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聚焦

申泮文:一生只做两件事

发布时间:2018-04-09  来源:中国教育报

放大

缩小

1916.9.7—2017.7.4

  脚踩千层底布鞋,蹬着老式自行车,穿梭在南开校园,100岁的人生,您有近70年站在讲台上,您创造了一个纪录——是中国执教时间最长的化学老师。

  您给自己的职业做了个排序:首先是教育家,再是翻译家,最后才是科学家。如果非要选择一样,宁愿做一名教育家。

  您把一生的心血都倾注在三尺讲台上。您的学生回忆,您上课风趣幽默、激情四溢,能把生涩的化学知识通俗易懂地讲出来,充分调动学生兴趣。

  面对高校中渐盛的“重科研轻教学”风气,您深感忧虑,经常呼吁:“教师要在教学改革上多用力。”为了有更多时间搞科研,化学系一年级的基础化学课从原来的120课时压缩为50课时,“这是不对的。”您直言不讳。

  作为中国当代无机化学学科的奠基人之一,您在化学教育与研究领域创下了多项第一:编写出我国第一部中文化学教材,第一个引入美国科技出版物,研制出我国第一代镍氢电池,第一个在化学教学中应用计算机技术,最早开展金属氢化物化学研究……

  您把自己的人生经历总结成一个公式:事业的成就=教育+勤奋+机遇+奉献,“而灵魂是祖国”。在您看来,办教育就是为了建设国家,只有每个人都爱国,国家才有希望。

  “七七事变”爆发后,您亲眼目睹了南开大学、南开中学校园在日军的轰炸下变为火海。校园被毁。您投笔从戎,亲历了淞沪会战。1938年2月,您随长沙临时大学湘黔滇旅行团经68天、行程1671公里到达昆明,入西南联合大学继续学习。国破校亡加深了您“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信念,爱国的情怀早已融于血液之中。

  每年新生入学,南开大学的很多院系都会邀请您开办“铸我南开魂”系列校史讲座,对于这样的邀请,您不论多忙都从不拒绝。在您看来,爱国主义教育是育人的根本,是教师最崇高的责任。

  您常说,自己这一生就做了两件事,一个是“化学”,另一个是“爱国”。

(本文摘自中国教育报清明节特刊 《缅怀,为了薪火相传》)

  

作者:焦以璇     责任编辑:于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