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史纵览  >  名人轶事

杨石先的人格精神

发布时间:2020-01-13  来源:《南开大学报》

放大

缩小

  编者按:杨石先是民进会员,曾任民进第四、五、六届中央委员会委员,在天津民进的筹建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1953年9月,民进天津分会成立,杨石先任主任委员。

  杨石先是我国化学界的泰斗,农药化学、元素有机化学的开拓者、奠基人;也是我国教育界的一代宗师,其教泽广布、桃李满天下,为国家培育了几代栋梁之材,其中遴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者十余人。

  杨石先1923年自美国留学归来即入南开大学教席。他在南开早期,任化学系教授,后兼理学院院长;西南联大时期,任理学院及师范学院化学系主任,后兼教务长;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南开大学校务委员会主席、副校长、校长、名誉校长,从教达63年之久,终生服务、奉献南开。在全国,杨石先或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任期最长、且影响广泛而深远的一位大学校长。在南开大学,他和著名爱国教育家、南开创办人张伯苓一样,是与学校共生的永不分离的历史偶像,影响了一代代南开人。

  杨石先经历了南开大学历史上最为跌宕起伏的阶段,并且在每个关键的历史节点上都发挥了重要的或不可替代的作用。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成立不足两秩的南开大学即取得盛绩。原因之一是各系科都有堪称大师级的教授发挥着引领作用。在化学系,杨石先和系主任邱宗岳教授通力合作,预为谋划欲将与国计民生联系较广的有机化学作为重点发展方向,并将实验教学作为加强学生科学训练的重要环节,争取若干年努力能与一些著名大学比肩。不负所望,在长期历史积淀过程中,他们终使有机化学形成世所公认的南开优势学科,使重视学生实验操作能力培养及基本科学训练成为南开几十年来的师承传统。

  抗日战争时期,杨石先是南开惨遭日军野蛮轰炸的历史见证者,也是西南联大创造中国高等教育史辉煌的功勋人物之一。1937年暑假期间,张伯苓校长相继赴庐山、南京开会。此际,杨石先和南开秘书长黄钰生看到日军士兵频频来校滋扰,预感形势危机,便组织师生向英租界转移学校贵重物资。7月29日、30日当日军轰炸南开时,他们二人不顾个人安危,带领留校师生乘小船向黑龙潭(今水上公园)方向疏散。南开被炸两个月后,当时教育部决定北大、清华、南开在长沙合组临时大学,杨石先迅即先南下再西行辗转前往参与筹组工作。1938年1月学校奉旨继迁昆明,并改称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杨石先代表南开和北大秦瓒、清华王明之教授先行入滇勘察校址、安排迁校事宜。在联大,杨石先历任重要领导职务,并以极高公信力深孚众望。当时联大实行由三校校长组成的三常委领导体制,共商、综理学校一切重大事宜。由于张伯苓常驻重庆,便由杨石先和黄钰生共同代理南开在联大事务。联大以其卓著的办学业绩,蜚声海内外,为我国教育、科学、文化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杨石先和黄钰生作为南开最权威的代表性人物,在其中发挥的重要作用是不可磨灭的。

  新中国成立后,除去“文革”10年,杨石先全面主持学校行政工作长达20余年之久。他自觉接受党的领导,积极贯彻党的教育方针,为学校的重建、改造和发展、提高,倾注了大量心血。

  这一时期,他把培养高质量人才,作为学校的根本任务,指出“大学培养的学生,其质量决定着学校工作的成败”。上世纪60年代初,为纠正一度忽视教学质量的倾向,他坚定支持制订《南开学则》,整顿教学秩序,规范教学管理,其积极影响一直延续至今。他积极倡导高校应承担教学和科学研究双重任务,并形成了后来高教界的共识,即大学应办成教学和科研两个中心。1962年他亲自创建了我国高校第一个化学研究机构——元素有机化学研究所。为此,他毅然放弃自己几十年来药物化学研究方向,转为农药化学和元素有机化学等新领域的研究工作,并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果,受到国家多次嘉奖。他后来提出的“发展学术,繁荣经济”的主张,正是他总结自己的科研实践,探索科研工作为国民经济建设服务所凝聚的思想。杨石先的影响是全国性的。他曾连续4届担任中国化学学会理事长,第二届全国科协副主席;多次以化学组组长身份参加我国教育和科学技术发展规划的编制工作,成为我国化学研究的卓越组织者。

  “文革”前17年,南开大学无论在规模上,还是在教学质量、科研水平上都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和提高,而成为我国教育和科研体系中的重要骨干力量。

作者:王文俊     责任编辑:张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