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  名人轶事

鲁迅、郑振铎联手编“笺谱”

发布时间:2019-11-01  来源:《北京青年报》

放大

缩小

  清《金陵通传》记载:南北朝时期,出现一种印有淡色图案的纸张,画面简洁素雅、若隐若现,毫不影响浓墨重彩书写描画,颇得文人骚客钟爱。到唐宋时代,这种纸张已成为题诗作画的专用“笺纸”,经能工巧匠精雕细刻、套色彩印,涌现出许多精品,如唐代“薛涛笺”、宋朝“芦雁笺”、明代“清江笺”等。

  史上许多知名画师都曾亲绘“笺纸”,如唐代吴道子,宋代刘松年,元代曹知白,清代汪士慎、吴南愚等。民国年间,张大千、齐白石、徐悲鸿等都专画过“笺纸”。后来,随着钢笔书写普及,油彩、水粉等画技的涌入,加之机制取代手工造纸,堪称木刻版画鼻祖的“笺纸”开始衰落。

  1931年6月9日,从上海来北平讲学的鲁迅,到郑振铎家欣赏典藏,见藏品中有许多精美的古版“笺纸”,不由大为赞叹。临行前,郑振铎赠与鲁迅五张元代“罗汉笺”和10张清代“花卉笺”。不久,鲁迅寄给郑振铎一套《插图本中国文学史》作以回报,而后两年,二人书信不断,内容不乏探讨如何促进木刻、版画艺术发展与进步。

  当时,上海、北平等城市的一些“纸店”虽刻印、出售“笺纸”,但因使用的人逐渐减少,品种也日趋单调。鲁迅感到,应抓紧搜集古今“笺纸”精品,整理成册,让古老的刻版艺术得以保存。1933年1月,他给郑振铎写信道:曾在琉璃厂得陈师曾、齐白石所作笺纸,觉得画技与刻法已在日本之上,但此事恐不久也将消沉。应优择笺纸,上加序目,订成一书,亦中国木刻史之一大纪念耳,不知先生有意于此否?

  此时,郑振铎正收集到一些古版“笺纸”,打算汇编,鲁迅的建议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1933年2月3日,郑振铎来上海与鲁迅会面,两位志同道合的大师促膝长谈,最后商定:各自整理藏有的“笺纸”,再从上海、北平分别收集,联手汇编一套“笺谱”。

  “笺谱”刻版、印刷、装订都要自费,需一笔不小的支出,但鲁迅胸有成竹:我刚与“青光书局”签订一部书稿出版协议,稿费足以做“笺谱”出版费用。

  初起,鲁迅和郑振铎以为,两人收藏的“笺纸”加起来近千余种,已拥有相当数量,但开始选编却发现,“笺纸”虽年代不同,但多数题材重复,如“荷莲”有60多种、“造像”有50余种、“松鹤”有30多种等。两人商定,雷同题材择精品,入选不超五种,这样一来,他俩收藏的“笺纸”仅选出120余种,数目大缺。

  当时,鲁迅身体欠佳不便外出,收集的重任大都落到郑振铎肩上。他在燕京大学的教务繁忙,稍有空闲,就去古旧书市搜集“笺纸”。他在日记中写道:“那一日,狂飙怒号,天色惨澹可怜,一阵风沙扑脸而来,赶紧闭了眼儿,已被细尘潜入,眯着,睁不开来,集到几页笺纸,却也值了。”

  有一天,他在旧书摊发现几册刻版佛经,全用造像、佛殿、禅塔等图案的“笺纸”印制,问经书何来?摊主说:法源寺僧人卖的,已被书贩收走许多。

  郑振铎忙赶到宣武门外的法源寺,多经探问方知:大雄殿的佛像初塑时,背后留有空腔,内置经卷、历本等,以祈灵验。如今乱世,一些无良僧人竟把经卷偷出来变卖。

  又费尽周折,终于找到收购经卷的书贩,从他手中购得古版佛经200余卷,从中选出宋、元、明年间“笺纸”130余种,极大充实了“笺谱”。

  经半年多艰辛努力,郑振铎陆续收集到“笺纸”500余种,分多次寄给鲁迅,最后选定332种。鲁迅在出版后的笺谱“序言”中写道:“北平夙为文人所聚,颇珍楮墨,遗范未堕,尚存名笺,于是搜索市廛,拔其尤异,各就原版印造成书,名之曰《北平笺谱》。”

  鲁迅与郑振铎为《北平笺谱》遴选镌印、装订发行、征订赠阅等事宜通信15次,对印纸、目录、页型以至格式、页码等细节反复商议,比如封面题字,鲁迅信中说:“第一页及书签,却总得请书家一挥。”最后确定请辅仁大学教授沈兼士题写。对于尾页落款,郑振铎则建议:“末后附一页,记明某年某月印造一百部,此为第某某部。”

  1933年9月,分为人物、山水、鸟兽、花果、殿阁、造像等15类,集成6卷的《北平笺谱》选编就绪,开始联系刻印出版。郑振铎找到琉璃厂印制“笺纸”的名店“清秘阁”,请掌柜核算一下,刻印100套要多少钱?掌柜的算盘“噼里啪啦”响了一阵,慢条斯理地伸出食指:“最少要1000银元。”

  郑振铎一听呆了,这几乎是自己的三年薪水,鲁迅先生虽有稿费,也恐难承如此天价!他又来到“荣宝斋”,经理王仁山不但热衷古籍收藏,对木刻版画也充满兴趣.他看过《北平笺谱》图稿,为古今“笺纸”的琳琅雅致、清隽华美大为叹服,也被编者保护传统艺术的付出深深打动,他也拨弄一阵算盘,说:“雇工刻版要400银元,纸墨、装订费用由本店承担,但有个条件,笺谱刻版要归‘荣宝斋’所有,日后再印,您不能干涉。”

  郑振铎立即致信鲁迅商议,没几天鲁迅回信道:答应王仁山的条件,“青光书局”已出版我的文集《两地书》,稿费恰好400银元,到账就支付刻版费用。

  1933年12月,北平知名刻工老西张、板儿杨等人精雕细琢《北平笺谱》出版,套色彩印、布函套封,精美大气。鲁迅、郑振铎各撰序言,由书界名人魏建功(天行山鬼)和郭绍虞分别笔录。

  鲁迅在“序”中说:“此虽短书,所识者小,而一时一地,绘画刻缕盛衰之事,颇寓于中。纵非中国木刻史之丰碑,庶几小品艺术之旧苑,亦将为后之览古者所偶涉欤。” 确如鲁迅先生所言,《北平笺谱》虽非鸿篇巨制,却在一幅幅玲珑典雅的微景简画中,展现出刻版彩印的千年发展历程,以独具特色的文化魅力与学术价值,筑就一道“中国木刻史”和“绘画刻缕盛衰”的艺术长廊。

作者:周铁钧     责任编辑:张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