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刊撷英  >  精品文章

慢城,一场桃花源的生态之旅

发布时间:2019-03-14  来源:《江苏民进》2018年第4期

放大

缩小

  “慢城市”模式的起源在工业革命200多年后,缘自意大利一个只有1.5万人的小城市布拉提出的一种新的城市模式。1999年起源到现在,全球25个国家已有145个城市宣称为“慢城”。南京高淳的桠溪生态之旅便是被国际慢城组织授予国际慢城称号的中国首个慢城。慢城的核心就是要倡导纯粹的生活,让生活节奏彻底慢下来,从而滋生出一种种好日子慢慢过的幸福感。

  桠溪小镇,美丽的自然风光

  如果不是参加民进省委这次“乡村振兴”的主题采风,我压根不知道高淳慢城并不是一座城市,而是以“生态之旅”著称的一片区域。国际慢城桠溪“生态之旅”在高淳游子山国家森林公园的东麓,是一处整合了丘陵生态资源的4A级景区,有着中国十佳村镇慢游地等美誉。当我漫步在桠溪呈“S”弯的“生态大道”上,邂逅茶园、竹林、荷塘以及漆成黄色的蜗牛标志时,耳边不时传来蝉唱虫鸣,鸟啼狗吠,仿佛走进了“青山绿水,茂林修竹,良田美池,阡陌交通”的桃花源,眼前俱是陶渊明描绘的景象。

  接待我们的民进高淳主委张至真就是桠溪人。张主委很幽默,一边用高淳话对我们介绍周边美景,一边又跟着用普通话进行解释。在他的双语翻译下,我们渐渐知道,桠溪镇地处低缓的丘陵地带,为了打造一种慢文化,当地旅游部门沿着生态大道种了许多草木,不少仿古建筑的房屋掩映花丛。这里的民俗文化资源十分丰富,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卞和望玉”的望玉山、省文保单位牛皋抗金的南城遗址、市文保单位永庆寺、张巡纪念馆等景观,不时地从我们的车窗外闪过,这些人文资源将这里的自然风光点缀得格外出色。

  作为一种新的城市文化,如今的慢生活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在忙忙碌碌的快节奏中,人们越发迷恋漫步,倾听,做梦,似乎唯有这样才能慢下来。在大山旅游示范村的农耕文化园,我与一株600岁的海桐相遇时,突然就有种被岁月击中的恍惚。树身在繁华与寂寞之间活着,骨骼始终扎根泥土深处,就好像得道的高僧,和慢城地标性建筑的文峰塔一样,甘心守护着这方土地。听张主委说,文峰塔始建于明初,有兴文运、振文风、保地方平安、造万世太平之效。文峰塔的塔身由黄铜铸成,最好看的景致要到黄昏,那泛着金光的塔与彤红的天际线交相辉映,美仑美奂。

  农耕园外,一派热闹的市井图。村庄里既有旧时保留的粉墙黛瓦,又有统一规划的现代建筑;疏篱柴扉的院落大都开辟成了农家乐;“翠萍”在路旁出售土鸡蛋,“芳芳”在地上晾晒金银花……这里的人卖土特产也不吆喝,相互之间经营更不重复,供游人慢慢挑选。当然在这里能看到的还只是慢城的表象,要体验慢城的真实内涵,最好是择户农家,安静地住上一段时间,慢慢地感受,慢慢地品味。亦如原新华社江苏分社社长冯诚在《我决定,慢下来》的诗歌中写道:“让山间晨露漂洗心灵,听池塘蛙鸣梦回天籁,感知桠溪,我决定,慢下来……”

  漆桥古村,记忆中的乡愁

  漆桥古村落在高淳的东北部,距桠溪不远。漆桥是个原始的古村落,村东、南、西三面环水,自汉代就是金陵古驿道的必经之处,是连接苏南、皖南的交通要道,在历史上是个重要的水运码头。张主委介绍说,漆桥镇漆桥村已经有两千多年历史。拐进村口,迎面可见一座古城门,上书“南陵关”三个大字。我在南陵关的城墙上俯瞰,“两溪夹一街,巷道连水埠。临水有人家,桥头立商铺” 古诗中描写的漆桥全貌扑面而来。诗中所说的“一街”,便是横贯村子的漆桥古街了。

  徜徉在古街,满是乡愁记忆。那古旧的建筑,有着独轮车印痕的青石板路,艺术品似的花格子窗,香气扑鼻的孔家小吃,让人亦真亦梦,陶醉不已。边走边拍照之际,我不由地问张主委,为什么这家茶店也标上老孔,那家饭店也注上老孔,到底谁正宗?张主委道,都是孔家后人经营的。原来,漆桥老街上的居民以孔姓为主,据说90%以上是春秋时期孔子后裔。史料记载,南宋时最早迁过来的是孔氏第五十四世孙,至今已达八十四世,绵延三十代,在附近各村有2万多孔氏后人。

  作为全国传统村落之一的漆桥古村,这里真是古意深浓。街道两侧的老房子,因为风雨侵蚀,木门上木料的纹路清晰可见,但外挑的屋檐,雕有四季花卉或龙凤呈祥纹饰的门楣,极具韵味。老街的巷道并不宽,迎面的房子大多开了店,豆腐作坊,木雕工艺店,书画院,尽显古朴典雅之美。深入里弄,有一座明代民宅被文物部门贴上了保护标识,墙头上探出一丛丛青绿的狗尾草。许多古街的原住民在这里栖息生活,几块豆腐干子,两个青团就是一顿下午茶。

  前行,相遇一座三孔石桥。漆桥村的村名便与这座桥有关。相传西汉末年有个流亡宰相来此,看这里四面环水,就在河上建了一座木桥,为防止腐朽就在桥身涂满了红漆,当地人就叫它漆桥。只是由于年久腐朽,当地人便以石桥取代。后来,为了恢复它的当年风貌,又建了一座红漆桥,与石桥遥遥相对。石桥上有几个老人在打太极,银白色的衣衫飘飘若仙。张主委见我看得入神,故意用高淳俏皮地说,羡慕吧?我们慢城的老人生活悠闲得不要不要的。

  淳青茶园,色彩清新的油画

  最后一站,我们来到 “淳青”茶园,刹那之间,脚步变慢,灵魂跟了上来。那静谧的远山,空旷的原野,随着山势起伏的垄垄茶树,像一幅色彩清新的油画。画中,大片大片的绿色在起舞,如舒缓的水流那样徜徉在夕照的柔波里,风中也流转着草木的淡香。许多去往游子山国家森林公园的旅人都会如我们这般,身陷满园的浓绿之中,仿佛有一种声音,像是来自草木、鸟鸣、山水和清风的邀请。

  茶园在入口处这样写道:电视连续剧《人民的名义》茶园取景处。原来,这一望无际郁郁葱葱的淳青茶园正是达康书记陪同沙瑞金书记视察的万亩茶园。荧屏之外,它却是“中国三十座最美茶园之一”。 丘陵之间铺就的慢城南路逶迤起伏,人行其间,漫山滴翠,层叠的茶树修剪得整齐有序,每一垄之间都立块小木牌,上面书写着传统文化的名句精髓。千年以前,古人便从草木中参透人生,千年以后,丰盈的思想,依然在一垄垄青碧中疯长。

  沿“十里古船栈道”行走,黄昏的光像碎金一样铺满茶园。站在栈道上远眺,满坡茶树连绵起伏,犹如一条条飘飞的绿绸带,向着远处的游子山峰峦延伸。渐渐地,彤红的落日完全掉入谷底,天空渐次暗了下来。夜幕下的青茶空间亮起了灯,张主委提议说去茶室喝一壶。是啊, 在这个非暖非寒的季节,择一处非雅非俗的坐间,茶烟轻飏,细饮慢呷,心中还有什么微澜不能清空呢?在这个流光溢彩的时代,人们快节奏地生活,物质与精神失衡,心早就被各色各样的欲望填满,灵魂变的脆弱而空虚。这时候,开始渴望回归,回归原始的山水,在淡雅、悠远的茶中悟道,寻找丢失的本真。

作者:杨莹     责任编辑:刘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