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刊撷英  >  精品文章

他引爆广西话剧热

——1936年沈西苓在桂林

发布时间:2019-10-30  来源:《广西民进》2019年第1期

放大

缩小

 

  提起我国20世纪30年代著名的电影、戏剧艺术家,沈西苓是颇为引人注目的一位。他是左翼电影的代表人物之一。既是电影界精英,又是话剧奇才,擅编擅导,能文能画,且精通翻译,善写影评,被当时的电影界称作“影怪”。

  翻阅1944年的《万象》杂志,我们看到当时文人笔下的沈西苓确是个“怪物”:“下颏尖得像猴子,加上满脸密布的大麻皮。一只眼睛是瞎的,还整天淌眼泪,另一只眼虽则还可以看东西,但也成日红肿着,胶黏着一大圈的黄眼尿,即使带着眼镜,因为是白色的,也不能掩盖丑像的分毫。”相貌的缺陷却丝毫不影响他坦荡爽朗的个性,陈时和《新录鬼簿——新文坛逸话》文中评论道:“当你见他的面时,你不由得就会觉得他的可爱了。他有着一付永远嬉笑的脸,永远天真的心情,永远像开玩笑时的兴致。饶你怎样不高兴,见了他就发不出脾气,板不起面孔来了。”

  话剧沃土广西师专

  话剧作为一种新兴艺术门类被中国人接受,始于1906年中国留日学生在东京成立的话剧团体春柳社。而后话剧传入中国大陆,但只活跃于上海、北平等大城市。20世纪20年代,桂林法专曾演过《朝鲜王国痛史》,桂林三中曾上演《刺伊藤博文》,桂林二师演过活报剧,但还缺乏严格的剧本和导演体制,这一时期的话剧活动处在启蒙阶段。

  1932年杨东莼出任广西省立师范专科学校后,发现话剧在桂林仍是不为人知,即从上海请来了作家沈起予,建起了师专剧团,上演了几部话剧,令桂林人耳目一新。1935年秋,陈望道、杨潮、夏征农、祝秀侠等进步学者到广西师专任教后,于1935年冬重建师专剧团,陈望道任团长,并组成了陈望道、夏征农、杨潮3人领导小组。为配合“一二·九”学生爱国运动,剧团排演了欧阳予倩的讽刺剧《屏风后》和日本菊池宽的《父归》两个独幕剧,先在校内演出大获成功,而后于1936年1月在桂林第三高中礼堂举行第一次公演。

  为使话剧艺术在广西师专这片沃土上茁壮成长,陈望道向学校教务主任陈此生推荐聘请著名的电影、戏剧导演沈西苓。

  大导演引爆话剧热

  1936年2月初,完成影片《船家女》拍摄的沈西苓应邀前来,任教中文系的戏剧概论课程并担任师专剧团导演。沈西苓青年时代曾公费留学日本,因对话剧有兴趣,结识了日本戏剧家秋田雨雀等人。留日期间受进步思想的影响,回国后积极投入了共产党领导的左翼文艺运动。应邀来到广西师专后,广西师专剧团的第二次话剧公演在他的倾力执导下开始筹备,选定排演《怒吼吧,中国!》和《巡按》两个大型话剧。据1936年4月5日《桂林日报》刊登的《师专剧团第二次公演特刊》,导演团为:陈望道、沈西苓、祝秀侠。

  《怒吼吧,中国!》是苏联作家塞格·米海诺维奇·脱烈泰耶夫的作品,反映了英国炮舰“金冲号”的舰长处死两名万县的船夫,激起万县码头工人和广大群众的愤怒,随后展开了一场反抗帝国主义屠杀中国人民的英勇斗争这一真实历史事件。这出剧排演难度很大,剧中人物繁杂、场次多达9幕、布景灯光复杂,没有专家导演的精心编排和人力物力的支持是不可能成功的。据统计,1930年至1937年期间,中国共有20个剧社先后筹备演出《怒吼吧,中国!》,但因该剧难度大、资金不足、战乱动荡、审查未通等原因均告失败,只有4个剧团成功上演,广西师专剧团就是其中之一。《怒吼吧,中国!》剧本是沈西苓从上海带来的,并曾以笔名“叶沉”亲自翻译。该剧演员全由广西师专学生担任,魏鼎勋饰演美国商人荷莱,党宝琴饰演英国炮舰舰长,梁邦鄂饰演买办,罗惠南饰演商业家,漆仍素饰演市长,钟德炎饰演新闻记者,其他参演的学生还有温致义、蒋汝志、何砺锋、傅善术、路伟良、路璠等。据当时扮演法国商人夫人的学生周伟回忆“我们利用课余时间和星期天加紧排戏,大约两个月后,戏大致排好。

  《巡按》是俄国果戈理的讽刺喜剧,与人们熟知的《官场现形记》颇有几分相似,批判丑恶腐败的官场现实。与《怒吼吧,中国!》不同的是,这出剧由师生合演,更加引人注目。剧中人物也相当多,沈西苓在外貌、体型、年龄、气质等方面深思熟虑,精心挑选了一批教师饰演主要人物,杨潮饰演假巡按,祝秀侠饰演假巡按的仆人,邓初民饰演县知事,胡伊默饰演校长,盛此君饰演校长夫人,夏征农饰演县绅波不称。这些教师有着比较丰富的社会生活阅历和对剧本的深切领会,演出效果非常好。而其他学生演员的表演也很出色,如周伟饰演的县知事夫人、陈迩冬饰演的邮局局长、魏鼎勋饰演的医院院长、温致义饰演的店伙等等。

  1936年5月4日,广西师专剧团第二次正式公演在桂林引起了轰动。《巡按》演出时,掌声不断,笑声不绝;《怒吼吧,中国!》演出时,观众们有的愤怒,有的流泪。不仅轰动桂林,连柳州、南宁的观众也闻讯赶来观看。观众评价说:“学校剧团演出大型话剧,这是开天辟地第一遭,也是桂林有史以来第一遭。”对于自己辛勤劳动的成果,沈西苓大加赞赏说:“演出的成功主要归功于演员,像这样的演员阵容,大教授亲自登台演戏,不要说全中国少见,全世界也少见。”

  实干精神令人难忘

  的确,广西师专剧团第二次公演的成功,是全校160多名师生通力合作的结果。而同时担任两出话剧的导演,沈西苓高度的工作热情和认真的实干精神更令师生们难以忘怀。

  尽管沈西苓与广西师专师生们排演话剧的时光转瞬即逝,甚至不被外界所知,但参与了话剧演出或观看了精彩表演的师生们忆起昔日,仍时时提起这段往事。在路璠、何砺锋的《三十年代的广西师专综述》、蒙谷的《温馨的摇篮 革命的熔炉——缅怀师专母校的峥嵘岁月》等文章中均有记述。沈西苓不仅肩负导演的职责,还负责整个舞台的布景和灯光,甚至服装、道具的设计他也一丝不苟地经办。

  据当时的师专学生林志仪回忆排练的情况,由于时间紧迫,每个下午和晚上都用来排练。排练前,沈西苓要求演员熟读剧本、掌握剧情、牢记台词。排练中,他常常含着一枝装在象牙嘴上的香烟,不知疲倦地给演员们说戏,分析人物性格,还亲自示范每一人物的动作、表情、台词,毫不松懈地带领演员们反复排练。彩排通过后,精益求精的沈西苓还先把话剧搬上校内舞台,观众反响热烈,才拿出去借桂林中学礼堂公演。

  后来走上戏剧之路的学生周伟(北京电影学院首批教师)忆起当年排戏的时光深情地说:“在半年来的排演活动中,沈西苓老师尊重演员的民主作风,一丝不苟的工作精神以及他那现实主义的创作思想都给了我深刻影响,使我对戏剧艺术的追求更加强烈。”

  1936年暑假,沈西苓离校返回上海后,由杨潮接任导演,再次举行了轰轰烈烈的话剧公演,使桂林城充满反帝气氛,师专声誉大增。广西师专的话剧公演犹如一声春雷响彻桂林,推动了当地的话剧运动。不少青年和学子纷纷组织剧团,如当时广西师专的学生陈迩冬等与社会青年曾组织过“风雨剧社”,而熊佛西的《一片爱国心》以及《梁上君子》 《压迫》等进步剧目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桂林城大大小小的舞台上,荡涤着广大人民的心魂。

  天妒英才,1940年,沈西苓的生命因一场伤寒病停在了36岁本命年里。当我们翻阅1940年12月21日桂林出版的《救亡日报》第三版时,右下角一篇短文《关于沈西苓》传达着他逝世4天后桂林人民对他的深切哀思和震惊:“突然传来的消息,沈西苓先生在渝病逝了。”“遗一子,才三岁。”夏衍写下了“银幕奇才凭作育,剧坛奇绩足讴歌”的挽联,还写了《悼念西苓》一文:“不单是为了友情,在戏剧电影界寥落的时候,一个真正酷爱电影的‘熟练工’的逝去,总觉得是一件难以排遣使人哀寂的事情。”沈西苓的去世确实是中国电影界的重大损失。尽管如此,他倾心营造的光影世界是能与时间一同奔跑的。

 

备注:沈西苓(1904-1940),浙江德清人,原名沈学诚。曾赴日本留学。1929年冬天,与夏衍、冯乃超等左翼剧作家组织成立上海艺术剧社。1930年2月与许幸之等人发起我国第一个左翼美术团体时代美术社。同年3月与鲁迅等人联名发起成立中国左翼作家联盟。1933年进入明星影片公司,先后导演了《女性的呐喊》、《上海二十四小时》、《姊妹花》、《乡愁》、《船家女》、《十字街头》等影片,并导演《武则天》、《醉生梦死》等舞台剧。

作者:谢婷婷     责任编辑:刘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