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  名人轶事

许广平在“孤岛”的日子

发布时间:2019-11-22  来源:摘自《北京文摘》2018年3月15日

放大

缩小

  1968年3月3日,鲁迅夫人许广平在北京病逝,享年70岁。1936年10月19日,鲁迅先生在上海逝世后,许广平经历了身居“孤岛”的困难时期,然而她却志存高远,以崇高的牺牲精神,克服重重困难,把精力全部注入鲁迅未竟的事业中去,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确保鲁迅手稿安全

  鲁迅的家原租住在上海大陆新村,鲁迅逝世后留下了几百万字的手稿,为防止国民党派人来搜查,许广平搬了家并将鲁迅的手稿和家中物品搬到上海霞飞路霞飞坊64号新家中,然后将其隐藏起来。

  许广平母子俩迁居的新家是一幢三层楼的弄堂房子,许广平和周海婴住在二楼;聘用的女工双喜住在三楼,鲁迅遗留下来的中外文书籍,书信、手稿及一时用不着的资料和报刊都存放在这里。

  许广平的住处是公开的,远近来往的客人很多,大多数是进步人士,左翼文人。因此,霞飞坊64号成了朋友之间的一个无形的联络站。

  上海沦陷后,确保鲁迅手稿的安全更是急切问题,国民党特务和日本人都在寻找其下落,一旦被搜去都是无法弥补和不可估量的损失。因此,尽快出版《鲁迅全集》才是最好的出路。

  1937年4月,许广平首先将鲁迅1934年至1936年的杂文13篇编成《夜记》出版。接着,她筹划出版《鲁迅全集》事宜。出版《鲁迅全集》得到上海地下党组织的积极支持。经过百余名学者、文化人加工人们的共同努力,二十册的《鲁迅全集》在鲁迅逝世两周年1938年10月19日的前夕,在敌伪重重围困下奇迹般地全部出齐。

  在孤岛参加抗日救亡工作

  抗日战争开始后,许广平以实际行动参加抗日救亡工作。她参加了何香凝先生组织的“中国妇女慰劳抗战将士会上海分会”,和廖梦醒、罗晓红等积极为前方战士募捐药品、棉花,并亲自缝制慰劳袋,还想方设法为新四军战士捐赠了一百多只手电筒。

  每到夜深人静,她定下心来写作。仅仅在1939年下半年,她就为《上海妇女》《文艺阵地》等刊物写了不少有关妇女、青年和读书学习,以及关于鲁迅生活或写作的文章《阿Q的上演》《鲁迅先生与海婴》《鲁迅先生的晚年》《鲁迅先生的写作生活》等。这些,都成为后来研究鲁迅先生及其创作不可缺少的宝贵资料。

  针对日本特务对她的盯梢侦察频繁,许广平时常吩咐海婴:“凡是在生人面前,只要是没有见过的人,都不要当着他们的面‘妈妈、妈妈’地叫我。管我叫‘阿姨’,一定要记好!” 许广平有个老友叫王洛华,是著名作家王任叔当时的爱人,她家住在蒲石路,两家相距步行顶多不过五分钟的路程。许广平吩咐爱子:“海婴啊,你要好好记住,如果妈妈被捕,你就先到王妈家躲避一下。”

  被日寇抓走监禁76天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次日,日军开进上海租界。一周后的凌晨5时,来自日本宪兵司令部的十多个便衣和原属旧法租界巡捕房的几个直辖人员,突然破门而入。

  敌人翻箱倒柜,他们把鲁迅从1911年到1925年的日记、各种图书,其中有不少朋友送给许广平而且签了名的书刊,包括出版将满两周年的《妇女界》半月刊以及十多个图章,打成两个大包全部抄走。他们又走上三楼,要继续搜查。正要打开房门的紧张时刻,却被聪明的女工双喜拦住,她说:“这是借把人(租给人家)了的。”因而挽救了专门放置鲁迅遗物的三楼,使它免除了一场灾难。

  许广平被抓走后,海婴好不容易挨到天大亮,才溜出大门,直奔蒲石路,遵照妈妈的嘱咐来到王洛华家,暂住了几天,然后才转到叔叔三先生(周建人)家去。

  许广平先是被监禁在北四川路日本宪兵司令部,第二年2月27日又由日本宪兵押送到沪西极司菲尔路76号臭名昭著的汪伪特务机关所谓的“调查统计局”。在狱中受到酷刑,但许广平大义凛然,坚贞不屈。

  3月1日,在狱中蹲了76天的许广平,经鲁迅先生的日本好友内山完造出面,才被保释回家。四年后,许广平把这段监狱经历写成《遭难前后》发表。

作者:刘永加     责任编辑:张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