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会主办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英文版 繁体版
首页 >> 自身建设 >> 会刊撷英 >> 精品文章
站内搜索:
文字放大 文字缩小
嘉兴人工古水道与城市的初步形成

    从长水到陵水道

苏杭运河的滥觞

    江南运河开凿于隋大业六年(公元610年),现在学术界比较一致的意见是隋代的江南运河是利用这一地区原有的水道,在此基础上加以整理而成。从苏州到杭州,以嘉兴为中心的这一段江南运河主要利用哪些历史上原有的水道呢?现有的文献没有明确的记载,但是我们通过对《越绝书》并结合嘉兴地方文献的研究,可以得出基本的结论:嘉兴段的江南运河的前身是春秋时吴国开凿的长水(百尺渎)和秦始皇开凿的陵水道。

    《水经注》载“《神异传》曰,由卷县(‘卷’通‘拳’),秦时长水县也。”《光绪嘉兴府志·山川一》中载“长水,在县南六里,通硖石市。吴録地理曰:吴王时此地本名长水,故嘉兴亦曰长水。”现在尚存的长水从海宁硖石经嘉兴王店穿西南湖与运河相通。从地图上看,从苏州到嘉兴的运河与长水基本上处在一条直线上。这是春秋时期吴国经营的一条人工水道。当然,当时这条水道的面貌远远不是现在的状况,但基本走向应该是相近的。《越绝书》记“百尺渎、奏江,吴以达粮。”这条记录说明当年吴国为了向自称饥荒的越国输送粮食,开挖了百尺渎,证实从苏州至嘉兴再南至钱塘江确实有一条水道。令人生疑的是,从苏州至钱塘江有200里的距离,这样长的河道人工开挖,就是在今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2500年前的吴国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这一浩大的工程,无论如何也要几年时间。工程的目的是向饥荒的越国输送粮食,如这项工程需要几年时间,那真是远粮解不了近饥了。合理的解释是,从苏州至嘉兴,甚至到海宁硖石的人工水道是原来就已经完成了的,而百尺渎则是连接硖石至钱塘江的一小段水道的名称。这样说的理由有两条:第一,《越绝书》中的“百尺渎、奏江,吴以达粮”如表达的是直接从苏州开挖至钱塘江,按《越绝书》的用词一般方式应该用“通江”,这里用奏,即“凑”有连接,接近的含意。第二,嘉兴至苏州的河道应早于百尺渎。在嘉兴,吴国早就有军事要塞,即辟塞。《越绝书》中有“辟塞者,吴备候塞也。”辟塞的位置在今杉青闸路一带,《光绪嘉兴府志》记“辟塞渡在拱辰门外一里。”拱辰门即旧望吴门,嘉兴的北城门。(明万历三十九年为防倭寇,修缉市城,改望吴门为拱辰门)。辟塞又曾是吴国进攻越国的前进基地。《越绝书》有“吴古故从由拳辟塞,度会夷,奏山阴”的记载。从历史上看,由于军事需要,吴国曾先后几次开挖人工河道来解决运输问题。辟塞是吴国对越的军事前线,为了解决军队与物资的运输,吴国把嘉兴与苏州之间天然河道湖泊开挖连通,形成一条便捷的水上通道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嘉兴至苏州之间的河道在百尺渎开挖之前就已存在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这段河道就是以后江南运河中被嘉兴称为“苏州塘”的河段,也可能是京杭大运河中资格最老的人工河段。而嘉兴至硖石,也就是现今仍称为“长水”的这一段则是吴国对越战争取得全面胜利后的产物。嘉兴以南的广大地区原属越国地域,在此之前,吴国不可能在这一地区开挖河道。吴国取得对越战争胜利,这一地区就归属吴国,这才会把河道向南延伸至硖石。这样一条200里左右长的水道被称为“长水”是名符其实的。

    《水经注·沔水中》记“由拳县,秦时长水县也。”“秦始皇恶其势王,令囚徒十余万人汙其土表,以汙恶名,改曰囚卷,亦曰由卷也。”这里的“卷”通“拳”。《至元嘉禾志》载:“始皇游至长水间,土人谣曰‘水市出天子’,从此过,见人乘舟交易,应其谣,遂为由拳。”这些记载都称秦始皇为了消除王气,在嘉兴进行大规模破坏地貌的活动。这些看似荒诞的传说其实曲折地反映了历史的真实。因为秦始皇确实在嘉兴进行过大规模的水利交通设施建设。《越绝书》载“秦始皇造道陵南,可通陵道,到由拳塞。同起马塘,湛以为陂,治陵水道到钱塘,越地,通浙江。秦始皇发会稽谪戍卒治通陵,高以南陵,道县相属。”由拳塞当为由拳辟塞,秦始皇从这里到钱塘修了陵水道。《越绝书》这一段对秦始皇修“陵水道”的记录是比较全面的,说清楚了“陵水道”的走向——从由拳塞到钱塘,人力组织——“发会稽谪戍卒”;施工方法——“同起马塘,湛以为陂”;道路在水道的位置——“高以南陵”。这样比较完整的叙述一条水道的有关信息,这在该书中是很少见的。因此,关于秦始皇修陵水道的记录是可信的。这样一项伟大的工程,动用十多万的人力是完全必要,这条陵水道中的水道就是江南运河中被嘉兴人称为“杭州塘”的前身。

因此,江南运河苏州至嘉兴段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春秋时期的吴国,距今已有近2500年的历史,距隋炀帝开通江南运河也有1100年左右的时间,而嘉兴至杭州段的运河的历史则可追溯到秦始皇修筑的陵水道,距今也有2200多年的历史了。

 

从辟塞到子城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主编信箱  
Copyright 1996 - 2006 www.mj.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民主促进会
京ICP备050263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17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