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刊撷英  >  精品文章

步步惊心

发布时间:2019-11-21  来源:《山东民进》2019年第2期

放大

缩小

  最近,施局长心里特别不踏实。

  施局长的不踏实,与他的上任柳局长出事有关。柳局长退休两年多了,已经安全着陆了。不想,他一夜之间被“双规”了,纪委工作人员在他家的床垫底下搜出了二百多万元的现金。

  虽说施局长才当了两年多的一把手,却因生财有道,也“积累”了一百多万现金。这笔钱,一直在主卧室的床垫底下藏着,本来觉得这个地方绝对安全。施局长一出事儿,他才知道,这个地方是纪委检查部门搜查的首选位置。从那开始,他接二连三地做噩梦,多次梦见这笔钱被当场缴获。在度过了多个不眠之夜后,他终于想出了一个绝对保险的地方。他选择了一个星期天,把父母都接到了城里。到了晚上,他借口有应酬,自己开车回到老家,把用防潮纸包裹好的一百万现金埋到了自家后院的小树林里。施局长的老家在村子的最北边,后院再往北就是一条小河,唯一的通道就是自家的大门,可以说是非常隐秘。最重要的是,后院里,还有他爷爷奶奶的合墓,平时很少有人光顾。

  神不知鬼不觉地办完这件事,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能睡个安稳觉了。

  没想到,他刚舒坦了几天,M局的温局长又出了事儿,纪委根据他的交代,在他老家后院里挖出了一大箱子现金,有三百多万。电视台的“清风”栏目还做了专题报道。他看到这个报道后,突然心跳加剧,差点儿晕过去。完了,这个地方也不保险了……从此,他的噩梦又开始了……

  施局长瘦了。以前,他尝试过多种减肥方法,都没有成功。现在,他半个月就掉了十多斤肉。“将军肚”不见了,整个脸蜡黄,眼窝深陷。

  不能这样下去了,再这样下去,非把命搭上不可。思前想后,他忽然想起,自己搬家之后,以前的旧房子还没有出售,那个地方在老城的一个角落,现在非常冷清。最重要的是,那套房子是妻子娘家出钱买的,一直在岳父的名下没有过户,即使出了事,也不会有人查到那里。

  他仍然选择了一个星期天来行动。这天,他起了个大早,自己开车直奔老家。天还没亮,灯光把前方的路掏了一个明亮的大洞。路上人车稀少。他将车速放慢,打开车窗,贪婪地深吸了一口略带凉意的新鲜空气,长叹了一声。

  施局长家祖祖辈辈是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爷爷是烈士,抗战时期应征入伍,在淮海战役中牺牲。父亲是村里的老支部书记,但因村里穷,父亲又正直,当支书一直是赔钱赚吆喝,只赢来了十里八乡的好名声。施局长是靠自己勤奋学习,先考上大学,后考上公务员,才改变了命运的。当年,他的老领导慧眼识才,不但屡屡提拔重用,还把自己的独生女儿嫁给了他。他也不负众望,一直兢兢业业,从科员干到科长,再干到副局长,年近不惑时,又坐上了局长的宝座。如果真的翻了船,唉,自己哪里还有脸见父母和岳父,更没胆子到爷爷奶奶的坟前祭奠……

  二十多里路,很快就到了。施局长在门前停下车,熄了火,慢慢地关上车门。他家的大门从来不锁,从门闩旁的方孔内伸进手去,就把里面的门闩打开了。他蹑手蹑脚地进了院子,然后穿过正房西山下的巷子,来到了后院。后院原是一片荒芜多年的盐碱地,是在他刚记事时,父亲用了三个冬闲时光填土改良的。后院种了枣树、苹果树和杏树。爷爷奶奶的坟,在东北角上。当初他埋这笔钱时,下意识地要离爷爷奶奶的坟远一些,埋在了西北角的一棵老枣树下。这时,天已经蒙蒙亮了。他蹚着杂草上的露水,小心翼翼地走到西北角……

  天哪!他的脑袋嗡地响了一下,一下瘫坐在湿漉漉的草地上!

  那棵老枣树下,裸露着一个黑洞洞的大坑!

  钱竟然被人取走了!会是谁呢?难道是他回来埋钱时被人盯上了?

  呆坐了半晌,他越想越怕,豆大的汗珠渐渐爬满了额头。

  猛然听到一声沉重的咳嗽,惊抬头,父亲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他的面前!他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

  良久,父亲低声说,从上次你接我们进城,我就看你魂不守舍的。

  他赶紧站了起来。

  父亲接着说,这后院就是我的胳膊腿,你动一根草也瞒不过我。

  他心里稍稍踏实了点儿,看来,是父亲取走了这笔钱。

  父亲问,就弄了这些钱吗?

  他低下头说,就这些。

  父亲又问,花过没有?

  他用蚊子般的声音说,没花过。

  父亲松了一口气说,还好,还没给国家造成损失。

  他忽然猜到了父亲的意图,怯怯地看了父亲一眼,弱弱地说,爹,不能……那样我就完了……

  父亲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儿啊,你现在回头还不晚,该交代的交代,该上缴的上缴,大不了关几年,出来再回家种地……

  他不敢看父亲的脸,耷拉着脑袋说,那样,我可什么都没有了。

  父亲指了指东北角上的坟冢说,你去问问你的爷爷,他把命都献给国家了,他现在有什么?

  见他不说话,父亲放低语气说,儿呀,这是你自己作下的孽呀!你不去自首,还有更好的法子吗?

  自首?反腐的风声紧了之后,他只想千方百计地掩盖,从来没想过自首。他抬头无助地望着父亲,父亲冲他毅然点了点头说,只有干干净净地了结了,你才能踏踏实实地重新过日子。

  他忐忑多日的一颗心突然之间找到了着落,一瞬间他感到身心放松,他忽然抱住父亲的脖子,像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作者:邢庆杰     责任编辑:刘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