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  会史钩沉

士人风骨  坚守独立人格

发布时间:2018-11-05  来源:民进浙江省委会网站

放大

缩小

  金海观(1897-1971),又名晓晚,浙江诸暨县人,著名教育家、民主人士,曾担任民进第四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民进浙江省筹委会委员、秘书长,民进杭州市委会第一、二、三届委员,浙江省第一届人大代表,政协浙江省一届委员、常委。

  1952年8月,由祝其乐、童友三介绍,金海观加入民进。翌年3月,发展周汉、唐廷仁入会,组成民进杭州市分会萧山临时小组。

  1956年,是金海观人生政治生命的制高点。年初,他访谈县领导,酝酿筹设本县政协问题;在县人民委员会会议上,传达省人代会精神;在省委第一次文教工作会议上发言,表达争取入党的愿望;赴上海,听取中小学访苏代表团的传达报告;省教育、卫生、粮食三厅和萧山县文教、卫生科七人来校,答复他在省人代会上有关学生营养问题的议案;参加省政协会议,与刘丹、文芸、俞绣章共同担任执行主席;在省人代会上作《尊重小学老师,关怀小学老师》的发言,提交有关教育问题的意见三条;在中国教育工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作《区乡干部应纠正对教师的错误看法》的发言(后发表于《教师报》),并当选为中国教育工会委员;参加民进全国第二次代表大会,并当选为民进中央第四届委员会候补委员;出任民进杭州市分会常务理事兼文教部主任;民进萧山县筹委会和省筹委会成立,分别担任主委和秘书长……共参加人大、政协、民进、工会等各种社会活动134天又3小时,占全年天数的36.85%。

  金海观放不下这块“乡教运动”的园地。在年底20来天的时间内,听了30节课,有的还进行课后评议。11月26日,通知他去省委文教部报到,此后的20几天内,他马不停蹄:召开校务会议,与刘路平商谈今后学校工作,向全校作运动会总结报告,作参观长江大桥报告等共40余次各类校务、教研活动,其中有8天上讲台为学生授课。12月30日,刘路平副校长、各教研组长和各部主任为老校长举行饯行晚餐,金海观与大家百感交集,相聚恨短,“欢叙五小时,至夜12时始散”。

  金海观跨入湘湖校园,即与寺观、宗祠、农舍和学宫等承载民族文化的古建筑为伴。乡村改进事业,往往以此为落脚点。抗战胜利,回迁县城祇园寺,金海观立即向上面申请经费,利用参加上海会议的空隙约谈校友,筹钱款,力图恢复湘湖校园。他关注的是农民的受教育权。中共省委文教部的调令,给了他从农村到城市的升华,金海观没有一点“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感觉,像当年的李白得到赏识后的欣喜,但比十年前有人请他去当教育部中等教育司司长,提名他出任省府委员予以拒绝,态度则明显转变。民进浙江省筹委会主委俞子夷,时任省教育厅长,他和金海观,相交将近40年。金海观担任民进浙江省筹委会的秘书长正是俞子夷的推荐。

  金海观虽赴省城任职,却高兴不起来。1月3日的日记写道:“意欲再兼任一些教育工作,而文教部仅告我任民进的工作,殊非心愿,以此不甚乐意。”他感到有些迷茫和无奈。在湘师,有患难之交,工作帮手:教导主任周汉、函授部主任唐廷仁、音乐教师桑送青等;女生指导金文观,兄妹情深,妹夫黄明宗,学术水平和讲授技能均高,他和周汉,是《湘湖师范实施基本教育工作报告》的主要撰稿人;施谦、尹日昌等受学生爱戴。例如九年前,军警前来抓捕地下党负责人陈沛洁,金文观以代理班主任(她丈夫外出)的身份,开具假请假条,金海观据理力争,大家配合默契,把地下党员保护下来。如今,调入民进浙江省筹委会机关,却是“光杆司令”,他致函童友三、陈礼节,“说明我思想问题:(1)在杭州生活不安定,因家庭生活过惯了;(2)抛开业务专搞党派活动,非我所愿;(3)机构人事要速配全,光杆不能做事”。同时,他提醒自己尽快进入角色:“如何来转移思想,考虑今后的工作,实为当务之急”。岗位调动,扬短避长。

  14日,金海观向萧师(即湘师)学生传达省人代会精神,后应校长刘路平之请作临别赠言,提出热爱专业,必须从工作中得到乐趣,并由此养成自豪感,又指出勤俭校风之由来。最后有同学提出恢复湘师原名的要求,他答应择机向省行政方面反映——这些工作他是驾轻就熟。

作者:蔡惠泉     责任编辑:张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