课。然而,到了5月底,当局仍然没有解决拖欠经费问题,于是,在以马叙伦为首的五十余位索薪代表带动下,大家再次到教育部索薪,李大钊也是索薪代表。当时,北京政府教育部已没人敢当部长了。次长马邻翼避而不见,只派了两位司长接见了代表。代表们对两位司长诉说了各校教职工的生活艰难状况,慷慨陈词,声泪俱下。但两位司长却东拉西扯,始终不予答复。代表们回来后举行了会议,决定6月3日掀起一场更大规模的索薪运动,并通电全国,发表《敬告国人书》。

作者:赵子云     责任编辑:于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