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刊撷英  >  精品文章

花脖山,险在天然石峰

发布时间:2019-11-25  来源:《吉林民进》2019年第2期

放大

缩小

  早听说辽宁屋脊花脖山,名惯塞北,高崇若天,春寒料峭的三月,我和群友有缘走近绵绵此山中,饱览了让我尝尽苦头的一次“探险”,噢,怪石嶙峋的花脖峰。

  花脖山,在辽宁省东部边陲的宽甸县牛毛坞镇北部,第四纪火山运动将神秘深邃的海底席卷云天,形成了辽宁奇峰屋脊,高峰海拔1236.1米,原始鲜为人知。东与青山沟接壤,南与黄椅山相望,西与天桥沟,天华山相连,北与桓仁五女山皉领,属长白山系龙岗支脉集雄,险,奇,秀,幽于一体,“巍峨极峰为骨架,森林景观为依托,名泉梯瀑为脉络,人文史迹点缀其间。”我们沿着原始苍古的石路开始攀爬,没过多久,险境映在眼帘,大石头旯子,我们准备好的登山杖一点也不管用,只能手脚并用往上爬,这石头一不小心就会踩空陷落,千余亩“石湖“苍茫无际,巨石大则房舍,小则如牛,上面镶嵌卵石,贝壳,从石缝蹦出的苍松古木,爬地而生令人喟叹生命力的顽强,老藤蜿蜒,青苔葱茏考验你的脚底功夫。给我们带路的向导是六十多岁的老者,他健步如飞,转眼就攀在高处遥遥领先。我向四处张望,多么希望自己能踩出七彩祥云,我鼓足勇气奋力向上,心里却在叫苦,这是找的那份罪,一眼望不到头的大石头,再坚持,坚韧一点往上爬,我有几次跌坐石头上都不想爬,队友说..这没有退路,只能往上爬,我靠在大树上吸氧,想起红军长征的苦难,爬雪山过草地……我终于登顶“花脖峰”,那欢呼与跳跃傲视苍穹云雾缭绕,险峻神奇的千亩湖畔,一览众山小。举目千里,云烟飘荡,天风吹来,再揪揪眼前的大石头,便想起石龙的传说,从前,城山东侧有一块突兀巨石,每天早晨最先得到阳光倒映城河,伴着水波跳跃,跟活的一样,有一位风水先生路过城山,目睹奇观,这巨石是城山风水太盛所到,早晚有一天要产生龙脉的惊天动地。

  据记载,花脖山是南满抗日根据地之一,其遗址尚存。又是杨靖宇将军与金日成将军1937年6月分手纪念地。东北抗联在宽北辗转游击,历时四载,点燃东边道抗日烽火,谱写了中华民族抗战史上惊天地泣鬼神壮烈篇章。“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最英勇,最艰苦,最光荣”斗争史实,被列为建国前“三大壮举之一”。

  走了近七个小时,临近十六点我们向山下走去,明月一直在说,注意脚下,眼前一堆堆大石头掩映在云雾中,我们胆战心惊地手脚并用,屁股在石头上蹭,沿着积雪残冰而下。还好,我们的队友没有一个畏惧困难被吓到,都小心安全地往下爬;如果真的有负伤或害怕不下来,那可就惨了。心里苦不苦想想长征路,你就会集聚力量的集中精力勇往直前,敢于担当此次野线穿越花脖山,行走在辽阔的山川大地,不仅仅是生命体能的挑战极限,用双脚滚爬亲吻过冰冷孤独石头,坚韧耐力更是绽放花蕾的释然。

  最后望一眼,花脖山流淌汗水与嶙峋的大山,山石突兀,百年孤独的古石,你的生命何止能让语言生辉,溢彩的描述?自然原生态的粗犷魅力,活跃着一群探险的驴友,渴望山水的相濡以沫,这便是爱的神奇鬼斧神工的锻造炼狱般的探寻……

作者:张雁秋     责任编辑:刘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