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  名人轶事

梅荷娣谈傅雷一家

发布时间:2018-05-07  来源:《她,一个弱女子》

放大

缩小

“傅先生做人老实,待人诚恳”

——梅荷娣,现改名梅月英,傅家早年的保姆。

唉,真是说来话长,已经过去四、五十年了……

那时候,我才20几岁。我不是因为家里穷才出去当保姆,主要是因为跟父母闹了点别扭,心里不痛快,想离开家庭。

最初,我到傅家工作了几个月。那时,傅雷夫妇还没有孩子。我在傅家烧饭、洗衣,照料傅老太太。

后来,傅雷夫妇搬到刘海粟主办的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去住,我嫌路远,没有去。

过了些日子,傅雷夫人难产,托人请我去照料。那是在生傅聪之前。傅雷夫人怀孕了,傅老太太高兴极了,因为傅雷是独子,傅老太太早就想抱孙子了。当时,傅雷有个老朋友姓胡,在“尚贤堂”医院当医生。傅雷夫人分娩时,傅雷把她送到那里。谁知头胎难产,胎儿臀位朝外,生下来就死了。傅雷夫妇很伤心,傅老太太尤为伤心。我照料傅雷夫人康复,就回家了。

我第三次到傅家工作,是在1938年3月,那时傅雷已有两个儿子——傅聪4岁,傅敏不满周岁。从那时起,我在傅家连续工作了8年多。听说,生傅聪的时候,再不敢请胡医生了,而是在广慈医院接生的。

那时候,傅雷住在上海巴黎新村4号,一幢三层楼房。底楼是客厅。二楼是卧室,傅雷夫妇住一个房间,我带两个孩子住另一个房间。三楼是傅雷书房,那里非常安静。

傅雷待人很好,挺热心。不过,他的脾气直爽,看见你不对的地方,就当面向你指出,一点也不含糊,真是“铁面无私”。

傅雷教育孩子很严格。他秉承母教。听傅老太太说,她当年教育傅雷也极其严格。傅雷小时候很顽皮,念私塾的时候,悄悄在老师背上贴纸头,贴了一圈哩。老师发觉了,就告诉他的母亲。母亲狠狠批评了他一顿。其实,傅聪的秉性像傅雷,也挺顽皮、好动。傅敏呢,小时候很听话。所以,傅聪挨父亲批评多。

傅聪开始学钢琴的时候,由我带他上雷垣先生家学习。到一位姓李的女老师家也学过。后来,到一个外国人家里学,路远,坐公共汽车去。

傅雷对孩子很严,其实心底里是很爱孩子的。他在傅聪身上花费了不少心血。

那时候,傅雷跟周煦良一起办《新语》杂志。办了没多久,被社会局停办。傅雷亏了好多钱,并不埋怨朋友。他给黄宾虹办画展,也是他贴钱的。他做人老实,待人诚恳,常常吃亏却不计较。

平常,傅雷穿西装或者长袍。他怕冷,冬天很早就穿上皮袍了。

傅雷夫妇待我很好。在我离开傅家之后,傅雷夫人和傅敏多次来看望我。

1979年4月,傅雷夫妇追悼会召开的时候,傅敏仍没有忘记邀请我——尽管那时我离开傅家30多年了。

作者:叶永烈     责任编辑:张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