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  名人轶事

傅雷推荐任二北

发布时间:2020-01-06  来源:摘自《文汇报》

放大

缩小

  

  傅雷这样闻名中外的大翻译家,早在2002年就已由辽宁教育出版社出版了20卷本《傅雷全集》,2018年他的故乡上海的远东出版社又推出搜集更为齐全的26卷本《傅雷著译全书》。那么,傅雷的著译,特别是他的书信,是否还有发掘的空间呢?

  北京中国书店今年春季拍卖“近现代名人书札、手稿专场”拍品中,有一批“任二北著作出版资料”,内容十分丰富,引人注目。其中就有一通傅雷亲笔致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信札,为《傅雷全集》和《傅雷著译全书》所失收,也即是傅雷佚简。现照录如下:

  任二北先生,为吴瞿安先生以后专攻戏曲之知名学者。一九五四年曾于上海文艺联合出版社出《敦煌曲初探》(原书另寄,供审核),兹尚有《唐戏弄》一稿(说明附上),拟另觅出版社,因文艺联合出版社排字工作甚为粗疏,几经校勘,仍错字极多,而此乃考据文字,一字之错,往往原意全失,甚至不可理解。人文是否能接受?是否将来能在上海排?请考虑后尽早答复。

  关于任先生之学问及成就,可向郑西谛兄咨询。任先生为人狷介,虽与西谛兄有旧,亦不愿迳函于求,乃辗转托上海非文艺界之友人,结果找到了我。而我认为此种有价值的学术著作,理应由国家出版社出版,故不揣冒昧,敢为推荐。

  傅雷 五.十一日

  附《唐戏弄》说明五纸及《敦煌曲初探》一册,另邮挂号寄京。

  此信起首又有朱笔“任二北先生所著《唐戏弄》稿”一行字,似仍出自傅雷手笔。据拍卖图录介绍,这批资料的汇集年份是1955年,因此,傅雷此信也当写于1955年5月11日。信上又有“请任叔同志考虑 楼14∕5”一行黑笔批语。“任叔”当为作家王任叔,时任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楼”则为作家楼适夷,时任人民文学出版社副社长,他是傅雷好友。显而易见,楼适夷同年5月14日收到傅雷此信后,即转送王任叔审处。信中提到的吴瞿安即吴梅(1884—1939),现代著名戏曲研究家;郑西谛即郑振铎,现代著名作家、藏书家。

  任二北,即任半塘(1897—1991),字中敏,号二北,著名词曲学家、古典戏曲研究家。他最大的学术贡献是从文学史和艺术史的角度,广征博引,周密考证,厘清了汉乐府、敦煌歌辞、诗、词、散曲的音乐线索,对中国古代戏曲作出了新的解读,超越前人而自成一家之言。任二北著编甚丰,《唐戏弄》是他集大成的代表作,但出版并非一帆风顺,从傅雷此信可知,他为何希望《唐戏弄》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印行,为何会请傅雷出面推荐。正是由于傅雷(当然还包括其他专家)的鼎力推荐,人民文学出版社终于在三年之后也即1958年出版了《唐戏弄》,从而奠定了任二北在词曲研究领域的权威学术地位。

  傅雷是翻译外国文学尤其是法国文学名著的大家,但他对源远流长的中国古代文化也有很深的造诣。这从他在《傅雷家书》中一再教导儿子傅聪潜心攻读中国古典文学作品可以看出,也从前些年新发现的他致好友刘抗之子刘太格的信中建议太格认真研究中国古典园林可以看出,现在又可从他对任二北研究古代戏曲“有价值的学术著作”《唐戏弄》的推重可以看出。这也是傅雷这通佚简的价值之所在。

作者:陈子善     责任编辑:张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