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参政议政平台 邮箱登陆

当前位置: 首页>会史纵览>会史钩沉

“六·二三”的片断回忆

发布时间:2021-06-23     来源:《民进》1986年第6期

放大

缩小

  “六·二三”的早上,我还没有出门,曹鸿老笑嘻嘻地便走上楼来,口里说着“我怕你早就出门去,特地早点赶来的”。我就和他一同出门,坐了他的双人三轮车,直达北火车站。这时候火车站屋外空地上和马路两旁已都站满了队伍,各队的领队者手上拿着旗帜。静悄悄地等候着。不久往南京去的和平代表上了火车。车站的空场上有一辆大卡车当作主席台,王却老及吴晗同志等都讲了话。简短有力地说明要民主,反对内战。

  开车的时候到了,但火车仍然停着。听说火车站上的人不让开,也不让司机等人员上车上执行开车的任务。当时站在车站空场上的一队工人便站出人来,说他们是机械工人,会开火车的,愿意负担把火车开到南京去的任务。火车站上的人见拦阻不住,终于开车了,不过耽误了一些时间。

  火车开出后,群众队伍就开始游行。领路的是一辆大卡车,一位学联里的青年学生担任司令。因为预防国民党骑马警察来拦阻,大卡车可以冲过去,使他拦不住。卡车后是主席队,后面接着是各个群众队伍。当时估计约有五、六万人,后来查点各队领队报告的人数,知道有十多万人。

  游行之前,曾在马老家开过几次会。谈过游行的路程,但守秘密的。的确保守得很好,国民党特务竟不知道。他们好多地方布置了特务,但很多地方都落了空,我们队伍只有在少数几处地方碰到特务。有一处,特务藏身高楼上,向我们的队伍投下许多红绿纸条及别的东西。条上都印着怪标语。管纠察工作的青年数人立刻飞奔上楼,很快地拉下来一个满面横肉的特务。游行的队伍中即有人指说他是专门捣乱与打人的特务,某几处场所开宣传民主、反对内战的会时,捣乱会场与打人是他带头的。游行的群众没有打他,只取路旁泥水工人涂墙用的黑煤水在他的胸部写了“特务”二个大字。

  特务企图打击我们,但是相反,路旁的观众却欢迎我们。这时候天气正炎热,常有年青的店员拿着大茶壶与茶杯等着,更有一桶桶茶水凉着,供给游行的队伍饮用。

  到了国民党上海市政府门前,见双门已早紧闭,寂然无人声。众人似潮声澎湃似的呼了口号,又纷纷上前贴了标语,把伪市政府的门与壁贴得像件百衲衣。

  走去,走去,到复兴公园时已是下午五点钟。散队前曾稍作休息,许多青年学生在草地上坐着。宣布散队时,因为途中有水喝,不觉得口渴,只胃里感觉到有些饥饿。有一个女工不知从哪里买了几块伦教糕来,一手托着,分给我一块,正好充饥。

  散队出去的工人、学生、教师们有几处地方遇到了特务的埋伏。有的工人被殴打和被捉去。有的小学教师也被捉去。

  接着是民进会里的须发雪白的朱老律师匆匆忙忙地给被捕的人去辩护。据朱老先生说,他在法院里的文件里,曾看到蒋介石主张严办的条子,但是法院不敢办。可是被捕的人们也被关了不少日子——有的到一年多以后才出来的。

  马老及雷洁琼同志等在下关被殴打的消息传来后,上海即开了招待外国记者的会,宣告了蒋介石及其特务的残暴,是由陶行知先生主持的。

  与蒋介石的统治积极作过斗争的朱老先生与陶先生可惜没有看到大陆的解放,好几年前已作了古人了。

作者:周建人     责任编辑:吴宏英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mj.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民主促进会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主编信箱
京ICP备050263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17823